瑩貴閲讀

非常不錯都市小說 九星之主 愛下-385 紅讀書

Jacqueline Warlike

九星之主
小說推薦九星之主九星之主
三天后,校演武馆,斯华年寝室。
孙杏雨牵着樊梨花的小手,两个小家伙在斯华年寝室门口探头探脑,借着并未关紧的房门,向里面张望着。
“看到了看到了。”孙杏雨那小脸蛋上写满了兴奋,扭头看向了一脸期待的樊梨花,“真的是梦魇雪枭诶!一身的羽毛都是雪白的,好好看呀!”
樊梨花迟疑了一下,小声道:“给我看看呗。”
“喏~”孙杏雨当即点头,一边说着,一边移开脚步,给樊梨花让出了位置。
樊梨花凑到门缝前,小心翼翼的向屋内张望着,却是看到斯华年正坐在窗台上,额头抵着玻璃,看着窗外的风景。
而在她的膝盖上,正站着一只通体雪白的猫头鹰。
梦魇雪枭那一身的羽毛没有丝毫杂色,美丽的一塌糊涂,但是体型看起来却是圆圆的,真的是又美又萌,让人很想上去揉上一揉。
是的,荣陶陶和高凌薇已经回来三天了,他们不仅带回来了各种各样具有传奇色彩的故事,也带回来了稀有的魂宠,以及两位神秘的魂武教师。
要不是昨天晚上睡前,孙杏雨缠着高凌薇讲故事,听说了梦魇雪枭的事儿,她还真不知道荣陶陶体内还藏了这么个好东西。
这种只能在教科书里见到的稀有生物,对于众小魂而言,吸引力到底有多么大?
看看现在此时偷看的樊梨花就知道了!
孙杏雨做出什么事儿都有可能,有些时候,她甚至比荣陶陶还淘,但是樊梨花可是实打实的乖乖女,更何况,此时的她偷窥的可是斯恶霸的寝室……
就在樊梨花仔细观察梦魇雪枭的背影时,坐在窗台上、看着窗外的斯华年突然转过了头。
一时间,两人的眼睛透过一道门缝,对视在了一起。
“唔。”樊梨花吓了一跳,急忙移开脚步。
她背靠着墙壁,面色有些惊慌,一只小手捂住了小嘴,那模样,显然是被斯恶霸吓得不轻。
孙杏雨好奇的眨了眨眼睛,道:“怎么啦?那只圆脸胖鸡对你使用魂技…诶?”
寝室门突然被打开,孙杏雨的话语一停,小脸蛋微微一僵,仰起头,看到了门口处,正低头俯视着她的斯华年……
“嘻嘻~斯教,斯教上午好!周…周末愉快~”孙杏雨仰头看着斯华年,那僵硬的小脸蛋上努力挤出了一丝笑容。
勉强、且虚伪。
一旁,樊梨花则是垂下了头,默不作声,一副低眉顺眼的认错模样。
“鬼鬼祟祟,干什么呢。”斯华年一手按在了孙杏雨的脑袋上,手指轻轻捏了捏她的脑袋。
“我,我们…嗯,听说淘淘带回来一只稀有的魂兽,梦魇雪枭。”孙杏雨感受到了脑袋上那只手掌的力度,不由得磕磕巴巴的说着。
“嗯。”斯华年发出了一道鼻音,转身走进了寝室,美妙的嗓音也传了出来,“进来吧,给我沏壶茶。”
“好~”孙杏雨拽着樊梨花的小手,小声说着,“走,斯教给机会了,我们去看胖鸡去。”
几分钟后,斯华年坐在沙发上,喝着徒弟奉上的热茶、吃着糕点,而孙杏雨和樊梨花则是站在窗台前,好奇的打量着美丽的梦魇雪枭。
“咕~咕~”梦魇雪枭歪着圆圆的脑袋,几乎歪了90度,同样好奇的打量着面前的两个女孩。
“啧啧……”孙杏雨伸出小手,从上至下,轻轻的捋顺着梦魇雪枭的雪白羽毛,啧啧称奇着。
而身为学霸,樊梨花的动作却更加有效,更知道梦魇雪枭喜欢什么,只见她的小手犹如逗弄小狗一般,轻轻的挠着梦魇雪枭的下颚处那柔软的绒毛。
“咕~咕……”梦魇雪枭舒服的眯上了眼睛,轻轻的鸣叫着。
“哇,好可爱!它的眼睛是金色的诶!”孙杏雨那美丽的大眼睛里仿佛亮起了小星星,她的手指扒开了梦魇雪枭眯着的一只眼睛,“越看就越…越……”
看着看着,孙杏雨的脑袋昏昏沉沉,眼皮越来越沉重,精神愈发的疲惫。
“越看就越,越……”
“噗通!”
