瑩貴閲讀

笔下生花的都市异能 魔法塔的星空笔趣-第七百三十六章 取而代之閲讀

Jacqueline Warlike

魔法塔的星空
小說推薦魔法塔的星空魔法塔的星空
“我说,祢们一个个活那么久,就没有谁发现这一点吗?”林问道。
皇室公主vs不良校草
有些树说有,有些树摇摇头……假如祂们的化身有头的话。
“那祢们就没有想过要修正?”林又问。
“用抢得比较快嘛!”不知道是哪棵世界树,道出了所有树的心声。
……
对如此至理名言,某人唯有无言以对。不过林再问:“可是祢们被魔法塔卡住那么久了,就没有谁试着走回这条路吗?”
“这不是没有想起来嘛。”
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关注即送现金、点币!
又是不知道谁的回答,直让某人想要开口吐槽。都特么几百上千年过去了,没有谁想起来这件事,恐龙都没这么迟钝好呗。
长叹一声,无奈放弃。跟植物计较这种事情,总觉得会缩短自己的寿命。林说道:“总之祢们能够用来改进自己核心的数学方法,我很早以前就告诉大家了,你们大可自行研究。我跟法思那斯合作的成功案例,想来祢们也很明白了,不用我多说什么吧。”
“崔普伍德阁下。”作为跟某个魔法师最熟的瓦德沃,在其他世界树的示意下,代表众树开口说道:“您该不会不知道那一天所发生的事情吧。”
“嗯,我是有听说之前我和法思那斯在进行改造作业的时候,外头十分不平静。我猜想,应该是不必要的变动太多且太过频繁所引起。”
某人想起,前不久在餐桌上得知全迷地的灾难后,对比发生的时间点,发觉自己有很大的可能是罪魁祸首。检讨自己与法思那斯的所作所为,要说失败之处,就是太多冗余的计算以及重复的更动。
很多调整,都会连带影响之前已经做好的部分。为了要求得新的平衡,就只得推翻之前的答案,重新计算核心魔法阵的相对位置。得到了新的答案,法思那斯就会随之调整自己的核心魔法阵。有时刚移开的部分,也许在两三轮计算之后,就又要移回原位。
如是无数回,才逼近了那近乎完美的答案。但就是这无数回重新计算,法思那斯的核心魔法阵也经过无数回的更改。而这些变动似乎就反应在迷地大陆上,造成灾害。
对这样的状况,林当然也在这几日内寻找解决的方法。因此说道:
“假如不介意公开自己的核心,那么我愿意协助参与者,在进行实际核心调整之前先做模拟计算。确定好最终的结果是我们所期望的,才动手调整参与者的核心。希望透过减少诸位核心变动的次数与时间,来降低对迷地的影响。而且这件事情,愈多参与者愈有利。因为祢们每一位都拥有惊人的计算能力,愈多的计算力,代表我们可以愈快得到结果。”
“这便是阁下所说的‘修身’嘛。那么‘治地’所要针对的,就是初级冥想阵的问题了,是吧。”尤克特拉希尔说道。
“是的。”
“那么阁下打算怎么解决关于迷地冥想阵,所有世界树力量不平衡的问题?”
对于这位古老者的疑问,林答道:“很简单的方法,弃置它,用新的魔法阵取代。”
如此回答,虽然没有吓坏世界树们,但也差不多了。瓦德沃瞪大了那对鹿眼,用起了昔日的昵称,疑惑地说:“老盖呀,你说的东西可不是地板上的涂鸦,或是你们魔法塔上的布置,想怎么改,就怎么改的。你要怎么丢掉旧的,换上一个新的?”
林解释道:“这件事情并没有诸位陛下所想象的困难,但也不简单就是了。我们先说如何破坏旧的冥想阵。”
将展示出来的地图局部放大,那是在冥想魔法阵的中间位置,一条主要的权能传输通道。而在迷地的实际地理中,那是一条长河,由数支河流汇集而成,之后又分成数支。有两棵世界树就位于上下游的主河道附近,形成一处天然的魔法阵节点与通道。
但林所显示出来的部分,是在上游汇集处之前的一段枯水段。要到下一条河流会合之后,这条河才又壮大起来。
其实这个部分是林在这三天所侦查的结果,要是在三天之前,水流量可不像现在这样。因为三天前的那场非自然灾害,让上游河段多了一处湖泊分流,使得这一段水流量下降到几乎要干枯的程度。
这时所有世界树都明白过来了,只要阻断这段枯水河段,这个迷地冥想阵就被分割成两不相关的左右半部,失去运转的可能了。算是最轻松的破坏方法,而且对于实际的河流上下游地区,都不会有太大的影响。
当然,水量会有一些变化。但这样的变化早在上游分流的湖泊出现时,就显现端倪了。
