瑩貴閲讀

精华言情小說 黎明之劍討論-第一千二百一十章 解脫

Jacqueline Warlike

黎明之劍
小說推薦黎明之劍黎明之剑
在距离极近的情况下目睹这一切,所感受到的是难以言喻的震撼,那仿佛一座匍匐的山丘在缓缓起身,又如大地在眼前隆起——不管是高文还是贝尔塞提娅,在这一刻都因惊愕而瞪大了眼睛,乃至于忘记了言语,他们下意识地后退两步,试图能够看得更清楚一些,然而巨鹿仅仅是昂起头颅,其上半身的高度便已经到了即便仰视也难以看清项背的程度。
而在巨鹿起身的过程中,那些贯穿了其身体、钉死在大地上的远古合金残骸也随之发出令人牙酸的、吱吱嘎嘎的声响,原本对神明之力有着无上压制的金属与水晶在这一刻失去了它们的特殊性,它们内部残留的能量也仿佛被某种无形的力量中和、抵消,伴随着其表面游走的光辉迅速黯淡,它们开始纷纷断裂、脱落,又从阿莫恩的伤口中一点点被挣脱或挤压出去,血肉蠕动和金属摩擦的声音不断传来,细碎的光粒也不断从空中落下——
无人可以想象这将带来怎样的痛苦,阿莫恩在这整个过程中保持着令人敬畏的沉默,直到他完全站起,直到那些巨大的金属残骸如山上滚落的巨石般纷纷落地,他昂首站在黑暗的忤逆庭院中,才终于有一声低沉的叹息响起,叹息中杂揉着无数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
那是人性的叹息。
他的伤口终于开始愈合了,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在高文和贝尔塞提娅眼前快速愈合起来,而高文也是直到这个时候才从这令人惊愕的景象中回过神来,他若有所思,仿佛想通了一些事情,随后才轻轻点头:“恭喜你,终于解脱了。”
“是啊,解脱了……”阿莫恩垂下头颅,嗓音低沉悦耳,却不知他所说的“解脱”到底是在指谁,而就在这时候,一阵裹挟着奥术闪光的风暴突然从遥远的黑暗混沌深处冲了过来,并在阿莫恩旁边凝聚出了魔法女神弥尔米娜的身影,这位如钟楼般的女士仰头看着远比她要高大的自然之神,静静地看了许久才突然露出一丝笑容:“哦,医学奇迹啊。”
“你的玩笑一如既往让我很难笑出来。”阿莫恩低声咕哝着,他的身体随之在光芒中迅速收缩,仿佛是挣脱了最后的束缚之后有了更强的自我控制能力,他那在漫长的成长岁月中变得过于庞大的躯体开始飞快变小,先是从山丘大变成了城堡大小,又从一座城堡变成了一座大厅,最后他的身体在这个尺寸停了下来——对凡人而言仍然巨大到需要仰望,但至少不再像之前那么夸张,弥尔米娜也不必再仰着头看他了。
做完这一切之后阿莫恩才轻轻呼了口气,扭头看向弥尔米娜:“你跟我说实话——你是不是早就发现我可以挣脱这些东西了?我现在突然记起来,你曾经有几次眼神都很古怪……”
韩娱之妖女妲己
“是又如何呢?”弥尔米娜轻轻笑着,笼罩在薄雾中的双眼微微眯起,“这件事我说了不算,你说了也不算……哪怕你已经具备了挣脱这些束缚的‘条件’,你也站不起来的——你应该明白,束缚着你的不仅仅是这里的这些东西,甚至不仅仅是你自己的‘神性问题’。说到底,你太像个神了。”
阿莫恩静静地站在破碎的大地上,接下来的很长时间里都没有开口,高文与贝尔塞提娅也没有开口,共同将这份安静留给了这位终于完全从过往的束缚中挣脱出来的旧日神明,过了不知多长时间,他们才听到一声叹息从上方传来,随之是一声感叹:“其实我都早就该知道。”
高文也直到这个时候才再次开口:“你之后有什么安排?”