孙杏雨眼前一黑,双腿一软,一头栽倒在地。
樊梨花:“……”
这就…睡着了?
好强势的梦魇雪枭!
看着躺在地上,昏睡过去的孙杏雨,樊梨花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人家梦魇雪枭正舒服着呢,眯着眼睛享受呢,你强行扒开它眼睛干什么?
这下好了吧,睡着了吧……
樊梨花当然知道梦魇雪枭的特性和魂技,她的手指动作不停,依旧给梦魇雪枭挠着下巴,生怕它再对到底昏睡的孙杏雨施展魂技·魇梦。
对于睡着的人,梦魇雪枭的威胁程度可是相当大的,制作一场噩梦出来的话,不仅梦中人的精神会遭受强力的进攻,甚至都很难醒过来。
想到这里,樊梨花一边安抚着梦魇雪枭,也求助似的看向了斯华年。
斯华年头也不回:“把她带回寝室。”
“奥。”樊梨花低着头,小声说道,“那我…我还能来看,看梦梦枭么?”
大薇姐姐说了,这只梦魇雪枭的昵称叫做梦梦枭。
对于樊梨花这个乖女孩,斯华年的态度似乎更好一些,随意的哼了一声,表示了同意。
樊梨花一手将昏睡过去的小杏雨拎了起来,这个一米六出头的小萝莉,平日里一副柔柔弱弱的样子,拎起人来的时候,恐怕才会让人想起来,她可是个魂尉……
异界之古怪修真者 沧雪剑灵
看着樊梨花抱着孙杏雨离去的背影,斯华年也是撇了撇嘴:“梦梦枭……”
还真是个让人无语的名字。
也就某人能起出来了……
事实上,对于梦魇雪枭的存在,斯华年并不是很满意,这种魂兽的确非常稀有,但是潜力值却很低。
真不知道荣陶陶当时怎么想的,不过事已至此,斯华年又不能让荣陶陶爆宠……
其实,在三天前,斯华年第一眼看到梦魇雪枭的那一刻,她的心中就已经开始研究“拯救荣陶陶未来人生”的计划了。
计划倒是很简单,花钱雇人跟荣陶陶打一架,在战斗中将梦魇雪枭杀死。
这样的话,本命魂兽云云犬也会被蒙在鼓里,不会将魂宠死亡的事儿赖在荣陶陶的头上。
显然,荣陶陶也意识到了斯华年的不满,而他的应对方式…嗯,却是一直将梦魇雪枭留在寝室里,跟斯华年相处。
荣陶陶对梦魇雪枭的外形条件非常有自信,他相信,只要是个正常的女人,早晚有一天会喜欢上这只胖胖的、可爱的、一身雪白的美丽猫头鹰。
然而…荣陶陶似乎低估了斯华年那“铁石心肠”的程度。
其实,无论计划实施与否,在斯华年的心中,梦魇雪枭的命运早就已经注定了。
随着荣陶陶参与战斗的等级越来越高,总有一天,梦魇雪枭会死在高级别的战斗中,魂槽也早晚有一天会空出来。
斯华年只是不想梦魇雪枭连累荣陶陶……
扑~扑~扑~
思索间,梦魇雪枭飞到了茶几上,好奇的看着桌上的糕点和热茶。
“啧。”斯华年一脸的不耐烦,口中轻啧一声,好在樊梨花回来了,将梦魇雪枭抱走了。
樊梨花将梦魇雪枭重新抱在窗台上放好,按照书上学的知识,继续轻轻的爱抚着梦魇雪枭,果然,梦梦枭非常受用,再次眯起了眼睛,露出了一副悠哉享受的模样。
与此同时,樊梨花也看到了窗外的小树林里,几个人训练的身影。
两位新搬进演武馆居住的教师,回归的荣陶陶和高凌薇,以及一个压阵的雪将烛。
荣凌显然在“偷师”,但是教师给荣陶陶、高凌薇讲授的课程对于他来说,实在是有点深奥,荣凌听不太懂,不过没关系,他喜欢陪在男女主人身旁。
倔强如他,总觉得只要自己表现的足够好,足够上进,足够乖巧,女主人总有一天会让自己叫她“妈妈”。
贼心不死……
魂技·雪之舞,尤其是大师级·雪之舞,对于荣凌而言,的确过于深奥,荣凌此时的雪之舞也只有普通级而已,是最低等级的。
而此时的荣陶陶,心中却是激动万分。
回来了整整三天了,荣陶陶也跟着萧自如、陈红裳特训了足足两天了,而在陈红裳的悉心教导之下,他感觉到自己已经一脚踏入了大师级·雪之舞的门槛了!
