瑩貴閲讀

非常不錯都市异能 全球戰國 txt-番外:二百五十年後熱推

Jacqueline Warlike

全球戰國
小說推薦全球戰國全球战国
“是谁~在敲打我窗~是谁~在撩动琴弦~”
五月下旬的成都,已然进入了夏天。在一阵短促的雷阵雨后,整个城市的空气中都充满了一阵清新的味道。
一条大白腿从滑拉门的缝隙里伸了出来,紧接着,另一条大白腿也跟上。之后,这双傲人长腿的主人,悠然的坐到了自家阳台上的躺椅上。纤纤玉指端起躺椅旁的绿茶缓缓的抿了一口,一双美目望向远处雷阵雨之后再次显现于天空的夕阳,耳朵里听着客厅的留声机里放出的歌声。她长长的舒了一口气:这才是生活啊。
“嘿!开始了开始了!马上就要开始了。各位哥老倌赶紧来看啊!”
“来了来了,老王,啤酒整上,烤串撸起!”
“朱锅你来了啊,带了这么多兄弟来我们店看球?多谢捧场!那个,今天我们店有北美宣国的小旅鸽,南美宋国的羊驼肉,还有澳洲信国的袋鼠肉,都整点?”
“袋鼠肉就免了,吃起来太柴,其他的,先各来一百串!”
“要得!兄弟伙些,开工了开工了。来啊,把电视机架子给抬出来!”
楼上的白富美才刚刚进入优雅的意境,没想到楼下的糙汉子们一阵喧哗,把整个意境给彻底破坏了。白富美生气的站到阳台边上,趴着栏杆朝下大骂。而楼下的糙汉子们却是色眯眯的吹起了口哨:“也!妹儿,今天的裤儿比昨天的还要短哦,你明天是不是斗不穿了诶。”
无可奈何的白富美气急败坏的回到客厅给环保局的人打电话投诉了。楼下的糙汉子们混不在意的帮着老板把一台二十五寸大小,球形镜面的电视机给抬到了屋外的院坝上。
“各位观众,各位观众,这里是大明国家电视台体育频道,今天是大明开国五百三十四年五月二十日,北京时间下午五点四十五分,大阪时间下午六点四十五分。还有十五分钟,大明男子足球甲级联赛的第三十八轮,也就是最后一轮的十场比赛就要同时打响。本台今天为您现场直播的是本轮比赛的重头戏,决定本届联赛冠军归属的四川全兴客场挑战日本神风的比赛。本场比赛,依然由宋老雄和孙不平搭档为您解说。”
“各位观众,在本轮比赛之前,四川全兴队32胜3平2负积99分排名联赛第一。日本神风队31胜3平3负积96分排名第二。虽说积分少了三分,但是在相互胜负关系上,日本神风队曾经在客场战胜过四川全兴队,所以,本轮比赛,神风队要获得联赛冠军,只要战胜全兴队,就能在同分的情况下,以相互对阵优势夺冠。而全兴队要获得冠军,只需要一场平局。”
电视机里的一句平局刚刚响起,电视机外面的院坝上却是骂声一片。
“锤子个平局,必须要赢!”
“对头!最近这些年的大明男足,凡是打平就出线,打平就拿冠军的比赛,基本上都是输了滴。尤其是前年的世界杯,妈哟,最后一轮打平就出线,结果卫冕冠军小组赛都没出切,丢人丢大了!”
“就是嘛,老是想着平局就行,都不敢进攻了,啷个可能赢嘛!龟儿这两个瓜娃子又在乱说了。全兴队,雄起啊!要赢!”
