瑩貴閲讀

好文筆的小說 醫路坦途 臧福生-544 不要慌,想發個朋友圈相伴

Jacqueline Warlike

醫路坦途
小說推薦醫路坦途医路坦途
当张凡要做查体的时候,医院医务处下属的小干事在老陈偷偷点头许可下,赶紧拿出单反照相机,他要抓拍几个张凡的工作检查的照片,然后好写点所谓的医院有质量的文章。
看到小干事拿着照相机后,他皱了皱眉头。小干事还没发现什么异常,但老陈已经懂了。这位不喜欢让拍照,虽然老陈不知道张凡是为什么不喜欢,但老陈不需要理由,第一时间就在不经意之间阻止了小干事的拍照。
“你们都靠前一点,张院的查体是相当的有水准的。”李存厚教授对着一帮实习生说了一句,虽然这些实习生一个熟悉的都没有,但毕竟都是一个学校的,多少有点脸熟。而且,他的地位在那里摆着,虽然不是直接带教的老师,但他还是中庸医学院的教授不是。
原本没有多少上心的实习生们,特别是几个以后想在烧伤方面发展的学生,赶紧第一时间围在了张凡和患者的附近。
其实,对于张凡,因为在学术上没啥突出的,也不是教授之类的,而且还年轻,所以学生们心里其实不是怎么服气的,总觉得张凡这个省管医院的院长来的太怪异了。
看张凡,他们总觉的他们以后的前途绝对比张凡厉害。
张凡在腋下把双手加热了一会,然后拿着丸子国奥林巴斯专门给他订制的听诊器走了上来。
“别害怕,没事的,就给你检查一下,不会疼。”张凡对着患者笑了笑。
说实话,现在医生对着患者笑的太少太少了,也不知道是医院发的钱少,还是他们已经冷血了。
但,张凡对着患者的时候,能笑就会笑,见人就笑的贱笑,虽然谈不上有多少帅气,可却让患者能有一点点的安全感。
狂女重
刺客学徒 长叶
查体,医生的基本功。永远都是医生必须要掌握的技能之一,不过这个玩意,一旦谈到技术。
绝对就是千差万别的。
……
在魔都的吴老头今天遇上了一个比较棘手的事情。老头给青鸟的卢老头打电话:“哎,老了。要是年轻个十岁我今天都不会有一点点犹豫。”
“是啊,我手抖的时候,就知道,放下刀的时候到了,师哥,这次你准备怎么办。”
华国的吴老头为什么在肝胆系能称之为第二个开挂的人呢,第一个是裘老头。首先其他的不说,全世界最小年龄的肝肿瘤患者手术,老头做的,全世界最大肝肿瘤体积摘除术,老头做的,华国人的肝脏图谱是老头做的。
这里面随便挑一个,放在其他医生身上,都能吹好几辈子的事情了。就算现在,肝脏巨大肿瘤的手术,仍旧做的不多,致死率太高了,一般肝胆医生根本不敢出手。
肝脏上的肿瘤,这个玩意特别麻烦。小肿瘤和大肿瘤就是质变达到量变,往往就是肚子拉开,看到肿瘤,然后赶紧小心翼翼的把肚子缝上了。对于大部分医生来说,巨大肿瘤剖腹探查就是探查了个寂寞。
就算现在,国际上对肝脏巨大肿瘤的主流手段就是用介入,把肝脏肿瘤附近的血管全给闭塞了,然后饿死它。
但,不彻底,最彻底的治疗方式是什么,就是完成切除。
吴老头在周一上门诊的时候接到了一个患者。患者年纪不大,十五岁的一个女孩子,可孩子出现在吴老头面前的时候,就如同一个待产的孕妇一样挺着大肚子。
一家子人辗转了多少个医院,多少个医院的医生专家摇着头不敢接手,不知道从哪里听到了吴老的名字,然后一家人赶到了魔都。
当年吴老头做巨大肿瘤的时候才四十左右,正当壮年的时候。可现在,都快上九十了。看着一家人跪在地上痛哭哀求的样子,吴老心里也不好受。
如果吴老心里有一点点爱惜羽毛的想法,真的不会接手。但,老头接手了。
真的,只要他摇摇头,就等于给这个孩子判了死刑了,肝脏肿瘤不管是在华国还是在全球,老头摇摇头,就算到头了,再无希望了。
老头接了。
这一家子,搂着孩子哭的稀里哗啦,几年来的求医路,此中的心酸,不是能用言语可以表达出来的,受惊了无数的打击,可孩子还是没有一个医生干接手。
现在吴老头接手了。
“我昨天试了试,不行了,我做不下来了!”吴老长长的叹了一口气。电话那头的卢老心里也莫名的哀伤。
“我让涉外的周弘毅去帮你?”卢老轻轻的说了一句。
“我这边和周弘毅差不多学生也有好几个,手术的这个天赋就是天花板啊,他们在科研能走的很远很远,但目前手术上还不行!”