萧自如的爱人,确切的说是未婚妻,名为陈红裳。
人如其名,她真的很喜欢红色的衣物。
除了最开始在校医院等待萧自如时,她刻意让自己变得“正常”些之外,自从与萧自如相见了之后,第二天,她便换回了自己的风格,穿上了红色的风衣。
热情、大方且美丽。
至于为什么是陈红裳教导二人……
因为萧自如虽然也很想教,奈何“硬件设施”有些问题,言语表达的不是很流畅,陪伴在他身旁的陈红裳,自然而然的接过了教鞭。
千万不要认为松柏镇高中教师水平不行,恰恰相反,能在雪境最重点高中担任实践课教师,给魂武学员们打基础的人,其个人实力和授课水平能差到哪里去?
只是…在荣陶陶过去17年的岁月里,他从未接触过这种性格的女教师。
她的情绪一直很高昂,热情似火,也极具魅力,甚至有些时候显得有点鲁莽。
荣陶陶对陈红裳女士的第一印象,的确给他带来了非常大的误导。他本以为这是一个冰冷淡漠的人,温柔且安静。
但自从与萧自如重逢之后,陈红裳整个人都“活”了过来,彻底恢复了天性,她从不避讳自己的情感展现,强烈且真挚。
如果说杨春熙是春日里的暖阳,那么陈红裳就是灼热夏日里的炎阳。
在她的悉心教导和声声鼓舞之中,木头人萧自如尚未被点燃,荣陶陶却已经燃炸了……
“嘶……”荣陶陶倒吸了一口凉气,紧紧贴着身体、盘旋而上的风雪气浪,让他的身体显得无比轻盈。
尽管荣陶陶无法平地起飞,但是他相信,自己只要轻轻一点脚,就能飘起来。
而且只要这风雪足够大,他似乎…似乎真的能飞起来?
“晋级!雪境魂技·雪之舞,大师级!”
荣陶陶:!!!
内视魂图中传来了一则消息,荣陶陶的呼吸微微一滞,那从脚下盘旋而上的风雪旋涡,紧紧的贴着他的身躯,俨然已经发生了质变。
旋转的速度更快、贴身更紧。而对于这种质变,萧自如与陈红裳都看在了眼里。
“好!”陈红裳一双眼眸炽热,脸上也露出了赞叹的笑容,连连点头,并不避讳展现对荣陶陶的赞赏。
荣陶陶也是面色欣喜,第一时间,扭头看向了高凌薇。
此时高凌薇也在受训,她也在努力晋升大师级·雪之舞,只是尚未成功,还在努力。
“跳起来。”陈红裳开口说道。
荣陶陶:“啊?”
陈红裳确认道:“跳起来,我帮你掌握这项魂技的真正用法。让施法者身体轻盈,不过是对雪之舞的粗浅运用,而大师级的雪之舞,可以支撑你随风飘摇。”
荣陶陶还想说什么,却被陈红裳直接打断了:“跳起来!”
“奥。”荣陶陶纵身一跃,却是吓了自己一跳……
这也太高了一些,这一跳,怕是足有4、5米?
而陈红裳却是快步来到荣陶陶的脚下,伸出双手,玉龙馈赠施展了出来。
那霜雪掺杂着气浪风,自荣陶陶的脚下向上喷薄而去。如此浓郁且强大的风雪气浪…她的玉龙馈赠级别到底有多高?