电视机里当然听不到远在千里之外的成都已经是骂声一片,两位解说员还是在那里自顾自的说相声。
“孙老师,如果我记得没错的话,自七年前广州太阳神队获得联赛冠军后,已经有整整六年,大明本土的球队未能获得联赛冠军了吧。”
“宋老师说得没错,最近六年,福国的球队获得冠军两次,日本的球队获得冠军两次,莱国球队获得冠军一次,信国球队获得冠军一次。大明本土的球队确实是有六年没有得到联赛冠军了。非止如此,二十支甲级队里,本土球队的数量也从以前的十八支慢慢的降低到了十二支。”
“哎,现代足球是大明的神祖圣皇帝在近三百年前重建横海卫的时候发明的,从那时起,大明的足球运动先是在军队里盛行,后来普及到民间。现在,不光是我大明本土以及各藩属国极为盛行。就是在欧洲、非洲,也越来越兴盛了。大明本土足球遭到的挑战越来越大了啊。”
“我到觉得这是好事,毕竟,自家人玩得开心是挺好。但越是有竞争,才越有关注度嘛。”
“这倒也是。那宋老师,您觉得今天这场比赛后,联赛冠军究竟会鹿死谁手呢?”
“哈哈,两支队都是实力很强的球队。比赛结果确实很难判断。不过我在这里要提醒大家一下,今天,正好是神祖圣皇帝羽化升仙二百五十周年纪念日。作为现代足球的发明者,我想,他的意志,或许在某种程度上会影响这场比赛吧……”
“屁滴个有竞争是好事,老子就喜欢看全兴队大杀四方,只要赢得漂亮,对手再弱都好看。”电视机外,一个光着膀子,吃得满嘴流油的胖子咕咚咕咚的喝了一大杯啤酒:“朱锅,你是皇族,见多识广噻。你来说一哈,为啥子我们大明本土的男足越来越弱了呐?”
MMP这种问题怎么能问我?我怎么敢回答?不是大明本土的男足越来越弱,而是各个藩国乃至世界其他各国的男足越来越强啊。至于说为啥子其他国家的男足越来越强,还不是因为随着科技的发达,交通的便捷,全世界的财富越来越集中到了大明本土?
对于本土的大明子民来说,他们只要读个大学甚至高中出来,随便进入哪个行业,至少能都把小日子过得舒服。但是对于藩国乃至其他国家的人来说,如果从小读书成绩不是特别优异,读不到博士的话。那足球就是他们逆天改命的近乎唯一的途径——一句话,大明现在的男子足球队员都是因为兴趣爱好在踢球,人家是为了全家老少的温饱甚至生存在踢球。
快穿之花式撩男 咲九 乐桐是时空局的管理者,她的任务是穿越一个又一个位面完成委托者的愿望……
这个问题,有识之士都看得很明白,但是谁都不会说出来。最近这些年,他们唯一做的,就是加大对本土之外的其他地区体育扶持资金,乃至各种体育、娱乐产业的投入:好歹要给当地人看到阶层晋升的一点点希望是不是?体育圈、娱乐圈虽说社会地位不高,但真成了明星,这收入还是很客观的嘛。
所以,本土男足衰弱的深层原因他知道。但是他不敢说。对刚才这个傻胖子的问题,他只是笑着摆摆左手,举起右手里的酒杯伸了过去:“想楞个多干啥子?来,干一杯!”
结果呢,杯子还没碰上呢。他的皮带上就响起了一阵滴滴滴,滴滴滴的声音。
“MMP这个传呼机啊,说起是方便了不少,但是我看啊,就是方便别个找你个。”
“呵呵,各位兄弟,不好意思啊。”这位被众人叫做朱锅的男子,在看了一眼传呼机上的内容后,很快起身,找到一个公用电话亭,将电话拨了回去。
“哦,哦哦,我知道了。”放下电话后,这个家伙满脸不爽的边掏腰包边走了回去:“各位兄弟,家里有急事,我得马上去机场,乘今晚的飞机回北京了。”
“啊?!”
从荷包里掏出厚厚的一叠‘朱元璋’:“今晚实在抱歉,老王,所有的开销我包了,这叠钞票,不许剩哈!超了的,我下次回来补!”
