瑩貴閲讀

火熱都市异能 踏星 隨散飄風-第兩千五百三十二章 執念讀書

Jacqueline Warlike

踏星
小說推薦踏星踏星
此刻,藏山卡片内是另一番景象。
并不像止兵说的,江小道可以获胜,此刻他自己都不觉得自己能胜。
“玄七,你卑鄙”,头顶,一座大山压下,他艰难的以双手抵住,然后又一座大山压下,一座接着一座,将他不断压入地底。
陆隐惊奇看着,这就是卡内世界?跟三千大世界一样啊,不过这张卡自带功能,他随手一招,一座大山莫名出现,压向江小道,这就是卡片自带的功能,怪不得叫藏山。
他对遗失族的卡片越发感兴趣,不知道其他卡有什么功能?
养鬼为患 时潇
“玄七,有本事光明正大打一场”,江小道怒吼,看陆隐目光就跟要吞了他一样。
陆隐嘴角弯起,“不好意思,我们差距太大,公平对决我可不是对手”。
江小道吐血,他现在就跟从垃圾堆里走出来的一样,尤其嘴角含血,看起来要多狼狈有多狼狈,“你别装,就算让你使用藏山卡也不能将我压制成这样,你绝对不是表面实力”。
陆隐淡笑,“谢谢夸张”。
江小道气急攻心,再次吐血,“玄七,你放开我”。
“放开你我就输定了”,陆隐道。
江小道双目赤红,被压得喘不过气来,“你卑鄙,太卑鄙了,我不会放过你的,待我成就圣位,肯定找你报仇”。
陆隐摇头,“想的太遥远了,而且等你成就圣位,我在虚神时空混的也不会差”。
江小道想起陆隐在虚神文明一道上的天赋,相当憋屈,这家伙只要不死,日后成就应该不下于他,混账,道爷居然这么憋屈的被镇压,就算跟木沐打也没这么憋屈过,面对少清风更没这么憋屈过。
“玄七,你到底想怎么样?”,江小道大吼。
陆隐再次招手,又一座山压下,江小道哀嚎,再次咳血。
“我知道你不想输,太丢人了”。
江小道咬牙,“废话”。
陆隐无奈,“可你得给我一个输的理由,不然为什么让你赢?”。
江小道眼珠一转,“你能让我赢?”。
“理由”,陆隐道。
江小道呼吸急促,他最看重的不是胜负,而是面子,作为江圣之子,决不能被这家伙打败,毕竟差距太大了,虽然有偷袭的成分,但败了就是败了,丢他的脸不说,更会丢江圣的脸,“字帖归你”。
“不够,我赢了本就有字帖”,陆隐道。
江小道咬牙,“我再给你资源,庞大的资源”。
“虚神时空会给我”,陆隐道。
江小道又说了几样,却都被陆隐否定,“那你到底想要什么?”。
陆隐一步来到江小道身前,距离不过数米,这个距离对于江小道而言都不算距离,如果不是大山压着,他自信一招足以秒了此人。
“我也很苦恼,到底应该要什么,不如你给我个建议?”,陆隐反问。
江小道张嘴要说什么,却被大山压制,再次咳血,“我,我怎么知道你要什么?”。
陆隐道,“这样吧,反正我要去大道场,必须学会四个文明的力量,借此机会提前尝试,你就帮我修炼轮回时空的力量,让我在最短的时间里入门”。
江小道惊讶,“就这样?”。
“不然呢?”,陆隐目光一闪,“是不是太简单了?”。
江小道急忙道,“不,我的意思是,就这样”。
外界,所有人都望着藏山卡消失的方位,等待着战斗结果,很快,藏山卡出现,两道人影自虚无而出,一人狼狈倒退,面色苍白,另一人宛如绝世高手一般凌空虚度,气势非凡。
狼狈倒退的人是陆隐,而江小道则脚踩虚空,昂首。
这一幕谁都看得出来谁胜谁负。
江小道强压下要咳出的血,使得脸色更红,不自然的红,“玄七,你还不错,能在我天河之下坚持那么久,将来成就非凡”。
陆隐赞叹,“不愧是江圣之子,未来的江圣,天河战技玄奥莫测,博大精深,在下认输了”。
“哈哈哈哈,不用自谦,以你的能力足以胜过少清风之流,虽然比我是差了一些,但,努力吧,将来的你不可限量”。
“多谢江兄夸赞,还是江兄心怀广博,不愧是准圣”。
“客气了,哈哈哈哈,你才是天赋奇才”。
“还要江兄提点”。