被霜雪吹拂在半空中的荣陶陶,身体一阵不稳,他们选择在雪林中修习魂技,就是因为这里的风雪较小,但是再怎么小,雪林中也是有风的。
“不要尝试着控制自己,雪之舞只会让你更轻盈,而空中借力,更多的是源自于雪踏魂技。你的本命魂兽不是雪夜惊,不会有高级别的雪踏支撑你在风雪中改变方向。”
陈红裳开口说着,本伫立在荣陶陶正下方的她,却是向后退了一步,双臂也调整角度,呈斜角度吹拂着荣陶陶。
她的情绪很高昂,声音也有点大:“把自己想象成无根的浮萍,跟着我的霜雪走,尽快熟悉这样的情况。
以后你在战场上,要时刻注意霜雪吹拂的方向,善用这一点,无论是进攻还是防守,位置近一寸远一寸,对于一名武者而言,都……嗯?”
半空中,本该被陈红裳喷薄的霜雪吹拂着前行的荣陶陶,却是突然踏出了一步,擅自改变了方向。
“晋级!雪境魂技·雪踏,大师级!”
陈红裳一双美眸骤然亮起,那灼热的眼神竟让荣陶陶有种如芒在背的感觉,她不该来雪境当魂武者的,她真的应该去大西北,去当熔岩魂武者……
陈红裳放下了双手,而失去了脚下的风雪喷薄,荣陶陶也随着大自然刮来的风雪,向斜后方移动了些许,轻飘飘的落在了地上。
【看书领红包】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抽最高888现金红包!
那体态轻盈的可怕,那姿态更是无比潇洒,看得楼上的樊梨花好生羡慕。
樊梨花知道,自己早已经不再是少年班的第一了……
那个入学考试,被自己压了一头的少年,此时的魂法已经四星了,而自己却在三星段位中挣扎着。
雪林中,陈红裳站在荣陶陶面前,直视着荣陶陶的双眼,一双美眸灼热:“寻常雪踏,精英级便是最高,唯有大师级的雪踏能让你在空中踩着霜雪、稍稍借力。
而你的本命魂兽是白云苍狗,不是雪夜惊。”
荣陶陶此时已经一米八出头了,而陈红裳却可以平视荣陶陶的双眼,只能说…嗯,她跟萧自如真的很般配,毕竟萧自如起码一米九五往上……
但对于陈红裳这样的姿态,荣陶陶并不觉得有什么压力,毕竟他的女友可是大薇。无论从外在条件,还是从气质气势上,荣陶陶可是被高凌薇“千锤百炼”过的人。
荣陶陶咧嘴笑道:“我是天才。”
“哦?”陈红裳眉毛一挑。
荣陶陶煞有介事的确认道:“是的,天才。很可能是你这辈子见到的,位列第一的天才。
如果你接触我足够久,你会把‘很可能’这三个字去掉。”
这似乎并不是荣陶陶的说话方式,显然,他此时的状态,的确是被陈红裳点燃了。
而陈红裳的笑容也是越来越大,没有什么抿嘴微笑、笑不露齿这一说,她的笑容热情且奔放,亦如她那在风中飘荡的红色风衣尾摆一般,肆意且奔放。
“好,天才。我想你现在迫切的需要一场实战,来巩固你的修行。”说话间,陈红裳的手中,已经抽出了一条雪制长鞭。
如果这话是斯华年、夏方然说的,那么就显得威胁意味十足。
但是这话是陈红裳说的,她却没有丝毫威胁的意味,而是她真的这样认为的。
荣陶陶默默的点了点头,向后退去,在陈红裳的眼眸注视之下,荣陶陶的手中也抽出了一杆方天画戟。
那凛然不惧的姿态,那和随风飘摇的天然卷儿…别提有多酷。
远处,荣凌突然高高举起双臂,一身的霜雪嗡嗡作响:“淘淘!淘淘!淘淘!”
就在荣凌大肆助威的时候,一旁的高凌薇,双足也悄然飘离了地面半寸……

本月最后一天啦,手里有票票的投给本书吧,不投就过期了。
五千字奉上,求月票!!!


Copyright © 2021 瑩貴閲讀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