……
“报告,锦衣卫北镇抚司千户朱先溯报到。”
“哦哟,六殿下回来哪。成都那一单干得漂亮啊。”
五月二十一日的凌晨,这一年三十五岁的朱先溯出现在了大明的首都北京城西郊的一座由四栋楼房围起来的,最高只有八层楼的建筑群里。
此时是大明开国534年,西历1902年。虽说在西历1652年,所有的穿越者都已经退出了这个位面。但是穿越者们确实极大的推动了这个位面科技的进步。所以,此时的北京,已经到处都是超过百米的高层建筑。这圈最高只有八层楼的建筑群,显得特别的不起眼。
不过,虽说光看门脸不起眼。但是老北京们都知道:越是这种层高不太高,大院式的建筑群,里面的部门,越是惹不起。
这里是大明的锦衣卫总部,在大明此时仍然牢牢稳居世界唯一超级强国的位置,以至于根本没有世界大战的可能,国防部的存在感极弱的情况下。这里,反而成了大明最繁忙的强力部门。
“袁指挥使谬赞,在成都击杀那些阴谋独立的异族分子,成都千户所的特勤小队才是主力,我不过跟着凑热闹罢了。”
“呵呵呵~”被朱先溯称呼为指挥使的中年人爽朗的笑了笑,本想习惯性的伸出手去拍拍这位今上的第六子,但也是自己锦衣卫部下的肩膀。但是伸出去之后才发现,自己矮胖的身材,以及短的出奇的手臂,竟然无法摸到这位身高在一米八五以上青年的肩头。
他讪讪的收回手,又呵呵的笑了一下:“六殿下,我袁世凯虽然在北京,但是成都那边的消息,还是时刻关注的。围剿独立分子,你身先士卒,亲自毙杀三人。这怎么能说成都的特勤队才是主力呢?你们都是主力啊。”
“呵呵。”也尬笑回应后,朱先溯道:“指挥使这么着急的把我叫回来,可有什么急事?”
“哦,对了,都忘了说正事了。且跟我来。”
朱先溯跟着袁世凯,来到一部电梯里,然后直接下到了负九楼。
出了电梯,接受了繁复到极致的审查后,两人进入了一间封闭式的房间。在这个房间里,早有七八个人等在里面了。
袁世凯示意朱先溯入位后,自己也坐到桌子右侧的首位上:“好了,现在人到齐了,开始吧。”
“是。”一个英姿飒爽,浑身充满干练的女千户站起身来,打开了会议桌上面的投影仪:“各位,最近十多年,欧洲有了所谓‘复兴联盟’运动,一部分对我大明不满的不法分子,组建了‘欧罗巴复兴党’,宣扬‘菲利普主义’。其自己宣扬的目标是,驱逐我大明驻军,恢复欧洲的独立自主,并且要仿效两百多年前的西班牙国王菲利普四世,重建欧盟。
近十年来,这个组织的活动,已经逐渐从和平示威发展到了暴力活动。他们通过刺杀主张与我大明保持友好关系的欧洲各国官员,袭击我大明驻军基地,以及袭杀我大明在欧洲的公务人员、商人等,来展现自己的立场。同时还在阿尔卑斯山脉和北欧的极寒之地,成立了军事训练基地……
近十年来,我大明锦衣卫和驻欧军队,以及欧洲各国的暴力机关,均对其进行了有力的打击。但是,由于部分欧洲民众受其迷惑,甚至是部分政府官员也被其歪理邪说蛊惑,明里暗里对他们进行掩护、包庇。所以,我们最近这些年虽然击杀了不少该组织的成员。也成功的拔掉了他们在阿尔卑斯山和北欧的数座基地。但是,始终未能将这个组织彻底消灭。
最近,我们在北美的国安人员发来消息,说是发现该组织的二号首脑埃里希*冯*鲁登道夫在北美出现。”
说到这里,女千户换了一张图片:“埃里希*冯*鲁登道夫,德国人。祖上是个小地主,早年曾经在德国国防军服役,军衔最高做到中校。参加过我大明组织的二次征服俄罗斯战役,在战役期间,其率领的步兵营表现优异,战功卓著。其指挥战斗非常灵活、高效……自六年前我们发现他加入欧罗巴复兴党后。最近几年,他在该党内的地位急剧攀升,已经是仅次于该党党魁,西班牙人马提特吉的二号人物。
目前,我锦衣卫北美千户所,已经联合宣国、加国、巴国等十二个北美藩国的锦衣卫对其展开搜索。同时还封闭了北美到欧洲的航路。目前,根据可靠消息,鲁登道夫已经被迫藏进了落基山脉……”
“好了。”袁世凯拍拍手:“情报概述就讲到这里。”
他站起身来,双手按在桌面上,不足一米六的身高仍然散发出极强的气场:“关于这个人,其实介不介绍都无所谓。我们干锦衣卫的,谁不知道此人手上沾满了我汉人的鲜血?但是这么多年,始终没有抓到此缭,着实让我大明,让我锦衣卫颜面无光。陛下那里,我们锦衣卫隔三差五的挨训斥。我不知道你们感受如何?反正老子感到很不爽!”