阿莫恩沉默了一下,似乎是在思考,随后才无奈地笑着晃了晃头颅:“安排?我还能有什么安排——虽然挣脱了这些束缚,但我目前最好还是不要在现世露面,毕竟贝尔塞提娅恐怕需要很长一段时间才能彻底处理好那些秘教的烂摊子。接下来……我还是留在这个地方吧,这能避免给许多人添麻烦。”
“确实,”高文轻轻点了点头,“虽然你最后的‘锚点’已经解除,但一个历史遗留问题要解决起来可不像神性消散的那么迅速,而且技术部门那边要评估你的情况也需要一定时间——接下来一阵子,还是得委屈你在这里待着。不过你放心,这段时间应该不会很长,至少和你过去的三千年比起来,它会很短暂。”
“这算不上什么委屈,”阿莫恩平静地说道,同时轻轻晃动了一下自己的身体,“和过去的三千年比起来,我现在的状态已经好太多了。”
高文与贝尔塞提娅对视了一眼,他们同时点了点头,高文随之对阿莫恩说道:“那么我们就不在这里打扰了——好好休息一下吧,这周神权理事会方面的工作也可以暂停下来。”
阿莫恩没有出声,只是轻轻点了点头,弥尔米娜则摆摆手,仿佛赶客一般让高文他们离开。
高文与白银女皇离开了,偌大的忤逆庭院中再次安静下来,无尽黑暗混沌中,体型缩小了许多的阿莫恩站在一堆纵横零落的残骸中间,旁边的弥尔米娜看着一动不动的“自然之神”,终于忍不住念叨着:“你就打算这么一动不动地站着?那你和之前也没什么两样啊——顶多就是换了个姿势,不还是原地不动么?”
“我不知道该干什么,”昔日的自然之神沉默片刻,低声说道,“我从未想过自己会以这样的形式解脱出来,也从未想过这一天会这么早就到来……弥尔米娜,你能给我个建议么?”
“给你个建议?我现在倒是想坐下来把之前没看完的几部剧看完,或者去神经网络里面找恩雅女士下棋——但鉴于你身上发生的医学奇迹,我觉得应该给你一些更健康的建议,”弥尔米娜摊开双手,“要和我一起走走么?我可以带你去幽影界深处看看,你应该对‘边界’的风景好奇很长时间了吧?”
“我……不知道离开这里是不是个好主意,”阿莫恩犹豫起来,“我已经很长时间……”
“既然已经很长时间不曾离开这里了,那就更应该起来走走,”弥尔米娜毫不犹豫地伸手抓住了阿莫恩头上光铸一般圣洁的鹿角,“来吧,不要让孩子们最后的心意白费——记得他们最后的话么?他们与你同在,就当是带他们走走吧,如果这么说能让你心中好过一点的话……”
“所以你刚才果然在某个地方偷听?”
“……我就是感知比较敏锐,你知道的,魔法领域的事儿嘛……哎,不说这个了,抓着你的角感觉怪怪的,我是不是该找根绳子……”
“闭嘴,以及松手。”
“行行行,今天你说了算……”
……
黑暗山脉军事区,忤逆要塞大门前,贝尔塞提娅再一次呼吸到了外界的新鲜空气,她抬起头仰望着夜幕低垂的天空,满天群星的光辉从夜色中洒下,清冷高远。
群星中有远去的灵魂庇佑留在世上的众生么?
古老的圣贤们曾经是这样告诉世人的,然而此刻的贝尔塞提娅知道,那星光就只是星光而已,远去的灵魂终究是远去了——没有永恒的天国,万物终有终结,连神也不例外。
昔日的万物终亡会,或许也是看透了这一点,才将这冰冷的事实作为自己的名号,或许是为了警醒世人,也或许只是为了让自己牢记。
她回过头,看到高文站在自己身旁,这个身影和记忆中的一样高大,尽管他的内在已经不完全是自己记忆中的那位人类开拓英雄,但从某种角度上……如今这副躯壳中的灵魂与七百年前的那位开拓者其实有着诸多的相似点,而自己的许多疑问……也总是可以在这位“域外游荡者”的口中得到解答。
超级动物园 银色纪念币
“其实我仍有些不理解阿兹莫尔大师和另外几位贤者为何会那么坦然地赴死,”这位白银女皇突然低声开口了,“虽然我说过,他们不可再返回凡人的世界,但他们可以选择留在幽影界,选择留在他们的神明身边,这对于像他们那样的虔敬信徒而言,应当是无上的荣誉和幸事……”
“他们所怀念的不只是阿莫恩,”高文轻轻摇了摇头,“他们怀念的更是那个有自然之神的时代——沐浴神恩的时代,信仰坚定的时代,万物归于‘正道’的时代,即便他们知道那个时代已经远去,他们也为此坚守了三十个世纪,而现在,那个时代才在他们心中真正落幕。
