瑩貴閲讀

人氣都市言情 緣定你-第二百零六章 涉嫌殺人展示

Jacqueline Warlike

緣定你
小說推薦緣定你缘定你
“不好!”司华悦低声对老于说:“想办法拖住警察,别让他们进来添乱!”
说完,她骑着重机直奔向办公大楼。
从后视镜里,她见到老于已经进入值班室,将电闸门关闭。
进入大楼,司华悦一边快步往电梯走,一边继续拨打闫主任的电话,依然没人接听。
她转而拨打顾颐的电话,同样没人接听,拨仲安妮和李石敏的手机号,他们俩居然也不接听。
这一个两个的,闹失踪呢?司华悦气闷地嘀咕了句。
下到三楼,她疾步奔向仲安妮的病房,见病房外居然围拢着七八个女护士,其中有三个还身穿防护服,只不过脑袋露在外面。
司华悦心一突,第一个念头就是仲安妮又出状况了?
砰砰砰——
“你为什么要杀甄本?他怎么着你了?”
“开门!缩在里面当乌龟呢?”
“警察一会儿就来了,看你还能躲到什么时候?”
“成天跟个杀人犯在一起,能学好才怪!”
“甄本前些天一直来看这女犯,这姓李的指不定是怕他的杀人犯女朋友迷恋上甄本,才对甄本下的毒手!”
“还有他们那队长,一群乌合之众,甄本瞎了狗眼才会看好那个女人!”
“我听说那女的跟这个杀人犯是狱友,都是从监狱里出来的。”
……
“来!回过头,亮个相!”司华悦的声音从她们身后响起。
这些女人顿时噤声了一瞬,同时扭头看向身后。
司华悦手持手机正对着这些女人,等她们惊觉过来时,她已经将她们所有人的样貌全部录了下来。
“你未经我们允许擅自偷拍,这是侵犯个人隐私和肖像权,我命令你立即把刚才的录像删了!”
一个穿着防护服,长着一对丹凤眼的女护士对司华悦叫嚣。
司华悦认得这个人,丛坦思,是个长舌妇,好爱八卦。
“我就不删,你能怎么着吧?”司华悦的语气带着明显的挑衅。
“一个小小的保安队长,有什么可仗暴的?你不删,我们来删!”
在丛坦思的鼓动下,余下七个护士怒目横对,紧盯着司华悦手里的手机,移动脚步准备围攻她。
仲安妮的病房门悄然开启,李石敏从里面探出头,发现那些护士不知死活的行为后,有些替司华悦着急。
“华悦,别理她们,先进来说话。”李石敏喊了声。
他已经涉嫌毒杀甄本,如果司华悦现在再把这些个护士打出个好歹来,一会儿警察来,他担心他和司华悦会被警察一起带走。
那样的话,谁来照顾仲安妮?
这个念头刚起,那边的司华悦已经动手了,仅眨眼的工夫,八个护士全部一字排开跪在走廊。
八个人除了嘴和眼珠子能动,身体其他部位全部麻木不听使唤。
八张嘴一齐痛哭哀嚎叫骂,一时间,特护病房区走廊沸反连天。
素质这东西真的跟受教育程度不挂钩,日常听说书读得越多,人越文静,气质越高雅。
可看看眼前这八个人,全是高学历,年龄最小的三十,最大的三十六,一溜儿泼妇脸。
也或者感情会将人的智商拉低,她们本不是这副面孔罢。
就像那些追星族,对明星的盲目崇拜让她们迷失了心智,里面有很多都是受过高等教育的,狂热劲上来并不比文盲差。
司华悦快步进入仲安妮病房,将放在床头柜里的一大袋子卫生巾提出来。
八个女人,每人嘴里被司华悦塞进一条加长夜用,丛坦思嘴大,加塞一条日用。
看着她们怒火喷涌的眼,司华悦不屑地说了句:“你们该庆幸我和里面的杀人犯都没来月经,不然你们嘴里现在一准儿是带血的。”
有几个肠胃敏感的,立即发出干呕声,可惜什么也吐不出,全被卫生巾给挡住了。
“送给甄本的饭,你交给了哪个护士?”进入病房,司华悦反手关上门,看向李石敏。
重症区李石敏进不去,无法亲手将晚饭送到甄本的病房。如果说这中间出问题,那自然就是出在护士的身上。
李石敏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是谁。”
一旁的仲安妮叹了口气,怒其不争地踹了脚李石敏的大腿。
“他说当时里面一共有三个护士,其中一个穿着防护服,听说他是来给甄本送饭的,直接就接了过去,说她正合适要进去。”
仲安妮接下话头,讲给司华悦听。