而要阻断一条枯水河,工程量对于一个魔法师,或是一个世界树部落来说,都不是太过困难的事情。所以众树略过此点不提,问起了另一件更重要的事情。“既然旧有的魔法阵可以被破坏掉,阁下要如何建立新的?以及,打算建立什么样的魔法阵?”
林控制着地图重新恢复成迷地全图,标注着原始斑鸠同盟十九位高座,以及来自精灵王国的拉赫蒂、地底世界的古老者──法思那斯。除了这二十一位高座外,仍未加入斑鸠同盟的世界树有四,地表精灵王国占有三棵,地底一棵,总计二十五棵。
再将迷地全图分出东南西北中央等五个大区。各分区中,北有一棵世界树、南有九棵、东有三棵、西有七棵,中央五棵,同样为二十五棵世界树。
林这时说道:“在一般人的认知中,魔法阵要连接所有符纹,一定要有沟通用的通道,也就是线条,布置魔法阵也是相同。但世界树与世界树之间的联系,可不是只能从迷地沟通联络,还有其他方式才对,世界树所独有的方式。”
“阁下是指,维度隙缝?”
“是的。──”林一弹指,将原本的地图改成两棵巨大树木的示意图。除了地面有代表能量流动的箭头,从一棵树移往另一棵树之外,树冠之上是一片奇诡的混沌之景,亦有色彩变化多端的虚线箭头,从树移往树。
“──这个魔法阵最大的好处是,不用追求整体的闭锁,重点在于分群。除了位在端点的世界树,仅联络一树外,其余世界树均联络南北或东西方各一树,上下连结形成一群。但中央的部分最为特殊,而是以尤克特拉希尔陛下为中心,东南西北各联络一树,形成一个十字型的群。北面则是由法思那斯陛下独挑大梁。──”
要前往世界树法思那斯领地,是从格瓦那帝国南境之南的一处地底世界入口进入,这是麦尔姌已经透露过的部分。在地底世界如何行进,林不得而知。
但从自己前往法思那斯领地后,侦测其迷地的位置,居然是在大陆的北方。格瓦那帝国北境之北的遥远处,北方苏理唐帝国境内地底世界。
“──而沟通起每一个群的世界树,维度通道则是利用祢们最熟悉的方式来达成。”
林所展示出来的魔法阵,是最原始形式的闪现术,同时也是世界树沟通其他世界的基本通道魔法阵式构成,迷地的传送魔法也是基于此而发展起来。对可以连接不同维度、超远距离的世界树而言,只连接迷地上两个地点的魔法阵,就像是幼儿等级的粗浅知识,没有难度可言。
正因为太过简单,所以有树问道:“我们只需要像是连接其他世界一样,互相连接就好吗?假如这么简单,怎么不两两互连,所有树都串在一起。”
林高深莫测地摇摇头,笑道:“这样当然不够呀,陛下。除了分成五群的世界树外,我们还需要另外建立四个群。分别在东北方的八个基点、西北方的六个基点、东南方的四个基点与西南方的两个基点。在我这三天时间的调查里,最适合做为基点的,就是这些地方。”
林将被挑选的地方标注在迷地全图上。而这些被标注的地方,让很多世界树若有所思。除了已经知情的法思那斯外,其他树问道:“魔法师阁下挑选这个地方的理由是?”
“因为这里是被征伐的世界树遗迹。”不知是因为死掉的世界树足够多,还是真那么刚好,林就真的在这四个方位上,找到了足够数量的世界树遗骸。当然,是先问了法思那斯,在祂的记忆中被毁掉的世界树位置,之后确认了树的遗骸仍旧存在,这才标记下来。
但这样的举动,引起了世界树们警觉。每一棵被打败的世界树,都成为胜利者的晋级之基,同时原本隶属的精灵族群也会被胜利的一方吸收,继而使胜利者壮大。但现在又提起祂们,是要将所有树得到的利益吐回去吗?所以有树问道:“阁下打算复活祂们?”
“复活?不,不复活任何世界树。或者说,祂们必须是死的才行。假如祂们有活的征兆,就得再打死祂们一次!”林果决地说道。
对人类魔法师的回答,众树虽然松了口气,也多了几分不解。必须利用世界树遗骸所建立的基点,除了西南角的两个基点外,其他三个方向,基点与基点间的连结是一个闭环,和东西南三个方向,由活着的世界树所组成的线条形式完全不同。
只是见多识广的世界树们,从没看过这样的魔法阵。用世界树做为节点,彼此连接成九个小群。既不对称,也并非完整的闭环。所以有树好奇地问道:“阁下,这个魔法阵的功用是?”
林笑笑说:“没有功用。”
世界树们吓一跳。
“但包罗万象。”
众树莫名其妙。
“这个阵式的名字,叫做‘洛书’。”


Copyright © 2021 瑩貴閲讀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