瑩貴閲讀

笔下生花的玄幻小說 旅明-第597節 撫遠號條約(一)看書

Jacqueline Warlike

旅明
小說推薦旅明旅明
“奉了谁家的圣旨?哈哈!”
听到安南使节先声夺人的质问,邵强仰头大笑:“笑话,为何要奉旨?”
郑春堂又惊又怒:“笑话,两国交兵,边将岂曰无旨?”
邵强莞尔:“咱这叫地区低烈度冲突,哪里就到两国交兵了?”
怪异的汉话令饱读汉家经纶的郑春堂一时滞言。稍稍品咂一下后,他才明白过来。
“好哇,果真是没有圣旨的!”随即,这位身材在安南人中算得上挺拔的贵官,背过手,双脚不丁不八,一脸捉奸在床的冷笑:“无诏擅起边衅,这是造反灭族的大罪。你家伯爷在崇祯皇上那里,担得起吗?”
“唉,你这官儿,咋就听不明白呢?我给你说清楚点啊。”
欲罢不能
坐在上首的邵强,无奈摸摸鼻子:“忠勇伯曹大人身为广东副总兵、实职漳潮总兵,这大明自长江以南的海疆,都是归曹大人统管的。莫说这北部湾红河口……嗯,你们叫东京湾,便是再南边的暹罗海,自古以来,那也在广东副总兵的权辖之内。”
邵强顿了顿补充道:“这个叫九段线。嗯,你书读得少,没听过不怪你。”
“那么既然是权辖所在。”邵强继续引导对方思路:“似近日这等小冲突,就没必要事事请旨了。京城和边地远隔千里,你说边将擅开边衅,我还说边将有临机处断之权呢。”
郑春堂瞠目结舌。下一刻,想明白的他POSE也不摆了,跳脚开始大骂:“砌词狡辩!尔等蛮军毁我国都,这也算小冲突?还有那什么九段线,一派胡言!”
安南使节暴跳如雷,早在某些人预料之中。所以邵强看到来人口喷毒语,倒也没有发怒,反而笑眯眯地安抚:“老兄,求同存异,有什么事都可以慢慢谈,火气不要那么大嘛。”
郑春堂迅速冷静下来。事实上他刚才是借故发作,然而看到对方不为所动,就知道自家这招鲁莽测试没用。与此同时,他的心情也变得沮丧起来。
这之前,升龙府内的文武精英们,在今天出使前也大致琢磨出了恶客心态:对于互不摸底的敌对双方来讲,先开枪,再开枪,然后坐下来谈,是肯定符合强势一方利益的。毕竟弱势一方领教了实力后,会予取予求,省却许多手脚。
正是基于这种猜测,所以郑春堂今天一上来,就紧扣“违旨”这一条抓住不放。
————————————————————————————
在安南朝堂上下获知可以派使者谈判那一刻,这个国家的精英们就知道,付出代价的时候要来了,大概率的。
尽管事情还远没有明朗化,但如此庞大凶猛,前所未见的舰队,每天的耗费肯定都是天价。光这些天打进升龙府的精铁炮弹,就不是小数目。
那么不管来者是明国哪一路人马,既然花费了如此巨额的军费,自然不会是走错路了才来炮打升龙府。安南人用脚趾头就知道,对方一定有所求,而且所求甚巨。
这从之前鸿基地方官送来的报告中也能窥见一斑。
所以虽然还不知道虎狼的确切来意,但既然是虎狼,那么无非是要吃肉喝血。虎狼嘛,安南人这些年在中南半岛一意扩张,做惯了虎狼,是很懂虎狼心态的。
那么问题来了,如何应对?
打是肯定打不了的。这些日子来,上至后黎朝的实际掌控者,清都王郑梉,下至升龙府看城门的小兵,都被这支从天而降的舰队打怕了。
安南人传统的军事手段,在这支无敌舰队面前丝毫没有作用。截止今日,射程内的小半个升龙府已经被炮弹摧毁,古老的都城处于瘫痪中,掌控安南北方的郑氏集团,感受到了巨大压力。
而对手却来去自如,看那副悠闲模样,随时可以再次发动攻势。
宰相千金太难宠
在毫无道理的巨大力量面前,安南朝堂迅速认清了现实,达成了默契:“抚”。
其实就是认输讲和的体面语而已。
没办法,既不能“剿”,可不就剩下“抚”了嘛。
安南人不知道,这种无奈的选择,其实在另一个位面的历史进程中,实在太过普遍。不知道有多少落后的农业国家,被工业化的炮弹砸碎了一切尊严,忍受了种种屈辱。
当然了,虽说眼下安南人认清了现实,但是不代表就会束手投降予取予求,总是要层层抵抗一番的。
那么就在郑春堂出发前,安南人在群策下,还是找出了一个对手的弱点:无旨。
这个信息是结合了鸿基方向传来的文件,以及荷兰顾问提供的曹氏资料判断出来的。
这个攻击对手无旨意的道理很简单:弱者唯一能依靠的,只能是体系。直白点说:贫民战胜强盗的办法,就是利用官府的力量。