“从一开始,那些神官就没有寻求生机的想法,他们只是想给自己三千年的坚守做一个交代罢了,他们在寻找一个归宿,一个他们在很久以前就应该前往,却因迟疑和恐惧而迟迟不曾启程的归宿——在阿兹莫尔和其他神官们看来,他们并不是赴死,他们只是终于停下了脚步。”
送福利,去微信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可以领888红包!
贝尔塞提娅定定地看着高文,她的语气有些意外:“您从未接触过阿兹莫尔和几位贤者,可您似乎将一切都看得很透彻?”
高文坦然回应着这位女皇的注视,淡然一笑:“大概是因为看得多了。”
说到这里,他停顿了一下,脸上露出有些感慨的样子:“而且坦白来讲,如果不是阿兹莫尔和几位贤者的选择,阿莫恩也不可能挣脱那些束缚……其实从很早以前我就注意到了,起航者的遗产对‘神性’力量有着强大的压制作用,但对于不具备神性的个体,它们充其量就只是格外坚固的先进材料罢了,而阿莫恩身上的神性每日都在消退,并且自从我所主导的各个‘去神圣化’项目大规模展开,他的神性消退速度越来越快,可这么长时间过去了……那些起航者遗产对他的封印和束缚怎么会一点都没有减弱?
“唯一的解释就是,阿莫恩自己把自己束缚在了原地……作为一个从‘思潮’中诞生的个体,他自己的心智对自己产生了过于强大的影响。”
“神竟然还会被自己的‘想法’束缚住么……这种束缚甚至是实质性的?”贝尔塞提娅脸上带着不可思议的模样,“那如果一个神认为自己没有受到任何束缚,岂不是……”
“很遗憾,我们没法验证这个,而且就从已有的资料来看,这种好事应该不会发生,”高文遗憾地摇了摇头,“这个世界几乎从不会出现太让我们心想事成的情况。”
我欲封天之逸孟争霸 载羽
“……这倒也是。”
两位帝国统治者相视一笑,共同调侃着这个不那么友好却又孕育着万物的世界,而就在这时,一阵熟悉的气息突然在附近的空气中凝聚起来,打断了高文和贝尔塞提娅之间的交谈。
高文看向气息传来的方向,看到琥珀小小的身影从暗影界的裂缝中跳了出来,他忍不住笑着调侃:“真难得啊——你大晚上还加班?”
“你以为我想么?”琥珀刚在地上站稳,立刻便插着腰理直气壮地抱怨起来,“谁让你大晚上地跑到这地方?”
“行了,我知道你是个夜猫子,晚上没事也会到处乱窜的,”高文摆摆手,随口问道,“发生什么事了,还亲自跑一趟?”
琥珀撇撇嘴:“其实就是顺路给你传个信,刚才内线那边来个消息——”
她说到一半,目光往白银女皇那边瞟了好几次,高文便对贝尔塞提娅微微点头,迈步来到琥珀身边——贝尔塞提娅也心领神会地主动走到一旁,和自己带来的精灵卫队们站在一起。
“北境传来消息,”琥珀在高文旁边低声说道,“维多利亚大执政官想亲自前往塔尔隆德——她征求你的意见。”
“维多利亚?亲自去塔尔隆德?这是她的决定?”高文顿时一脸惊讶,并且觉得这怎么听都不像是那位一贯沉稳冷漠的“冰雪大公”会主动提出来的方案,然而很快,他脸上的惊讶之色便淡去,取而代之的是短暂的思索,并在思索之后慢慢点了点头,“倒也合理……”
“这就是你的答复喽?”琥珀眨眨眼,“不需要再明确点了?”
“再明确点?”高文看了看这个半精灵,“那我表示支持——当然前提是她安排好公务,且给出完整可靠带预案的方案。”
“行嘞,那我这就回去回信了!”琥珀立刻摆了摆手,在话音落下之前,她的身影便已经先一步消失在高文眼前。
这时候贝尔塞提娅才不动声色地回到高文旁边,这位白银女皇看着琥珀刚刚消失的方向,良久才有些意外地开口:“您和这位‘情报部长’的关系比我想象的还要亲近……你们的相处不像是上级和部下,也不像是普通的君臣,倒更像是……亲密的朋友了。”
“有么?”高文意外地挑了挑眉毛,随口敷衍着答道,心中却忍不住冒出一句话来:
该怎么说呢,毕竟是嫌疑人和赃物的关系是吧……


Copyright © 2021 瑩貴閲讀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