听着两人互相吹捧,周围人迷茫,这是怎么回事?明明刚刚打生打死,这会这么友好?
“小道哥哥,你们?”,小莲茫然。
江小道挥手,“我与玄七兄弟不打不相识,之前的小小误会不提也罢,对了,突然来了灵感,玄七兄弟,等会再找你”。
陆隐道,“我等你,江兄”。
狱妻归来:陆先生别来无恙
江小道转身,脸色涨红的离去,他喉咙里的血快压不住了,赶紧走。
在江小道离开后,陆隐赞叹,“果然是圣人之后,就是有气度,佩服”,说完,他看向小莲与止啸,露出笑意,“此次比试耽误大家时间了,抱歉”。
止啸奇怪,以他对江小道的了解会那么容易罢休?卡里究竟发生了什么?
小莲惊奇,“玄七哥哥,你们在里面发生了什么?小道哥哥可不是那么容易友好的人”。
陆隐笑道,“毕竟是圣人之后,气度还是有的”。
不久后,众人散去。
陆隐看向释乌杖方向追了过去。
“这位朋友,能不能聊聊?”,陆隐道。
释乌杖回身,看向陆隐,“我们见过”。
陆隐点头,“在崖镇”。
释乌杖摇头,“不是”。
陆隐道,“我们在崖镇见过,之后就碰到了江小道”。
释乌杖看着陆隐目光,“你的眼神跟我一个故人很像”。
“是嘛,说明我们有缘”,陆隐笑道,他看向释乌杖抬起的干枯左臂,神色奇异,“你这是?”。
释乌杖道,“执念所化,不必在意,你找我就因为这个?”。
陆隐道,“其实我想请教关于卡片谋局的方式,整个遗失道院入门的人太少,上次在崖镇,你说你入门了,估计在这里时间不短,所以想请教”。
释乌杖永远一副平静的样子,他外表看上去比其他人大得多,像个半百老头,在这遗失道院很突兀,也没人找他说话,陆隐找到他还是让他挺意外的。
他为人不善言辞,只能尽量将自己了解的告诉陆隐,丝毫没有隐藏,也没有问陆隐为什么不找其他人。
人这种生物很奇妙,有的人因为心中的执念或者信仰而改变性格,释乌杖就是典型,不过相比在地球的时候,他变了。
在地球,他是因为信仰才高举左臂,而如今,他说是因为执念,这差别就大了。
两人找了个地方交谈,无人打扰。
陆隐将村子从虚神道院牵引到遗失道院引起的轰动也被虚向阴压下。
他们并未出现,总不能每次出现都夸陆隐,虚向阴自己都觉得不对。
止兵很想出来夸一夸,却被虚向阴拦住了,不仅担心夸多了让陆隐骄傲,更怕止兵忍不住抢人。
一连数天,陆隐就与释乌杖待在一起,中途有人找过他,却没找到。
“你的卡片是什么?”,陆隐好奇。
释乌杖抬手,卡片出现,是时令卡,三星时令卡,绝对不算好,却也不算太坏,在遗失道院能入门就不错了。
“布置过了吗?”,陆隐问道。
释乌杖道,“可以进去看看”。
“多谢”,除非对敌,否则一般人不会邀请别人进入卡内参观,毕竟里面关乎持卡人的布局,释乌杖能让陆隐进去看,最主要还是他性格如此,只要不是敌人,跟他提出想参观卡片几乎都不会拒绝。
陆隐被卡片拖拽了进去,入眼是一片湖泊,一望无垠的湖泊,很平静,如死水一般,里面也没有任何生物。
他本以为这里会布置一些适合释乌杖自己的杀伐手段,但看了看,什么都没有,只有一片湖泊。
以释乌杖的能力不可能瞒得住他,这里真就只有一片湖泊。
释乌杖进来了,“遗失族文明的力量很奇特,却不适合我,这里唯一的用途就是给我一个安静的地方,可以静静思考人生”。
“思考人生?”,陆隐怪异,说的很有高度。
释乌杖目光平静,“人的一生很奇妙,从出生到死亡,经历过的,看过的,得到的都好像被安排好一样,我想看别人的人生,我想知道所有人的人生”。
萌妃当道:殿下,别乱撩
“你会疯的”,陆隐下意识道。
释乌杖不解,“为什么?”。
陆隐想到了疯院长,“反正看得多了就会疯”。
释乌杖沉思,“有趣的言论”。
陆隐笑了笑,“每个人都不一样,或许你不会”。
释乌杖再次看向陆隐,“疯,也是一种人生”。
陆隐从没有这么考虑过问题,这个话题有些沉重了。
“你是不是见过疯的人?”,释乌杖道。
陆隐道,“太多了,随便一颗星球就能找到疯人院”。
“我是说,疯了之后达到自己想要境界的人”,释乌杖道。
惜花录gl
TF之茫茫人海偏偏遇见你 星凌SAMA
陆隐刚要说话,眼角,湖泊反射光芒,他脱口而出,“上善若水?”。


Copyright © 2021 瑩貴閲讀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