于是,哪怕安南国一惯关起门来过日子,哪怕安南朝堂上下一惯视大明如虎狼从而严加防范,可到了这个要命的时候,这帮人却又突然想起大明是宗主国了……
是的,安南人意识到,只有在大明的政治框架内,才有可能用不多的代价,将这位凶残至极的曹姓总兵打发回去。
崇祯皇上一夜间又成了安南小邦的救苦救难菩萨……皇上,请把您家下凡作恶的坐骑领走。
这就是郑春堂今天一上来,死扣朝廷诏令不放的原因所在。
可是郑春堂失望了。
经历过朝堂历练的郑春堂,从这位邵参议的表情动作乃至语气,很轻松就判断出来,对方不在乎“擅起边衅”这个罪名,
这个判断令郑春堂暗叫不妙。
不过到了这一步,不管心下怎么想,表面上的态度肯定还是要强硬的。于是下一刻,郑春堂继续按照计划说道:“好教诸位得知,下邦派去参贡崇祯大皇帝的使节,已于十日前出了红河。”
四下冷眼环视一周,重点扫视了左手边那一堆官员士大夫模样的明人后,郑春堂冷声说道:“哼,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诸位在我安南做下如许好事,总是要见天日的!”
“好吧好吧,你们愿意告家长就去!”邵强今天已经是第二次无奈摸鼻头了,他对安南人追着朝廷旨意这个动作实在无语。
“不过这位郑大官人,兄弟这里还有忠言相告。”下一刻,邵强和那伙士大夫同样对了个眼色后,面带玩味地补充道:“这天朝上邦的皇上,也不是那么好见的。京城管的严,你家那些使臣,小心被当成盲流押回原籍。”
郑春堂闻言硬气回道:“哼,这个就不劳参事费心了。”
事情进行到这里,原本一直打算说正事的邵强,也大概明白了安南人的战术。这令他有点生气,感觉被人摆了一道:“那么除了废话,你这安南官儿,到底有没有来谈正事的意思?”
质问一句后,邵强恶狠狠地说道:“我可告诉你,大伙这次摆了排场,是给你家公爷面子。今天要是把话说不清楚,那你就再不用来了,过几天,咱们升龙府王宫见!”
之前穿越者制定的安南攻略,本来就是阶段性的:如果炮击打不垮安南人,下一步肯定是要使用军队登陆攻占升龙府。再往后,假设安南人在这种情况下还不屈服的话,那就一把火烧了升龙府,大家拍屁股走人……过段时间再来烧。
所以邵强的话并不是虚张声势。如果今天判断安南人没有服软的迹象,那么所谓的谈判就会立即终止,炮击恢复。下一次,当舰队再来的时候,可就是装满了从鸿基港带来的陆军和开拓军士兵了。
见到之前还和蔼可亲的对手突然间露出了本来面目,还扬言要攻占升龙府,理智和判断力告诉郑春堂,对手说的是真话。自家再东拉西扯的话,很可能会被立即赶下船,那时候就没办法交差了。
于是郑春堂下一刻也迅速变了脸,恢复成了公事公办的公务员作风。
截止这一刻,曹郑双方之前通过战争才建立起来的接触渠道,终于开始发挥了作用。
交流好书,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在关注,可领现金红包!
而当双方都开始认真谈判时,节奏就变得很快了。
毕竟现实情况是一方很强大一方又很弱小,所以这种一边倒的所谓“谈判”,其实更像是一场“通知会”。
通知什么呢?
“喏,这上面都是我家伯爷的意思……都是好事,主要是为了睦邻友好大家一起发展奔小康。郑官人这里先看看,有什么不懂的问我,回头叫你家公爷盖章。”
下一刻,郑春堂接过了一张洁白的,薄薄的纸。
纸上用标准的小楷,写着所谓的伯爷“想法”。
这些想法,包括了建立升龙府“使馆区”,鸿基“自贸区”,以及“三口通商”,“协定关税”,“农产品自由收购”,“治外法权”等林林总总一十五条条款。
妃不从夫:休掉妖孽王爷
郑春堂看了一会后,觉得自己有点头晕腿软,于是他寻椅子坐了下来。又过一会,郑春堂把所有条款看完后,大概明白了其中七八条的意思。
抛开那些他暂时还闹不明白的条款不说,只是其中最简单直白的几条,就令郑春堂打算和眼前这些人同归于尽了:“敢问大人,这使馆区,可是国中之国之意?”
幻想降临时
“每岁助曹氏饷银百万?我安南岁入尚不足百万!”


Copyright © 2021 瑩貴閲讀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