“这么多年。”他狠狠的锤了一下桌子:“外交部那群只会耍嘴皮子的家伙最大的成就,不过是让欧洲各国共同宣布这个复兴党为恐怖组织罢了。但是真正打生打死的,却是我们锦衣卫。本使担任锦衣卫指挥使五年以来,已经有二十三位兄弟因为这个复兴党殉职了!结果呢?一旦这个复兴党在哪里搞出事情来,百姓们都会嘟囔,说什么‘锦衣卫那群家伙在干嘛’……所以,这一次,无论如何,一定要干掉这个鲁登道夫!”
他发了一阵牢骚后,威严的扫视了会场一圈:“今天在座的,除了本使,以及给你们做情报报告的李千户以外。其余的八个人,将组织一个特勤小队,明天中午乘专机飞往北美。我锦衣卫在北美的千户吴佩孚年纪太轻,资历不足,需要我锦衣卫总部直接派人过去,才能有效的统合十几个藩国的力量,对这个鲁登道夫进行抓捕。而你们八个人,是最近几年,我锦衣卫里特勤人员中,表现最优异的精锐!
本次行动,代号‘猎狐’。以朱先溯千户为队长。锦衣卫总部将在装备和物资上对你们提供最强的支援。你们的任务,就是尽快赶到北美,那个鲁登道夫,活捉最好,这样你们就可以将他带回北京,本使也好痛快的炮制他一番。若是实在无法活捉,死了的,也行!但我绝不想听到这厮又逃了的报告,可都明白了?”
“明白!”
“那就散会吧,今晚是你们彼此熟悉了解的时间。李千户已经给你们准备了会议室和住宿的地方。明天上午拣选装备物资,明天中午十二点,空军的专用运输机带着你们出发!”
“是!”
……
“袁指挥。”散会了,‘猎狐’小队的成员们纷纷起身往外走。朱先溯却拦下了袁世凯。
“六殿下有什么事?”
“呃,指挥使,有个不情之请。”
“让我来猜猜。”袁世凯微微一笑:“可是想去看看江老师?”
“正是。”朱先溯的脸上有些发烫:“去年在南美,今年又在西南奔波了小半年,我都有十个月没见到她了。当然。”他微微低头:“如果纪律不允许,我不去也行。”
“我也是年轻过的,虽说我年轻的时候又穷又矮不受女子待见,但到底是过来人哪。”看了一眼朱先溯,袁世凯道:“去吧,不过今晚就别去了,你是队长,好好的和你的队员熟悉下。今晚大家都在,你不在的话,这些各千户所的精英,可不会因为你是皇子而对你彻底服气。明早去吧,准你两个小时的假。”
“是,多谢指挥使!”
