瑩貴閲讀

超棒的都市异能小說 怪物被殺就會死 起點-免費番外 下次再來! (8400,求月票!)推薦

Jacqueline Warlike

怪物被殺就會死
小說推薦怪物被殺就會死怪物被杀就会死
根据置顶群公告所述,第一届烛昼神通交流大会,乃是针对诸天万界烛昼发起的一个‘友谊第二,名次第一’的公平公正竞赛。
所有等级的参赛者,都可以在自己的赛区展现自己最强的一种法术亦或是神通,通过‘威力’‘实用度’‘珍稀度’和‘后续发展性’四个维度进行评分,而得分第一的参赛者,便可以得到诸天万界烛昼聊天群官方提供的大量奖励,甚至这奖励并不固定,只要是同等价值,那么想换什么,官方都会提供转换服务。
星萤大致看了看,察觉自己倘若以目前的实力,去参加‘觉醒阶’竞赛的话,那么以她原本灵械神体,也就是天仙一级的实力,根本就是降维打击,拿到一个奖励简直是妥妥的!
至于为什么一位前天仙会去参加觉醒阶的比赛……那她现在就的确是觉醒阶啊!事实如此,规则又没限定!
“好耶!这种好事居然也能轮到我头上!”
看完公告后,星萤实在是觉得天赐佳机,即便是觉醒阶的奖励,也足够让她拼拼凑凑,制造出一身接近登神者级的临界武装了,到那时,她就可以自己在虚空中收集资源,再加上希光之烛的辅助,恐怕马上就可以恢复登神者之境,
到那个时候,只要去联系造物之墟的下属组织,那么最近这段时间恐怕都在找她的造物之墟强者,应该会立马过来接她,而希光之烛也可以顺势和造物之墟这四大禁区之一接上线了。
正美滋滋地畅想未来,星萤正准备看看群里大伙的讨论,分析一下这个竞赛究竟是什么门道。
【看书领红包】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抽最高888现金红包!
结果,她却是小看了群内诸烛昼的基本功底。
【是鹏不是鸽】:【瞧这话说的,为什么是神通交流大会,而不是修法交流大会,真身交流大会?!】
【喂不饱的龙】:【荒谬!为什么叫做第一届,谁能知道有没有其他烛昼举办过类似的竞赛?】
【吃饭睡觉打皇帝】:【为什么要叫做神通?是看不起本命法术,黄金荣光,源质之力,替身使者吗?】
【我才不是自在天魔!】:【大会,为啥就是大会了?假如就是几个人参加,也能叫做大会吗?】
【树木不擅长运动,但是擅长打人】:【还有为什么要交流竞赛?难道排名第一的神通就是最好的神通吗?就算是最好的神通也能种田吗?】
除此之外,还有一大批烛昼正在义愤填膺,怒劈此项目不合理,应当立刻进行一个改的修。
承道龙女算是傻了,完全想不到群里的气氛居然是这样——不过归根结底,她也是烛昼,所以下一瞬,一个名为【冷酷无情的水群机械】的ID,便也同样开口质疑。
【就是就是!难道实用性最高,威力最大,越珍稀发展性也越好,就是最强的神通吗?!】
整个聊天群,登时成为了一片欢乐的海洋。
但是很显然,他们都忘记了一件事。
那就是规则,终究是由强者制定!
【群主·原初烛昼开启了全群禁言,只有群主和管理员才能发言】
【原初烛昼】:【少抬杠,多修行,有抱怨的时间,不如多提升一下自己,想一想,你们都有时间水群,为什么没有时间修行?(痛心疾首)】
【重铸多元宇宙烛昼荣光,我辈义不容辞!】
【群主·原初烛昼关闭了全群禁言】
……
一时间,整个聊天群都沉默了,即便是解除了禁言,但是所有人都一言不发,仿佛还处于震惊之中。
群主……群主居然会说话?!
