瑩貴閲讀

8l0cw超棒的都市异能小說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txt-第722章 這是警告!讀書-snai7

Jacqueline Warlike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小說推薦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两辆车在街口分开,疾驰过街道,沿着不同的路往同一个方向驶去。
路上,池非迟坐在琴酒车后座,查看了克娄巴特拉的手机,“邮件全部删除,有经纪人、公司管理、几个商界政界人物的电话号码,没有储存雅克-伯纳德的联系方式,UL聊天软件里有备注J的人,分类只有这一个,很可能就是雅克-伯纳德,不过聊天记录被删除了,找不出什么信息。”
“那就不用管了,”琴酒道,“反正波本那家伙已经盯住了人!”
池非迟将手机格式化,戴上手套,拿出一张纸巾仔细擦着手机上留下的指纹,头也不抬地问道,“你打算一起解决了?”
“他们的价值已经耗尽了,再留下去也是个大麻烦,”琴酒目光阴沉,“你联系仓桥,让他把人都带过去,除了他之外的七个人都解决掉!我会让安部那家伙找好不在场证明的证人。”
韓娛之燦
黑色保时捷356A路过大桥,一个橙色手机和取出的电话卡从后座车窗被丢了出去,飞出护栏,‘扑通’一声落进河水中。
后座,池非迟重新将车窗升起来,拿出手机给仓桥建一打电话。
鱼已经上钩,那么鱼饵也就没用了。
如果同一家公司的八个建筑者同时被谋杀,可能就会让那个建筑公司的老板被警方调查,为了保住那个黑心老板,行动本不该这么简单粗暴,但现在克娄巴特拉死了、船户在跟克娄巴特拉的绯闻对象见面,那么,就可以将那些人叫过去一起处理。
最好的方法是爆炸。
这样一来,就会给外界造成一种错觉:这是有人怨恨克娄巴特拉和她的绯闻对象,所以才会在一夜之间,先是暗杀克娄巴特拉,又用炸弹炸死雅克-伯纳德,而除了仓桥之外的其他七个人只是跟雅克-伯纳德认识、刚好一起在居酒屋小聚而被波及的倒霉蛋。
既能一次性处理干净,又能遮掩组织的存在和真正目的。
至于那个黑心老板安部……
琴酒能提醒对方找好不在场证明就不容易了,如果这都还被警方追着调查,那估计又是被灭口的命运。
霸仙绝杀 落情泪
……
凌晨1:06,文京区御町。
警车、救护车、消防车汇聚在一家燃着大火的居酒屋前。
闻讯赶来的记者站在滚滚烟尘中,对着摄像机镜头报道十多分钟前的大爆炸。
“……根据我们了解,这次爆炸中,只有带客人去洗手间的居酒屋老板和那位客人逃过一劫,目前还不确定具体的伤亡人数,爆炸原因也还在调查中……”