……
第二天,上午八点三十分,方山科学院附属中学高中部的一间教室里。
“起立!我等拜见先生。”
“免礼,且坐。”
“谢先生。”
常规的问礼后,一个身材高挑、相貌姣好,约莫三十余岁,浑身上下散发出成熟知性美女气质的女教师走上了讲台:“各位同学,请翻开教材的第125页,今天我们讲国朝史第三十二章,‘国势鼎盛后的短暂衰弱’。”
“大家都知道,二百五十年前,神祖圣皇帝朱由栋,在率领我大明中兴,并且威压寰球后升仙而去。自那时起,我大明成为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国势达到顶峰……毫无疑问,如圣皇帝那样的圣人,其功业自然是经天纬地的。但是他离开这个世界的方式,确实太特别了。自那以后,除了他的继任者高宗威皇帝外,威皇帝后面连着三任皇帝,都沉迷于修仙,想要如同圣皇帝那样,成为仙人,得以永生。
当然,他们无一例外的都失败了。而且,由于过于沉迷修仙,以至于疏于国事,造成我大明国势的衰弱。国家科技停滞不前,经济发展陷入困境,军队战斗力减弱,最典型的表现是,海军将近二十年未能得到一艘万吨以上的大舰……开国三四零年,远东的宋国与印加王国因为领土纠纷,居然爆发了战争,而我大明中央政府居然无法调停。从那之后,短短数年间,相当多的王国和公国、侯国,都对大明离心离德。我大明庞大的藩属体系,面临崩溃的危险。
在这样的紧要关头,开国三四四年,时年九十一岁,已经致仕二十一年的李定国元帅,在多次上书、叩阙无效后,忍无可忍发动兵谏,废黜了当时的幽皇帝,另立新君,我大明的国势才为之一振……
好,为师今天要讲的就到这里。距离下课还有五分钟,各位同学有什么需要提问的?”
“先生,学生纵观史书,发动兵谏者,一般都不会有好下场。请问您认为,李定国元帅的结局是好还是坏呢?”
“这个问题提的好。众所周知,李定国元帅在新君登位半年后就自刎于家中。这是以身作则的告诫军人们,兵谏这种事情不能轻易做,毕竟,以臣迫君,大逆。不管出于什么目的,做了,就必须承担责任。
当时的康宗定皇帝对此事的应对非常高明,除了厚葬定国元帅外,还保护了定国元帅的家人们,面对如山的弹劾,公开的在大朝会上割掉自己的头发,喊出了伤害定国元帅家人,如斩朕之头这样的话。这也是明确的告诉臣子们,以后国家有了危难,他们依然可以勇敢的站出来,总是有皇帝明辨是非的。总之,为师认为,定国元帅和定皇帝都负起了自己该承担的责任。”
“老师,请问您认为世上真有仙人吗?圣皇帝是否真的升仙了呢?”
“为师没有见过仙人,为师的亲友师长也没有谁见过仙人,所以,为师不能说真的有仙人。当然,不能因为为师没有见过,就直接说绝对不存在。不过为师认为,圣皇帝即便真的登仙而去,那也是圣皇帝在任时,扭转了大明即将灭亡的国运,并且使我大明的国势达到顶峰,是至高的功德所致。事实上,自康宗定皇帝起,皇室已经对此有了定论。即,皇帝即便想要登仙,最可能成功的,就是把国家治理好,靠功绩登仙。荒废国事,单纯修仙是绝对无法成功的。好了,今天的这堂课就讲到这里,下课。”
“我等恭送先生。”
……
“来了多久了?”
“差不多半个小时吧。江老师,你讲得很好。”
“咯咯~我在课堂上讲的你都听到哪?哎,这么直白的说你们祖宗的不是,你不会不舒服吧?”
“还好哪,我们朱家这么多皇帝,总有那么几个不太杰出的。再说了,以史为鉴,可以知兴替。我大明现在是世界唯一强国,但也必然要面对世界各国,甚至是各藩国的不满和挑战。在这样的大环境下,如果我们还不能坦然的面对过去的种种错误,那大明的国势,再次中衰也不是不可能的。”
“哎,怎么觉得你最近学问见长了?前些年你不是还说,我大明是世界上唯一的拥有核武器,拥有人造卫星,可以发射远程导弹的国家。谁敢炸刺,我们直接核平了它。现在怎么如此低调了。”
“这不是低调,是成长啊。江老师,刚才那话是我什么时候说的?十多年前吧?那时候我们都还在念大学呢?”
“是吗?我怎么觉得就在昨天?”知性美女取下眼镜,双眸仔细的看了他一会:“让我猜猜,你不会又有任务要离开很久吧?”