吴老头口里的还不行,这要是把他在方东的几个主任放出去,谁敢说不行?
“我让张凡过来,我现在就打电话!”卢老听着自家刚强了一辈子的师哥现在如同一个藏在地洞里舔着伤口的老狼一样,心里特别的难受。
“不,这种手术,要一个医生发挥出他最大的天赋和技术,所以,让张凡到东方来,不是特别熟悉的环境,对他是有影响的。我打电话的意思就是他的医院现在怎么样了,设备什么的跟的上不。”
“呵呵,师哥,这个小兔崽现在牛气了。前段时间闹的特种骨科的事情咱就不说了,就他普外的手术室,估计你的手术室都没人家的先进。人家用的床旁CT是实验室级别的,奥林巴斯送给人家的手术镜据说五年之内都不能量产。
路宁上次去了一趟茶素,回来后羡慕的啧啧直拌嘴。他的手术室不够用的话,估计能用的也不多了。你是想……”
“这就好,这就好啊,我还担心他的医院设备不行,没想到啊,没想到啊。我准备明天就动身,带着患者过去。”
“行,师哥,哪明天我也动身去去。你是不知道啊,这个兔崽子上次来青鸟,给我老伴把茶素说的像天堂一样,我家的也是个耳朵软的,这几天,一直吵着要去转转,索性明天我带着老伴一起去转转,给你敲敲边鼓。”
“好!”
卢老头给张凡打了电话,张凡一听师父和师娘还有师伯都要来,这不是小事,他没让医院出面。而是把这个事情交给了邵华。
邵华直接把自家的别墅请了物业公司里里外外的收拾了好几遍,然后趁着太阳好,把新买的床单被套过水后,又放在太阳下暴晒。
这还不够,为了迎接几位老人,邵华开着皮卡,去了好远的花圃中买了不少的鲜花。
就在张凡查体的时候,张凡的私人电话响了,陈生一看是邵华的,就赶紧接通,“邵经理,我是医务处的陈生,张院给患者查体呢。”
“哦,师伯师父他们快到了,老人你们不用管,患者你们得接一下,我也不懂怎么处理。”
“好的,我们准备好呢。”
三国之力挽狂澜
挂了电话,陈生看了看张凡,略微一犹豫,就走向了欧阳。
“欧院,吴老和卢老来茶素了,带这一位病号!飞机估计快降落了。”
“嗯?吴院士和卢院士?”
“对!”陈生点了点头。
“我怎么不知道,你们要造反啊,这么大的事情都没给我说。”欧阳生气了。
“不是,张院说要低调,要给您个惊喜!”老陈眼珠子一转就开始胡说。
其实是张凡怕老太太接着两个老头打广告。上次两老头来茶素,硬是让欧阳给磨的坐了两天门诊。
#送888现金红包# 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热门神作,抽888现金红包!
当时哪个情景,真的让张凡胆颤啊,但两个院士要坐门诊的消息发出去后,人山人海,茶素平日里跳广场舞的老头老太太,舞也不跳了,周边有肝脏疾病的,在当地院也不住了。
然后全部都来挂号了,当时张凡都让警察局出警维护治安了。
“快走,快走,也不早点说,哎呦,我头发乱不乱?也不早点说,我都没时间换个衣服了。你啊你,怎么越来越不中用了。”欧阳一边走一边埋怨老陈。
这会子,她还哪里顾得上实习的学生。
坐上张凡的红牌酷路泽就一个劲的催,“让120快点跟上,不行就开警灯,和机场打招呼了没有?卢老和吴老他们的住宿安排了没有?”
方方面面,有一点算一点,能考虑的事情,她全要问一遍。“不行,邵华一个人顾不过来,去让二院和三院的医务处主任,就是小陈和小王都去你们张院家,去帮帮忙。她们和吴老卢老打过交道,不算陌生人。
给政府后勤处的打电话,让政府那边出几个厨子。”
“好,我现在就去安排!给政府什么理由?”老陈一边开车一边打电话,头上的汗都下来了。
“怎么一点都不让我省心呢,张凡年轻,你也年轻吗?要什么理由,没理由!”一边骂一边嘱咐。老陈也就心理素质好,不然都能疯了。
老太太就骂别人不省心,她自己省心不省心的却从来不谈。
张凡查体一开始,实习生们就看出不一样了。
毕竟是华国顶级学校的学生,他们见过太多太多大拿做查体了。可现在,他们才发现,自己和张凡的差距。
“太鸡儿牛了。不行,我要发个朋友圈!”


Copyright © 2021 瑩貴閲讀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