失恋那些事 蓝影风
救护车上,仓桥建一静静躺在担架上,听着救护车关上车门、鸣笛离开,闭了闭眼。
一个小时前,他接到了那个声音嘶哑难听的男人的电话,让他随便找个理由,将相处了四年的同伴骗到这家居酒屋,居酒屋里有组织布置的炸弹,让他在0点50分前离开。
他照做了。
他和那七个人只是因为利益勾结在一起,远不如他的女儿重要。
事实上,就算现在人死了,他也没有多难过,只是心里一阵阵发寒。
以前虽然知道这个组织在修建违法建筑,违法聚拢资金,也知道有的人身负命案,但他们总想着富贵险中求,在一次次金钱的冲击下,慢慢就不放在心上了。
这次是他们第一次参与进来,他成了帮凶,其他七个人连同那个跟船户坐在一起的外国男人成了受害者。
一想到这些,他的心情还是难以平复。
一时间,想起他和其他六个人进门时,看到和一个外国男人坐在一起的船户脸色有点难看,他还笑着打招呼说好巧,而那张张面孔一瞬间在爆炸中湮灭……
一时间,又想起他接到电话时,问对方他一个人偷溜该怎么洗清嫌疑,对方那嘶哑声音依旧沉静得发冷,只说了一句‘那是你的事’。
他只能找理由暂时离开,还不敢走太远,无论轻重,他都要受一点伤。
带上居酒屋的老板,算是他为自己女儿祈福,积一点德。
他能感觉到,组织像是一处暗藏着危险的漆黑沼泽,他之前只是在边缘行走,鞋底沾了污泥却不算多,但这一次过后,他已经踏进了沼泽,让他难受的是,他的女儿也被拉下来了。
拉克说,他的女儿加入了组织。
刚才他看到警察,有无数次想向警方求助,至少要让警方把他女儿拉出来,但他不敢,他这几天向熊本认识的人偷偷打探过,他女儿离家出走了,至今下落不明,应该是在那些人手里。
“先生?这位先生?”
耳边,年轻医生的呼喊让仓桥建一回神。
“你手臂上的烧伤和脸上的擦伤,我已经帮你处理好了,你有没有哪里不舒服?比如头晕,恶心之类的。”
“没有。”仓桥建一应了一声,低头看清理、包扎好的手臂,不知是他走神走得太过,还是这个医生手法太好,他刚才居然没感觉疼。
“那就好,不过到医院之后,还是要做一个全面的检查……”年轻医生的脸庞有些肉肉的,一笑看起来很和气,见没有其他人注意到,凑到仓桥建一耳边,压低声音道,“我转告拉克的话:你很聪明,这几天好好养伤,等风头过去,会让你跟你的女儿见一面,之后你就到美国去,希望你能一直聪明下去。”
仓桥建一脸色僵了僵,心里的寒意更甚,默默点了点头。
这是警告,警告他不要试图跟警方透漏什么!
他没想到,连赶过来的救护车里都有那些人的人,要是他刚才去接触警方,那等待他的结果恐怕不会好。
……
御町另一处僻静街道上,两辆车停在路边。
保时捷后座,池非迟看着手机上收到的邮件,“仓桥没有接触警察。”
伏特加笑了笑,“这家伙倒是不算太笨!”
后方,库拉索下了车,走到车旁,敲了敲车窗,嘴角带着一抹没什么温度的笑,“朗姆让我撤,我先走了。”
说完,就转身进了旁边巷子。
池非迟看了一眼,收回视线。
库拉索曾发现过她不该知道的事,差点被处决掉,被朗姆保下后培养成了心腹,算是历经大落大起的人,而且本身的傲气和危险性也绝不比其他核心成员差。
组织的核心成员好像都有一个毛病——别跟我谈做朋友,我们只谈任务。
大家都这样,也就没有谁不合群,也没有谁会关注其他人合不合群,只看自己看得顺不顺眼。
在没有接触少年侦探团之前,库拉索可没那么好相处,或者说,要是库拉索那时候没有失去记忆,也不会跟一群小鬼玩,这也是个心冷慢热、满心警惕的人。
水无怜奈也下了车,走到保时捷旁,转头看了看没了人影的巷子,语气轻松地问道,“我们呢?琴酒?也该撤了吧?”
琴酒刚想说话,看到街口走来的人影,目光顿了顿,嘴角扬起冷冽的笑,“波本来了!”
腹黑萌寶:娘親太妖嬈
走来的人一身黑衣,看身形就能看出是男性,连身帽加鸭舌帽几乎将脸挡了个严实,只露出些许金发和显着黑色皮肤的尖削下巴。
池非迟看到肤色、发色、身形就猜到了来人是安室小卧底,嘶哑声音问道,“波本?”
非赤藏在衣服下,忍住冒头打招呼的冲动。
不容易啊,总算在行动的时候跟安室透碰上了。
“多少有点意外吧?”琴酒转头看池非迟,声音压得很低,低到站在车旁的水无怜奈也没怎么听清。
据他所知,波本以前为了调查七月,混进过宠物医院,正好成了拉克的助理。
不过拉克之前刚接触组织,可不知道自己曾经的助理就是组织里的搜查高手波本,而拉克的真实身份需要隐瞒,波本至今也不知道拉克是他那段短暂时期的顾问。
“还好。”池非迟语气没什么波动。
傷劍夢影
可以庆幸自己一向平静脸,看到安室透的时候,也不用故意演出‘我内心很惊讶、但我要很快压下惊讶反应’的表情和反应来。
琴酒确实没指望从池非迟神色上看出什么来,转头看向车窗外。
安室透走到车前,没有离得太近,也没有打招呼,停下脚步后,保持着距离,语气略带戏谑,“我刚才去那个法语老师的住处看了一下,那家伙应该跟DGSE有联系,看样子联系已经存在了好几年,不过住处只有一个可以证明他身份的手册,信件和其他材料应该被销毁,我已经把他家里跟DGSE有关的东西带走了,警方查不到他的异常,如果有什么发现的话,我会再告诉你们的。”
池非迟垂了垂眸,DGSE,也就是法国对外安全总局的简称……
琴酒冷哼一声,“你的速度还真够快的!”
波本的能力不可否认,要不是这家伙发现了雅克-伯纳德这个关键,克娄巴特拉恐怕到死也不会吐露什么,他们也弄不清楚到底是哪方人把手伸到了组织。
而且波本已经去搜查过,确认了雅克-伯纳德的身份,还带走了一些东西,否则日本公安大概会牵扯进来,盯着雅克-伯纳德查,就算查不出什么来,随便干扰到组织行动也会惹人心烦。
不过人已经死了,盯着组织的势力又不止一个两个,弄清楚克娄巴特拉把情报抖给哪一方也不是那么重要了……
他还是老观点,神秘主义者都有毛病。
如果不是波本这次把雅克-伯纳德间接害死,不像是同伙能做出来的事,而且及时过去清理掉一些痕迹算是帮了忙,就波本自己跑去雅克-伯纳德家里找东西这一点,他就有必要怀疑波本也是DGSE的人,过去是在清理跟同伙的联系、清理DGSE的重要情报。


Copyright © 2021 瑩貴閲讀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