“哈哈哈,知我者江雪也。”
“哎,我也不问你要去哪里,反正你也不能说,总之,小心一点,我等着回来。”
“放心,哪次不是全须全尾的回来了?我是六殿下嘛,大家都要护着我。”
“这个我可不觉得,你们这些皇子啊,为了那个皇位,哪个不是拼命表现,想要得到今上和群臣的认可?”
“这个问题……”朱先溯稍稍停滞了一下,然后道:“身为皇子,若是我说不想那个位子,可能谁都不会信。但是,自从父皇允准我进入锦衣卫后,我就知道,我与皇位无缘了。”
“为何如此说?”
“我大明自从圣皇帝废除了嫡长子继承制后,两百多年里,皇子们的争斗越来越激烈。但无论如何,一个皇子只要还简在帝心,皇帝都要想办法予以栽培,并为他准备一众年轻的臣子围绕在他的身边。如此,这位皇子将来登位后,才会得到自己班底的支撑,迅速掌控局势,不至于大权旁落。可是,两百多年下来,有哪个最终成功上位的皇子,有锦衣卫经历的?也是,治理国家嘛,要一个搞情报的来总统一切,这不是笑话嘛?”
“所以呢?你就等着你父皇给你封王,然后去就藩?”
“就藩哪里不好?”说到这里,朱先溯拉住对面知性美女的手:“江老师,这次我完成任务回来后,嫁给我好不好?我盘算过了,未来我的封地不在北美就在南美,领地少说也有十万平方公里。我们去那里过一辈子好不好?”
知性美女的双颊迅速的飞起了红霞,她没有抽出自己被对方抓住的手,但仍然娇嗔道:“我好好的方山中学历史老师不做,跟着你去亚马逊雨林干什么?做雨林里野人部落的王后么?”
“呃,我得承认,目前南美沿海的好地方都已经没有了。真要封在南美,估计也就是内陆的雨林地区了。可是你以前不是对进化论和生物学也很感兴趣么?我们一起在那里做研究,搞学术不好么?至于说野人?呵呵,殷地安人现在总体还是很开化的,尤其是南美的殷地安人,基本都会说汉语了。所以,你要在那里当老师,也是可以的嘛。”
“呸!”另一只没有被握住的手轻轻捶了一下对面男子的胸膛:“我才不在南美做历史老师呢。殷地安史书真的能读么?完全罔顾事实,颠倒黑白……”
“停!”朱先溯放开对面女子的手,双手抓住对方的肩膀:“我承认,当年高宗皇帝和宋太王在南美编纂殷地安史书的时候,确实有点罔顾事实,近年来不少留学我大明本土的殷地安人也提出了异议。但是,我大明确实将殷地安人从亡族灭种的危机中拉了出来,这怎么能说颠倒黑白呢?”
“我不管,反正我不喜欢雨林,我不想去那里做王后。”
“嘿嘿,你还是愿意嫁给我的嘛。可是万一我未来的封地就在那里呢?哎,总不能去月球就藩吧?方山宇航局去年发布的发展规划已经说了,虽然我大明已经实现将人类送入太空并且安全返回,但要实现登月,起码还得有二十年。”
“你想想办法呗,南美最好不去,你争取一下嘛,去北美好不好?我想去看黄石公园。”
“原来你对地质学的兴趣超过生物学呀?好啊,照现在我们几兄弟的情况来看,大哥今年已经快六十岁了,而且已经就藩,早就失去了登位的可能。二哥、三哥也全都就藩……五哥是个文化人,一天到晚醉心于做电影导演,完全没有登位的可能。七弟虽说已经是陆军大校,但是最近这几十年,我大明出动军队的次数极少,他缺乏功绩。八弟一直从事司法工作,有信太王遗风。只是这种性格的皇族,臣子们恐怕不能接受……只有四哥,枢密院、通政司乃至海军,全都做过。身边聚拢了一大堆人才,是最有希望登位的。到时候,我先找他通融,然后再恳请父皇恩准,直接去北美就藩好了。”
“嗯……其实,你到哪里就藩都行。实在是要去南美的雨林,我也跟着你哪。”
“阿雪……”
“嗯……”
就在两人拥抱在一起,准备进一步温存的时候。学校里的广播不合时宜的播放起了哀乐。
“老师们,同学们,本校刚刚自科学院本部得到消息,我大明帝国第二十四任皇帝,朱迪钟陛下,于今日早晨的大朝会上,突发不适,心脏骤停而驾崩了,终年八十二岁。朱迪钟陛下十八岁登基,在位六十四年来……”
“怎么会?怎么会这样?父皇怎么说崩就崩了?我,我还没来及……”
“朱郎还请节哀,今上,不,大行皇帝已经是自始皇帝以来享国时间最长的皇帝了,这算是喜丧啊。现在你要做的,就是赶紧给你的上官请假,然后参加治丧。”
“你说的很对。”朱先溯的双眼此时已经血红:“阿雪,我这会儿心乱如麻,怕是没法开车了。能不能请你?”
