瑩貴閲讀

优美都市小說 奮鬥在瓦羅蘭 線上看-第二百七十九章 拉亞斯特的教唆分享

Jacqueline Warlike

奮鬥在瓦羅蘭
小說推薦奮鬥在瓦羅蘭奋斗在瓦罗兰
忍耐,我是宗师,忍耐是一种美德,所以我需要展现我的这种美德。
脸上出现了一个红印子的易大师脸上的笑容并没有变化,仿佛被这颗桃子砸中是他意料当中的事情一样。
然后,他就看到又一个黑影朝着自己袭来,他微微一笑,张开了自己嘴巴,用自己的嘴叼住了袭来的暗器,仍然是一副高深莫测的宗师样子。
只是……
为什么是一颗满是猴子口水的桃核?
易大师看着自己吐出来的暗器,脸上露出了一个不符合宗师笑容的微笑。并且默默的抽出了自己的长剑,朝着那个草丛走了过去。并且在他走动的时候,艾欧尼亚的精神领域也因为他无意间引动了天地之势的原因,在他的身后形成了一张狰狞的恶鬼面具。
然后他瞄准了那个偷袭自己的家伙,遥遥的一剑斩出。
赤红色的剑气带着宗师的怒火直冲那个草丛,而藏在里面的思猕猿也终于明白自己的恶作剧还是让这个一直以来都很耐心的宗师破防了。但是他都来不及为自己的杰作而欢笑的时候,迎面袭来的剑气就让他惊叫着开始了逃窜。
易所发出的剑气却死死的跟着这只调皮的瓦斯塔亚,但是却并没有真正的伤害这个小家伙,而是不断的消磨他的尾巴和头顶的毛发,逼迫这个瓦斯塔亚人不断的跑下去。
易也总算是出了一口恶气,因为这个恶作剧他其实和以前的同门对自己的师父也做过,所以在刚刚的那一瞬间,他的确被这个猴子破防了。只是不是因为对方气到了自己,而是因为他想起了曾经的自己和同门。
他忍不住的感叹了一声,但是就在这个时候,急匆匆的赶来的亚索和戒也跑了过来,并且看起来都相当的匆忙。
“易大师,我们找到一些消息了。”
异界之剑定天下 暗夜觉罗河
亚索看上去十分的兴奋,而戒则是依旧面色平淡。
“确切说,是那些邪魔之一的消息,在昨天的时候,一个自称是亚托克斯的邪魔袭击了山林庭院,杀死了那里的武士和将军,让那个王国毁灭了,只是那里的人称呼那个邪魔为英雄,拒绝提供那个自称是亚托克斯的邪魔任何消息。”
易对亚托克斯这个名字并不算陌生,因为这段时间当中,戒可是经常提起这些个邪魔的名字的。所以他对这些邪魔的名字也算是熟知了,当然知道这些邪魔的领头人是一个叫做亚托克斯的家伙。
“英雄?”
只是他不明白的是,那些人竟然称呼那个邪魔为英雄。
“啊,因为那个国王比邪魔更坏,大概就是这样的原因,人总是会对不那么邪恶的人抱有期望不是吗?”
亚索的脸上露出了不屑的表情,他这一路来可是看的清清楚楚的,诺克萨斯人和虚空带来的破坏虽然巨大,但是最重的伤口,却是艾欧尼亚这片土地上的野心之辈制造出来的。而且他们还将这些堂而皇之的嫁接在那些怪物的身上,并且以此威胁底下的民众。
明明他们在那些怪物面前一样要四散奔逃的,却可以用保护的名义来勒索别人,这还真是丑陋到过分的程度了。
只是称呼邪魔为英雄,却还是让他感觉到异常的讽刺。
“人总是这样的。”
易摇了摇头,没再去管那个被自己的剑气不断追着惨叫的小猴子,而是对着自己面前的两人点头。
“那我们就前进吧,虽然不是我们要找的拉亚斯特,但是除魔卫道本身就是我辈之天责不是吗?不过在那之前,我们还是去他出现的地方看一看吧。”
就算那些邪魔做了好事,易也很明白邪魔就是邪魔,但谨慎起见,他还是打算去看一看在做决断的。于是一行三人就再次上路了,而那个被易的剑气把尾巴毛剃光,甚至头上也出现了一些光秃秃的地方的猴子,他的眼睛转了转,然后一边嚼着能够百分百生发的艾欧尼亚草药,一边悄默默的跟上了易的步伐。
而被他们讨论的主角,那个叫做亚托克斯的邪魔,现在正被凯隐抗在自己的肩上,一边通过凯隐的身体共享对方嘴里的鸡腿的味道,一边回答着自己宿主的问题。
“喂,拉亚斯特,你那时候为什么要自称是亚托克斯啊?还变成一个比你帅的多的家伙的样子?你应该不是那种会隐瞒姓名的家伙吧?”