原本之前的调侃抬杠,不过是诸位烛昼的本能罢了,实际上,所有烛昼都对群主非常尊敬敬畏,也不仅仅是聊天群对诸位烛昼的帮助比想象的要大,主要还是因为群主明里暗里显露出的实力。
前段时间,多元宇宙诸世界遭逢聚变,无尽时空动荡,而那时,有数百个大世界莫名其妙遭遇了域外天尊的突袭,准确的说,是两位强大的域外天尊交战的余波,整的这些世界焦头乱麻,不知如何处理才好。
而这些世界中,恰好就有那么不少烛昼在群中——祂们亲眼看见了星尘之兽和宇宙巨龙的搏斗,祂们看见高居于众生之上的神界破碎,无数神力印记跌入凡间,祂们看见仙界崩塌,长生物质充溢天地。
那是否是原初烛昼?无人知晓,但却有论据可以推测,因为群主上传的那些神通中,有一些就会带上那些路过世界的印记,甚至很有可能,就是祂和星尘巨兽战斗余波中,得到的那些传承!
美女 軍團 的 貼身 保鏢
于是,群中发言便立刻转向:【这就代表我们是第一传承!】
【因为我是烛昼】
【说,我会守住烛昼的一切!】
【能成地仙就算成功】
说是这么说,但是群主之后又没有说话了。
不过很快,就有群友发现,群共享中再一次多出了一个传承。
【星尘】
【这,这个传承……】虽然并不是实力最强,但完全称得上是最见多识广的天魔烛昼仔细看了看着传承的内核,登时便悚然一惊。
祂的魂体扩散了一下,然后才再次收缩凝聚为天魔体态,这位烛昼肃然道:【这赫然是天帝级的大传承啊!】
【虽然只有根本修行法,并没有配套的天帝神通……但是这个修行法,居然是什么都能修的通用标准法!】
【动物可以,植物可以,魂体可以,元素也可以,灵态,信息态,真阳极阴体质,什么都行!】
【但凡是‘星尘’衍生的万物万有,哪怕是世界本身产生了意志,也可修行此法,即便是没有攻伐之道,但当真是最好的铸基法门!】
天帝之法,并不是没人见过,倒不如说,在一些修行发达,神通显世的世界,天帝传承零零碎碎散落在民间的没有十个也有七八,基本都和星尘一样,只有基本修行法,亦或是只有一些零落的散手神通,作为某些大门大派的镇派之法。
但是,出现在群中的天帝传承,还有‘星尘’这一特征……
——难,难不成群主的实力,当真就已经到了这个地步,即便是天帝也可斩吗?!
而就在群中的诸位烛昼震撼思索之时。
现实的苏昼,正在吃烤肉。
天帝?当然不至于,或许虚无教首全盛时期是有天帝中也出类拔萃的实力,但是祂被苏昼斩杀时就连化身昔日的原初恒星本体都做不到,就更别说后面的星尘战躯了,怎么可能算是天帝呢?
他当然也能感应到,烛昼聊天群的群员想法,他对这种哑然失笑,不过也并不在意。
毕竟,他成就天帝是迟早的事情,这并不算是扮猪吃老虎吧。
而他之所以建立烛昼聊天群,也是希望能够更好地帮助这些自己的信息衍生后诞生的‘孩子’。
苏昼并不介意其他烛昼追逐自己,但是他并不希望烛昼们崇拜自己,走上歪路,亦或是模仿自己——祂们需要走上自己的路,独属于自己的道。
所以,苏昼才会在群中潜水,且广开传承之门,并鼓励诸多烛昼之间互相交流神通,也通过竞争提升一下紧张感,危机感,让即便是不需要战斗的人也可以磨砺一下技艺。
被其他人打败,或许还有理由,被同是烛昼的同类打败,那可就没有理由了!
而如今,回到地球已有数个月的他,正在汤缘家聚会吃晚餐。
最近这段时间,地球发生了许多事情。
苏昼提议建立的泛银河经济发展建设共同体,如今已经开始运作起来,苏昼以恒星为原材料建设的数百个庇护所,已经分配给了最危机的那五百多个文明,而多出来的作为模板,交给一些因为战争导致内部生产近乎停滞的文明,让他们参考制造一部分配件,拉伸文明内部经济循环。
苏昼不懂这些,虽然他可以去学,不过显然,与其说让一位天尊去学习经济,不如让经济学会尊重一位天尊,更何况他能力已经到了可以虚空造物的地步,那什么金融经济真的可以靠边站了。
总的来说,虚无教团的破灭,对整个银河系而言都是好事,此时,通向亚空间深处,终耀之门的路径已经通畅,虽然其中还有不少虚无教团之前设下的自动陷阱和防卫据点正在运转,但没有真正的虚无舰队驻守,那些陷阱对于银河上国而言不过是轻松就可以摧毁的事物。
唯一需要注意的,就是外宇宙的联军随时可能会再次集结——苏昼的实力虽强,但也吓不倒祂们,那些异世界的虚无联军吃了一次亏,下一次就不会了。
不过那也是之后的事情了。
更何况……以苏昼的实力,还有进阶速度。
等到那些异世界联军带着更强的军力前来时,遇到的,恐怕就是起码升了两级的天帝巅峰级苏昼吧?