“好,你先去旁边的电话亭联系你的上官,我去给校长请假。”
然而,当这对情人还没有分开的时候,一队长长的车队,风一般的开进了校园,将这两人团团的围了起来。
就在朱先溯迅速从巨大的悲伤中恢复过来,并且将江雪一把扯到自己身后,右手习惯性的摸到自己枪套的时候。一个矮胖子从这支车队的第一辆汽车里滚了出来,并继续滚到了朱先溯的面前。
“袁指挥使?”
“臣锦衣卫指挥使袁世凯,拜见六殿下。”这一句中气十足的话语结束后,袁世凯抬起头,轻轻的说了一句:“臣袁世凯,拜见陛下。”
“指挥使,你说什么?”
“六殿下,大行皇帝今天上午的早朝上突然驾崩,首辅张之洞、枢密院使陈玉成,以及大宗正三人共同打开大行皇帝的密诏。诏书上言之凿凿,命第六子朱先溯继位。”
“啊?”
“陛下。”袁世凯轻轻靠前两步:“我锦衣卫建卫五百多年,自圣皇帝之后,两百多年间,亦有六位皇子曾加入锦衣卫。今日,终于在第七位皇子,也就是您这里,有了身登大宝之人。锦衣卫上下,必然誓死护卫陛下周全,确保陛下顺利登基!”
“这,这可开不得玩笑。袁指挥,哪有搞情报的成为一国之君的?”
“这有何不可?陛下做皇子的这些年,礼贤下士,身先士卒。锦衣卫上下,哪个不认可您?而我们这群最近这些年最为国家出生入死的人都认可了您?还有谁,有资格不认可您?”
“那,那四哥呢?”
“四殿下在大行皇帝的遗诏里被被封为义王,封地在南美中部,亚马逊河中游。”
“怎么可能?四哥的履历那么丰富,麾下臣子那么多,父皇怎么就选了我?”
“陛下,您说这话就不对了。您是要否认大行皇帝的眼光,还是要否认我等锦衣卫弟兄的忠心?四殿下,不,义王殿下最近这些年,特别是凯王就藩后,自以为自己储君位置已经稳了,各种飞扬跋扈。如此沉不住气的皇子,如何有资格位居大宝?不过。”
袁世凯双眼环顾了一下四周:“陛下您说得也有道理,义王殿下履历丰富,臣子众多。所以陛下此时要安然登位,我锦衣卫的责任重大。陛下,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现在全城锦衣卫已经全部动起来了,已经为陛下进入紫禁城理出了一条安全路线。还请随臣登车,我们赶紧去宫城吧!”
“罢,我就跟你走吧,但是阿雪?”
“臣斗胆,陛下,江老师应该是未来我大明的皇后,她的安全,自然也是我们做臣子需要保证的。臣建议,请江老师坐另一辆车,先到我锦衣卫总部休息。”
“如此安排,倒也妥当。那就,出发吧。目标,紫禁城!”
没钱看小说?送你现金or点币,限时1天领取!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免费领!
“遵旨!”


Copyright © 2021 瑩貴閲讀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