拉亚斯特的力量是他生平仅见,所以他想不出拉亚斯特隐藏姓名的原因。
“吃你的鸡腿!我的事情还容不得你这个凡人做什么评价!而且我比亚托克斯要帅!这点不容置疑!”
但是拉亚斯特根本就不想要理他,难道说告诉这个人类幼崽自己留下亚托克斯的名字完全是想要让一个人来到这片土地之后直接找他吗?然后自己还很有可能因此而死去不成?
他是不会说出来的,因为他已经察觉到自己这个宿主隐隐约约的感觉到了自己附身他的真正原因和目的,所以他可不会暴露出自己的真实想法的。作为恶人就要有一个恶人的样子,不管怎么样都是要善始善终的。
所以他不会多说什么,也不会让自己的目的被发现,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他才会用亚托克斯的名字行动。
超时空微信
他清楚的很,就亚托克斯那种报恩的方式没几个人受得了,也没有人会把那样的报恩当做是报恩,所以那个叫做李珂的人类一定会对亚托克斯恨之入骨,只要对方找到了自己,就等于找到了亚托克斯,并且明白了亚托克斯真正想要做的事情。
这……
这也勉强算是他的报恩了。
只是和亚托克斯一样,没几个会喜欢他的报恩方式就是了。
而且最重要的是,他正美滋滋的品味着阔别已久的鸡腿的味道的时候,这个家伙就出来打岔,实在是让他不爽。
和亚托克斯被打扰了吃苹果和松子一样的不爽。
“另外,你确定要带上这个会对你尿尿的地方吹口哨,并且在你面前把那东西转来转去,显摆你的没他的大的话痨家伙一起吗?”
没钱看小说?送你现金or点币,限时1天领取!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免费领!
但是为了不让凯隐发现自己竟然会因为这种事情而不爽,所以拉亚斯特就转移了话题,将话题赚到了一边正在骚包的照镜子整理头发,一边跳动着奇怪的舞步的洛身上。那副华丽过头的样子让衣着破烂,身上脏兮兮的凯隐显得更加的狼狈了。
但是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他身上的衣服还能穿就不错了,可不是谁都有伸缩性极好的衣服的,能够在变身之后还能够保持衣服的完整的。所以变身逃离那个王国的凯隐就连扒死尸衣服的机会都没有,只能够穿着洛‘体贴的’给他带过来的,他之前撑破的那套衣服。
“我觉得这家伙蛮有趣的,不过话痨倒是真的,这家伙唯二的缺点就是这样了,没我帅,而且还话痨。除此之外不管是态度还是实力,其实都很不错的。”
和洛并肩战斗过的凯隐却不这么想,他对洛还是很满意的。不问自己的出身,不问自己力量的来历,单纯的只是因为他们之间有交情就能够走到一起,并且互相之间没有什么架子,不会一上来就想让自己服从他。
只是……
比那家伙差得多了。
脑海里一瞬间闪过了一个白头发的人的身影,凯隐忍不住的摇了摇头,而拉亚斯特则是再次转移了自己的话题。
“所以,你还真是自恋啊,竟然说自己帅什么的。”
凯隐忍不住的劈了撇嘴,是谁刚刚还说自己才是最帅的?
“彼此彼此,不过长得好看也算是我以前不多的优点了,能够趁着那些穿衣服很暴露的贵妇可怜我,或者想把我抓起来关地下室的时候,轻松的拿走她们的钱包。”
凯隐很得意的回答了一下,而亚托克斯找了一下凯隐脑海里对那些贵妇人的记忆,尤其是那些又白又大的东西的艺术品沉默了一会,然后才继续开口。
“你还真是暴殄天物啊……”
拉亚斯特不管是在暗裔,还是在飞升者时期都不好女色,但是他在不是这些身份的时候,也是吃过玩过的家伙。所以在恢复了一切之后,他就又产生了这些杂念。尽管连激素都没有了,但是李珂的力量却是在他们的灵魂当中生效的,所以他就蠢蠢欲动了起来。
她的岛屿 陈虎兔
“凯隐。”
“嗯?”
“你和旁边那小子去抢点钱,然后我给你们两个说一些有趣的玩乐。”
“多有趣?”
凯隐来了兴趣。
“你想象不到的有趣。”
拉亚斯特的回答则是充满了诱惑力。而刚好在这个时候,一个路过的武士和他们迎面走过,而他的身后是一群面色凄苦,并且被捆住手脚的农夫。而在路过凯隐身边的时候,他看着衣衫破旧,还有明显是瓦斯塔亚的洛忍不住的啐了一口。
“瓦斯塔亚的杂毛畜生和一个诺克萨斯的乞丐崽子的组合?真是晦气,看起来我今天又要倒霉了!”