总而言之,搞定这方面的问题后,在亚空间通道被彻底打通前,苏昼就一直都镇守在地球。
他的归来,并没有大肆宣传,但是作为目前的地球最强者,青年还是发表了一通讲话,介绍了如今的银河情况,以及未来仍然不是非常乐观的局势。
这个世界,远远没到可以享受静谧的时刻。
与此同时,他也将自己得到的星尘传承,作为全球竞技大赛首席的奖品,无论是谁,只要取得优胜,便可以得到这经过他优化改良过的,最强天帝级根本修法之一。
虽然说并不怎么喜欢战斗,但是不得不说,竞技,竞争,双方的对抗意识,的确是催动双方掏出自己全部的力量和智慧最好的方法。
更何况,成为更好的自己,本身也就是和过去的自己进行的一场战斗。
而除却地球外,单单就是正国直接管辖的四个下属文明界,如今也算是蓬勃发展。
兽神界不说,作为如今已经成为地球文明一部分,融合的最好的文明,现如今甚至在年青一代中掀起一阵拟道风潮——哪怕是不是专修拟道,但是需要的时候可以整点兽耳出来,又有什么不好呢?更不用说修行出海豚大脑,让人在超凡之前就可以无间断地学习,这种可能性,也是拟道蕴含的意义。
青丘界因为人口太少,哪怕是大部分青丘人都在故乡建设,但从地球涌去那边的人口依然逐渐占据了青丘星的大部分空间,不过这些天狐之裔并不在乎这些,因为他们要做的事情可太多了,无论是重建城市,整理谱系,归纳传承,都是需要十几年才能逐步完成的。
火热的重建工作中,青丘界唯一的大新闻,或许就是在知晓苏昼正式成就天尊后,打算为苏昼再建一尊几百米高的雕像吧。
而九玄界如今还在生主大树的主持下,进行艰苦卓绝地重建工作,而作为烛昼之一,云王柏云天同时也是先驱空间的探索者之一,他和自己领地的共同发展和共同富裕这点,令他如今成为了地球文明观察先驱空间,研究这种特殊的存在是如何与文明一同交融发展的重点研究对象。
白映雪如今就在负责这一块的工作,作为被确定了重生者,这位凤凰血美少女如今在新世界探索部也算是就任大职,在苏昼离开时,承担了不少艰苦作业,如今深受手下信服。
“你不会打击报复吧?”但苏昼仍然些许疑问——毕竟上一世,白映雪就是死在九玄界的强者联手突袭中,假如她很记仇,那对九玄界来说可不太妙。
“怎么会,部长,我还没有差劲到会把没发生的事情视作罪过呢。”哈哈干笑两声,白映雪的动作很僵硬,苏昼对于祂的话持有怀疑态度——不过就算打击报复,也不会太严重吧。
最多就是让那九玄界的几位王在新世界探索部取安全发展证明的时候,用官僚主义卡他们十天半个月的程度。
至于玄帝,现在正在主持对九玄界诸天尊行宫的修复工作,幸亏苏昼最近这段时间带回来不少新传承,也修复了不少破损的传承,不然的话,九玄界的(也是正国的)传承当真就只有零零碎碎一些大致的梗概了。
至于昔日九玄界的叛徒,如今的火夕人,也在苏昼种下的神木下繁衍生息,虽然发展的有些缓慢,但这也是逐步剥离他们血脉灵魂中,可能依然存在的黄昏气息的过程。
对于他们先祖的历史,苏昼也算是一一告知,反正事到如今,他也不怕真的会有脑瘫会重新去信仰黄昏,哪怕是真的信仰了又如何?最懂黄昏的人不就在这儿吗?
