瑩貴閲讀

火熱連載都市小說 燼神紀-第一千零五十七章 將遇良才即刻還招相伴

Jacqueline Warlike

燼神紀
小說推薦燼神紀烬神纪
对于这徐芷若的分派,诸人自然没有任何异意,答应一声,便自自取了阵旗向其指定的方位布阵去了。
少时,众人布置完毕,徐芷若这里又从指环之中取出一撮红线,从其中分出九根捏于手中,口中轻吟唱法决,那手上亦是光芒闪动,不移时,那数根红线便如有了灵性一般,攸地自其手中飞出,没入其足下地面中不见了踪影。
其实这红线并不是普通之物,那是独孤篪等人于与那阵旗一起专门炼制的阵脉,以之祭入阵中连接各个阵旗阵眼,能够更好地让这大阵之力畅流无阻,可是比那单用阵旗强的太多了。
这种手法还是独孤篪自得阵旗炼制手法之后,仍觉其中或有缺憾,便与灵儿以心演之术反复推算,方才研究出的一种补充手段,也算是独此一家,别无分号了吧。
反正此时那古殿中的巨兽看到这徐芷若如此一番作为,便是如坠五里云雾一般,一竟然摸不着头脑起来。
其实说来,这巨兽虽然厉害,不过对于阵法只是粗通皮毛而已,这还是因为以前跟在那天机老人身边,年深日久,耳濡目染,渐渐积累起来的。阵法之道,想要有所成就,好学,勤奋固然重要,可那天份却是最为重要的东西,没有天份,任你再如何努力,于此一道中也不会有什么大的成就,恰恰,这只巨兽就是在这阵法之道上没有天份的存在,不然,怕是凭着它那幻道修为附以阵法之力,其战力起码还能再翻一翻。
“这女娃儿搞什么鬼,唬人么?”这巨兽口中虽然如此自语,可那心中却是明白,这女孩这一手怕是极有深意,只可惜自己于阵法上的修为实在太浅,看不出来罢了。
其实这巨兽,只所以能够在一定程度上操控大阵,那还是因为其处身于这大阵中枢之中。当年那天机老人也还给他留下一些控阵手段,也无须他有多高的阵法修为,只要按部就班,就能在一定程度上控制大阵依着他的意思来运行了。
不过,因为其所负的责任,那天机老人交给他的控阵权力也就只有那生生之门大阵了,那意思自然是要对这能够进入生生之门的闯关者进行重点考验。这一次倒是运气好,这生生之门中叠合的两处绝地,其中一处便是他那之前的领地,倒是让他对阵法的控制更增加了几分。
此时那徐芷若等人布阵已成,大阵之力运行,景象也就有了变化。
徐芷若布五行类阵法,却不是要借这五行阵的攻防之力,而是要将阵力集于阵芒发动幻象。此时就见徐芷若身手地面上五条粗壮光路线纹向其脚下汇聚而来,自那紫灵杖身攀援而上,渐渐凝集,那杖端吞天小兽一时大亮起来,两点兽目之中各射出一道豪芒。
兽目中那两道豪芒向前射出七尺,便分散开来,化为一片光影,光景渐渐明晰,再看时,竟然是一株异葩。
“作的什么怪。”那古镜前巨兽的爪子不断在自己头颅上抓挠,表情极是迷茫。
之前那徐芷若所布阵法他倒是还看得明白,那是五行阵中一种,叫作五行列阵,是专于进攻的一种五行阵法。
对于这阵法的效果,巨兽倒是略知一二,在徐芷若布此阵时,它可是极不以为然的。五行阵法,循环相生,易于聚气,静守,若是用来防御那是再合适不过,可这列阵却是没办法时异化出来的一种攻击形阵势力,攻击力自然强不到那里去。
此时对方布这阵法,倒是让它小觑了徐芷若的阵法修为,还道对方技止于此,却不知那徐芷若于阵法上的修为虽然比不得独孤篪与灵儿,可是得那心演之术相助,加之他所修命运之道亦是偏重于计算与布势的一种道法,这一点上与阵法之道极其相若,所以她在这阵法上的修为怕是除了独孤篪,灵儿,还有那独孤篪的一众分身之外,算是众人中最强的一个了。
布此阵法,她自然是看重了那五行阵利于聚气的一点,能够使其幻境威力发挥到更大。
忽然,这巨兽的目光不经意的落到了那画面中形成的异葩上,等看清楚了那花的形状之后,他的表情一时竟变的精彩起来。
这花它是认识的,那是传承自自己血脉之中的一种记忆。彼岸花,没错,这形成的光影却被是彼岸花,这是被誉为幻道无上圣宝的异花。
作为幻道异兽,这巨兽不知自己血脉记忆之中为何会有着这不曾见过的异花形象,或许是其先祖见过此物,因震撼于其功效强大,才将其形象封于血脉之中代代传承的吧。