他说完还瞪了凯隐和洛一眼,因为他所效力的主君正在和一些瓦斯塔亚部族对战,所以他有啐了一口,差一点就吐到了洛的那身华丽羽毛上。于是凯隐就停了下来,揽住了同样不爽的洛的肩膀。
“洛,你想玩点有意思的东西么?”
洛挑了挑眉,他一直觉得自己身边的这个家伙是个闷葫芦,不过现在看来,他的确没找错旅伴,这个家伙也是受不得气,并且是一个完全不怕把天捅个窟窿的家伙。
“你是说把他吊起来打?”
洛隐晦的指了指那个已经背对着他们的武士,露出了一个得意的笑容。然而凯隐却摇了摇头,否认了他的说法。
“虽然这个很有趣,但是却不是我说的有趣的事情,但是你的注意不错,我们先做了在去做我说的那件事情!”
于是两个拥有超出常人力量的少年就对视着笑了一下,一起冲向了那个发现不对劲的武士,并且一人一拳砸在了这个武士的脸上。
没用多久,这个武士就鼻青脸肿的被倒吊在了一棵树上,而那些被抓走去当壮丁的农夫的千恩万谢下,穿着武士的衣服的凯隐就和挑着一大堆武士身上财物的洛前往了最近的城镇,想要尝试一下拉亚斯特所说的那种有意思的事情。
只是当他们到了这个不算小的城镇的时候,凯隐却发现拉亚斯特一直没有开口,而当他疑惑的想要问出来的时候,拉亚斯特的声音就在他的耳边响了起来。
“看到那个酒馆了吗?”
凯隐顺着拉亚斯特的指示看了过去,果然看到了一个灯火通明的酒馆,但是他却有些失望,如果拉亚斯特说的是酒什么的他可不会稀罕,因为酒这东西他喝过,虽然味道很好,但是也称不上拉亚斯特都觉得有意思的乐子。
他还蛮期待能够让恶魔都惦记的娱乐呢。
“蠢货,看到那两个披着斗篷的女人了吗?最靠近外边的那两个,看上去不像是酒馆女招待的。”
拉亚斯特却想的更多,他没有挑选那些明显是久经战阵的女服务员,而是给这两个小家伙挑选了明显是因为最近的天气问题而出现的新的女招待。这不单单是为了两个只有十几岁的少年好,也勉强算是发了一次善心了。
而且最重要的是,这些女人胸大,并且身上通常都有麻烦,而少年……
最喜欢的就是解决这些麻烦,而且年龄上也接近,很容易就让热血上头的少年想要帮助她们。
这样一来自己就能够再次留下亚托克斯的名字了,而且亚托克斯也将背负上唆使少年前往这种地方的名声,这也算是他对亚托克斯一直对他们隐瞒真实想法的小小的报复了。
至于道德问题?
在他的那个年代当中,要不是因为他整年都在征战的原因,他在凯隐这么大的时候,他的孩子最起码都两岁了!
“把你们的钱塞到她们的手中,然后一切就交给她们就行了。”
女人?
凯隐不屑的轻哼了一声,他可不觉得这有什么好的,女人只会妨碍他变强的速度。所以他就打算在心里嘲讽一下自称亚托克斯的拉亚斯特,但是早就洞察了他想法的拉亚斯特只是轻哼了一声,一句话就让凯隐闭嘴了。
“你怕了?”
而几乎是在这一句话说出来的时候,凯隐就反驳了回去。
“我凯隐怎么可能会怕女人!”
就是没经验而已。
而他将一半的钱交到了一边的洛手上,给他说了拉亚斯特的建议之后,洛的脸上也露出了为难的神色,他自然不是什么都不懂的家伙,只是他们这个年纪。
“这样不好吧?凯隐,我们的年纪……”
然而凯隐只是哼了一声,用一句话堵住了洛的嘴。
“你怕了?”
至尊妖娆之血瞳魔后
而几乎是在这一句话出来的瞬间,洛就反驳了回去。
王子遇到假小子 涵涵
“我洛怎么可能会怕女人!”
就是没经验而已。
于是,在拉亚斯特的唆使当中,两个还很纯洁的孩子,就把手里的钱交到了那两位并不比他们大多少的大姐姐的手里。
而在两个女人复杂的表情下,凯隐和洛就咽着口水,双腿发抖的跟着她们进了酒馆,并且还不忘记互相攻击。
“你怕了?”
“怎么可能!我看你才怕了!”
“胡说八道。”
两人互相攻击,只有拉亚斯特在大笑。


Copyright © 2021 瑩貴閲讀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