最重要的是,要正视自己的历史。
只要找回了历史,那么文明就是文明,同胞就是同胞。
除此之外,地球本身的发展,也非常可喜。
如今的地球,生死早已被打破,无论是欧罗巴联邦的灵魂实质化,还是正国这边的电子冥府,都在一定程度上可以让亡者重归人间,而目前阻止大规模亡者复活的,仅仅是因为义体还有实体场发生器实在是太贵了,而且想要自如运用,本身也需要亡者在鬼修这方面具备一定的能力。
而地球的宇宙舰队,如今也在银河系打响了名声,通过苏昼借鉴诸多文明而成的各大战舰形态,也成为了地球文明制造战舰的指标,事到如今,以太阳系为源点,原本贸易联盟的疆域,也就是第三旋臂基本都成为了地球文明的‘固有势力范围’,无论是传送信标还是边疆要塞都在筹划建设,大概在五年内就可以规划出最初的边界部队,二十年内就可以发展出最基础的边境防线。
但目前地球舰队的规模仍然不大,主要原因还是资源。
虽然说,诸多异世界资源几近于无穷,或者说干脆就是无穷,但就像是背靠无穷的水库,地球文明如今的也不过是个小水龙头,放半天也放不出多少。
在资源运输这方面,地球文明还需要学习那些老牌宇宙帝国,至少亚空间传输技术要精通,不然的话,别说是星体级别的资源搬运,仅仅是主力舰队级别的资源转运,都需要花上几十年慢慢搬迁。
对此,地球文明看的很开——毕竟对于一个宇宙文明来说,这已经快的难以想象了,二十年时间就追上其他文明数百年上千年,甚至是更加久远时光的步伐,无论怎么想都觉得有些夸张。
以上这些,无论是文明监管,亦或是边疆建设,还是战舰设计,苏昼都或多或少参与其中,毕竟能者多劳,作为整个文明中唯一的天仙,也是天尊,有些事情青年就是绕不开的。
不过,结束了这些工作后,他也算是可以好好休息一下,认真陪伴家人朋友。
而对于苏昼来说,自己身边发生的大事,其实也真的不少。
别的不说,母亲怀孕,自己即将多出一对弟弟妹妹这种事,无论怎么想都非常值得在意。
毫无疑问,这当然是好事,虽然自己没说过,到那时苏昼一直都对父母感到愧疚,毕竟自己自灵气复苏后就一直在外奔波忙碌,也没怎么回家,偶尔回来也就呆几天而已。
微臣有喜
现在有了弟弟妹妹,父母忙碌起来,倒也不会孤独。
不过,或许是修行者的怀孕周期比较长,苏昼在地球呆了都将近半年,也快八个月了,这对龙凤胎赫然是仍然没有半点要出世的征兆,简直就像是昔日传说中怀胎三年的某位神话人物一样。
“这是你的信息浸染,反过来影响了你的父母,还有你的兄弟姐妹。”
对此,雅拉的解释很通俗:“神人所过之地,草木繁茂,天地清明,众生开灵;而圣人讲道,更是天花乱坠,宙宇各地泛起华光,还有道音萦绕,时光缠身之异象,”
“你已天尊,即便是没有我的不死血,也不是我的立约者,没有得到我的一部分信息干扰能力,单单就是你自己,也可以直接返本归源,重塑你一族血脉,成为全新的‘神血家族’——这在仙神时代,或许可以被称之为‘祖’。”
“这我明白。”
苏昼理解这方面,因为昔日与仙神敌对,被羿皇所落的九尾金乌之祖便是这一级别,但他还是有点忧虑:“可是这样不会有什么问题吗?”
“还能有什么问题?”
雅拉对此嗤笑一声,看苏昼的眼神,就像是看一个忧虑自家孩子未来是不是可期的傻哥哥:“你的弟弟妹妹,恐怕会是多元宇宙中,头两个自然孕育而生,而不是化生,神迹,衍生而出的烛昼吧。”
“当然,是烛昼还是应龙,那都另当别论,反正你也不在乎这个,对吧?”
苏昼当然不在乎——烛昼岂是如此不便之路?