幻花逆天,反虚还真,纵有灵目,难识其伪。同样在他的血脉记忆之中还有着四句评语,而此时观那幻花虚象,却是枝花具全,隐隐有风中摇曳的样子,那绝对是一株完整的灵株。
“败家,太败家了,这样的奇物,竟然,竟然被当作炼宝材料炼入法器之中。”巨兽的神情变的极为不忿,对于那圣物被如此糟蹋感到无比的惋惜,更有一丝羡妒。
不过它的这种情绪还没有保持太久,就又变得惊讶起来,因为就在那彼岸花轻轻摇动中,那镜中诸人身影子竟然渐渐变的模糊起来,最后竟致完全消失不见了,那花的影象也在渐渐变形,不移时,竟然变幻作一头高约丈许的狰狞鬼将,突目暴眼,獠牙青面,一身黑甲,肩头还扛着一柄鬼头血刀。
“什么情况。”这巨兽有些哭笑不得,连忙揉了揉眼睛,运用元力,那双眼之中暴出一红一黑两道光芒,直照入那古镜之中。
异界征旅
它这一对眼目自也有不小来头,亦是一种灵目,名唤阴阳,有着辨真识幻之效。此时运起灵目,自然是要将那头鬼将辨别一番。
“真的,竟然是真的。冲灵极境的鬼物,这,这不可能,那几个娃娃自身修为也不过化婴罢了,如何能够召唤驾驭如此修为的鬼物,难不成是其以异法召唤来的?”巨兽不知,自己竟然在不知不觉之中坠入对方觳中。
隨身 空間 之 極品 村 姑
按说,那独孤篪等人陷身于他主持的大阵之中,于他来说那是主场作战,主动皆握于手,对方的一举一动,他这主阵之人都能够及时做出有针对性的调整与应对。可此时,对方突兀地在自己眼前消失了,这就拉平了相互之间的差别,再有这鬼物出现,那么这阵中便要多了许多变数,接下来他又如何调整这阵法攻击呢。
“既然你们有更加强大的帮手,那么我调高阵法攻击力度也就算不得是破坏规矩了。”这巨兽此时有些吃瘪后的羞恼,指爪一点,一团元气便向着那古镜一角飞去。可是,下一刻他又愣住了,那飞向古镜的元气功并不曾起到什么作用,只与那古镜一角一触,便被弹飞开来。
‘提升阵法力量不被接受,看来对方表现出来的最高战力并没有突破之前的境界。那这鬼神,哦对了,是幻花,反虚还真,好厉害,竟然叫本尊的灵目都无法辨识。哼,只是你们又那里知道这阵盘古镜自身就有辨别入阵者实力的效用,你们那虚张声势又济得什么用?’方才那情形只让这巨兽微微一愕,一转念便想透了其中关节,一时间不由心下冷笑。不过话说回来,此时这巨兽对于那几个孩子的表现却是越来越感到满意了。
既然对方有幻花相助,自己想要短时间破除对方布下的幻境却也不容易,这也到不是它的没有那本事,而是其本体不在阵中,对这阵法控制上又受到极大限制,实是有力无法使。不然以它那高阶幻兽的修为,徐芷若那点道行实在是不够看的。
自己一方的幻境此时失去了效用,那么只好动用另一绝地之力,看看能不能搬回颓局了。想到这里,巨兽一指点出,正按在那镜沿上骷髅头处。
阵中景象一时间又发生了变换,之前那一座座坟茔忽然间暴烈开来,一头头的僵尸身形自那暴开的尘雾中疾扑而出,向着那头鬼将所在攻了上来。
远处,那悬挂于枯树上的吊尸,也猛烈地抖动着,一把扯断吊颈的麻绳,身子从那空中直坠下来,正好砸在树下扑伏的那具骷髅身上。
此时的这个骷髅正好也‘活’了过来,一只枯臂支地想要爬起身来,被那吊尸一砸,那刚撑地的上半身又重重地砸回地面。这一来那骷髅怒了,枯臂一挥便重重地打在那吊尸脸上,这吊尸自也不好惹,一根腥红的舌头自其口腔中飞行出老长,向着那骨骼颈骨上卷去。
嗷地一声音鬼啸传来,似乎远处有什么鬼物发怒一般,那树下争斗的两只鬼物听了这一声音长啸,似接到命令一般,各自收了手,向着独孤篪他们的那头鬼将处冲了过来。
“看来对方是暂时停止了幻境的运转,这一下我们倒是可以全力来应付这鬼物了。”那巨兽看不到独孤篪等人,独孤篪此时却是双目湛然生光,侦察着四周的情形。以幻破幻初见奇效,而这冲上一来的鬼物虽多,那修为到不是太高,最多也不地金丹上境级别的存在,众人自然还不放在眼中。


Copyright © 2021 瑩貴閲讀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