弟弟妹妹的未来,他当然可以一手包办,但是那样并没有意思,他可以提供渠道,让他们走上康庄大道,但是人类就是要撞了墙才知道不能走的生物。
豪门攻婚:狂傲总裁的心尖宠
既然如此,那还不如放开手,等待他们自己前行,自己革新。
“哎,我基本可以说,前灵气复苏时代已经结束了,现在的话,是灵气鼎盛时代的序幕啊。”
此刻,汤缘家。
坐在汤缘位于南岭一处偏宅的后院处,苏昼吃着自家小妹从创世之界送来的蕴灵蟹做成的蟹肉羹,发出了颇为不合时宜的感慨:“根据传道塔的弥罗神女所述,现在我们这个时代的灵气活跃程度,甚至胜过了仙神时代浓度最高,活性程度最高的时候……这意味着,我们这个时代,可以诞生出比仙神时代还要多的强者。”
“但起码也需要个几千几万年的积累吧。”
而在一旁,邵启明正在用自己的扶桑神木之光炙烤蟹肉,据他所说,这样炙烤的蟹肉可以不流失任何水分,在熟透的同时保持最佳程度的鲜嫩。
事实证明,的确如此,即便是天尊,但苏昼也没有度过数十万年的时光,这种美食对他而言,依然新鲜有趣。
“用不着,修行一事,最耗费时间的是修路,多元宇宙中,那些数以百万年计的文明真的是发展了百万年才到了那种地步吗?实际上不是的,他们只是在路上的时光太长了,而强者之间的争斗,更是拖慢了步伐。”
苏昼抬起一杯茶水,喝了一口后,不经意地说道:“而现在,地球有成熟的道路可以借鉴,更是有我镇压,我说要和平发展,大家都能和平发展,没道理速度会慢下来。”
“估计再过个几十上百年,或许就有新的天才能出世,成就天尊吧。”
“你这话……太伤人了。”
而邵启明失笑道,他摇了摇头,然后也开始品尝这邵霜月送来的灵蟹:“唔哦,味道可真不错!异世界的美食,果然总是可以出乎意料!”
“是吧,但是居然有人不来吃,真是奇哉怪哉。”苏昼斜眼看向一旁。
在院子的另一侧,已经成熟许多,显得非常有担待的汤缘,此刻正在和已经出落成一位青春少女的冷夏夏一齐认真地改装车辆。
【两位,请快去吃饭吧】
黑色轿车,车载AI瀮正在无奈地劝诫:【蟹肉放凉了就不好吃了,改装我的事情,以后有时间再说吧】
“这怎么能行!”
说话的不是汤缘,而是冷夏夏,少女气鼓鼓地声音清亮,带着一丝恼火:“这么好吃的东西,就该大家一起吃啊!今天我肯定要和大哥哥一齐帮你把感知系统装上,让你也尝尝味道!”
“哈哈。”而汤缘只是爽朗地笑了笑,然后继续低头,皱眉观察那些繁复的模块和零件。
“唉。”实在是看不下去了,苏昼起身:“我知道你们想要靠自己为瀮装上感知模块,不用我出手,毕竟这是你们一家子的事情。”
无视了冷夏夏有些惊慌地‘不,不是一家人……不对,也的确是一家人’和汤缘一惊后道出的‘部长你说什么话!’的这种话,苏昼走过去,拍了拍汤缘和冷夏夏的肩膀,然后又伸出手,泛起灵光,盖在了黑色的核心系统上。
“好了。”之后,他抬起手,满意地点了点头:“现在瀮和你们感官共享了,你们吃什么,就等于瀮也吃到了什么——别拖拖拉拉的,下次我给你们安排最好的义体零件,让你们专门亲手组装去,绝对是银河一流水准!”
自然,无论是汤缘和冷夏夏都不可能反驳什么了,四人一车也算是好好聚餐了一次,过了一个难得愉快的下午。
很快,到了晚上,因为明天就是周一要上课,冷夏夏被苏昼捏了捏脸,催促去睡觉。
“不要捏脸了呀,阿昼大哥,我已经上高中了!”
气鼓鼓地将苏昼的手拿开,少女的话令苏昼微微一愣。
“是啊……的确已经很大了。”
被邵启明和汤缘指指点点笑了几句,青年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他看着冷夏夏回到屋中准备洗漱,然后笑了起来。
苏昼背靠在躺椅上,坐在后院中仰视着星空,他不禁笑着自语:“当初目盲的小姑娘,如今也变成了漂漂亮亮的大女孩……可恶啊,搞得我好像真的像是奔三的大叔一样!
而邵启明开了一瓶蟠桃仙酿,他耸肩轻笑:“天尊奔三,算是婴幼儿吧?”
“何止。”一旁的汤缘喝了一口,起哄道:“真龙三十年出不了蛋壳的都不少呢,哈哈哈……”
“我是烛昼,又不是龙!”
登时屋外充满了快活的气氛。
屋内。
冷夏夏站在车库中,从门边缘,看着和自己最亲的几位‘哥哥’喝酒聊侃,笑得很是开心,很是愉快。
“可恶,催我去睡觉,结果自己还在喝酒熬夜……”
将手放在一旁的黑色车壳,少女侧身,将耳朵贴在其上,她低声喃喃:“瀮……我以后也想要有这样的朋友,可以像是哥哥他们这样一起喝酒,这么开心……你愿意陪我吗?”
而车载AI温和而坚定的声音响起:【我很乐意】
少女带着笑意入眠,沉沉睡去,有着灵魂的AI自检程序,男人们在星空下聊天喝酒,这样平凡的一夜就过去了。
而在凌晨,喝了太多仙酿,灵醉至今的汤缘刚刚从沙发毛毯中苏醒,便看见苏昼站在自家院子的门口,眺望远方黎明。
“醒来了?”青年显然是早就知道汤缘这时候要醒,他不再注视远方将亮未亮的天际线,便轻声道:“启明他还要主持对天神刻度最初所在之地的探索工作,刚才已经出发回总部了,你等会送夏夏去学校后,也记得早点过去帮他。”
“那当然。”揉了揉头,汤缘还是有些迷糊,不过他很快就调整了过来,站在苏昼的旁边,有些好奇地看向青年之前注视的方向:“看日出呢?”
“也算吧。”
苏昼点了点头,然后又摇了摇头。
青年用平静的声音道:“我在看我自己。”
汤缘愣住了一下。
这位面色有些苍白,但是精气神和过去已经完全不同,已经是一个有担待,有责任心,也极有能力的男人侧过头,他凝视着自己顶头上司,也算是自己朋友的侧脸。
他只能看见苏昼没有波动的完美面容,还有明亮的龙瞳。
青年的长发在早间晨曦的微风中飘动,汤缘也不禁叹了口气:“你是说你那个正在恒星轨道处吸收能量闭关的本体吗……也对。”
“归根结底,你想要以真身回归地球,也实在是太难了点。”
“倒也没什么。”苏昼失笑一声,他能听出汤缘语气中的关心,虽然完全不需要,但青年也觉得心中颇为温暖:“化身本体,本就一体,我又不是昔日仙神分的那么清楚。”
“主要是想,如此心平气和地,仅仅是注视着太阳升起就度过一整个早上,如此浪费时间的感觉,真的已经很少了。”
虽然听上去只是感慨,但是汤缘何其敏锐?毕竟是有可能成为灵王的男人,他迅速地抓住了一点感觉:“你马上又要忙起来了,对吗?”
“说吧,这次要走几天几年?我好安排局里的工作分配。”
“不知道,到时候会通知。”
微微摇头,苏昼垂下眼眸,他闭上眼道:“不过这次不一样,这次我要去的,是先驱者空间。”
“创世之界,过去了这么半年,情况似乎和缓了一些,不过霜月和安森特他们,似乎是发现了什么大新闻,这次趁着送蟹时告诉我了。”
“无论是先驱空间,还是创世之界,我都要走一趟,但这两个地方都有稳定的联络渠道,所以倒也不必担心我突然消失不见。”
侧过头,看向有些忧虑的汤缘,苏昼平静地笑道:“放心好了,地球永远是我的故乡,我怎么会抛下这个世界,和旧日仙神们那般,一去不归呢?。”
“只是我似乎注定远行,注定前往虚空彼端。”
对于苏昼的感慨,汤缘沉默了一会。
他不能说什么,也说不出什么。
不过,作为朋友,他还是可以说点什么。
所以,他便咧嘴,笑道:“那下次还一起,再来一次,像是今天这样喝酒!”
苏昼似乎愣了一下,然后便同样笑了起来。
他抬起手,和自己的朋友对拍一掌。
“嗯,再来!”
太阳升起,万星齐黯。
又是新的一天,新的时代。


Copyright © 2021 瑩貴閲讀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