“没看工作卡?”司华悦明知答案是否定的,依然满含希冀地问了句。
果然,“没有,那个人接过饭盒就进去了。”
进重症区需要刷指纹,还要穿防护服,李石敏没法跟进,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那护士离开。
最可气的是,他事后竟然还想不起来当时坐在值班室里的护士都是谁,长什么样。
而外面正在围攻他们的八个护士里有两个就是从值班室过来的,她们一致说,压根就没见李石敏去送过饭。
既然没见他送过饭,何以要说是他下毒害甄本?
你自己承认的啊,而且还有监控啊!
这些女人前后矛盾的话,傻子也能听出有问题。
百口莫辩的李石敏只得向司华悦求助。
手机振动,老于的。
司华悦赶忙接听,“司教头,刑警队的顾队长来了,怎么办?”
怎么这么晚才来?公安大楼距离疾控中心也就一个小时的车程,按说顾颐和司华悦几乎是在同一时间出发,该前后脚到达才对。
算上司华悦在路上清扫钉子到现在,他迟到了半个多小时。
“你先前阻拦那些警察不让他们进来,是找的什么借口?”司华悦问,可不能一会儿见着顾颐后说岔了。
“我说是我们保安队长吩咐的,夜间不允许任何车辆入内。”
老于本来想说疾控中心有疫情爆发,可这谎有些大,他撒不起,索性将司华悦给卖了。
司华悦拍了拍额头,保安队长阻拦依法办案的刑警队长,史无前例。
“放行吧。”她语声疲惫地吩咐。
“石敏你最好有个思想准备,甄本是丑国人,这事在查明真相前,你可能要受点委屈。”收起手机,司华悦对李石敏说。
“嗯,安妮刚才也是这样跟我说的。”李石敏颓然道:“我倒没啥,我就是担心这事可千万别把你们俩给牵扯进去。”
一个减刑出狱不足一年,一个服刑中,李石敏想法单纯,想一个人独揽下所有的罪责。
“这事我也有责任,”司华悦见状忙安慰,“你放心,我不会让咱俩白白蒙冤,这事不查明白了,我跟他们誓不罢休!”
仲安妮忙打断司华悦,小声说:“要不要去看看甄本的情况,她们只说他中毒了,闫主任到现在也没露面,也不知道里面现在啥情况了?”
司华悦在心里哀叹了声,知道仲安妮现在是急则失智,对李石敏的感情,让她在面对突发情况时,失去了该有的冷静。
司华悦尽量语气平缓地说:“我也着急知道他的情况,可我们现在谁都不能出现在甄本的病房里。”
中毒这事已经让他们三人摆脱不清嫌疑,事后甄本那边的人出面调取监控看的话,如果一旦发现司华悦他们三人中的任何一个人出现在甄本的病房里,定然会加重他们的嫌疑。
“警察如果问,千万据实回答,不要试图为我和安妮开脱,别弄巧成拙,切记!”
司华悦对李石敏叮嘱道。
“我们俩的通话记录已经让我给删除了。”李石敏急急地对司华悦低声说。
司华悦翻了个白眼,就知道这家伙会为了保全她和仲安妮而做出一些愚蠢的举动。
可说什么都已经来不及了,外面响起一阵杂沓的脚步声和一个男人的询问声。
“谁干的?”
“警察同志,你们来得正好,都是司华悦干的,那三个杀人犯现在都躲在那间病房里。”丛坦思的声音。
病房门轰然打开,五名警察冲了进来。
末世录
“谁是司华悦?”进来后,为首的人冷冷地扫视了眼司华悦三人。
“我是。”司华悦的语气镇静平淡,仿佛眼前站着的是一群保安,而非警察。
“有人举报说你蓄意杀人,请跟我们走一趟吧。”男警察说。
“我杀谁了?”司华悦站在原地没动,语气刚硬地反问。
这些人一看就是片警,接了110报警电话就派了几个人赶来抓人。
被司华悦的问题问住,极力想在顾队长面前有所表现的男警察有些为难,用求助的眼神看向迈着沉稳的步伐走进来的顾颐。
“先放了门口那八个女人,不然今晚你真得随我们离开。”顾颐说。
司华悦恍若未闻,依旧站在原地不动,“不能放过她们,她们中有杀人凶手。”
“你!”顾颐有些气结,这女人永远不懂得什么叫配合。
司华悦有些不耐地摆了摆手,问:“闫主任呢?你看见他了?现在不是应该先救人后抓人吗?你们是不是有些本末倒置了?”
顾颐拉过一旁的椅子,坐到李石敏的身旁,说:“闫主任随我一起来了,已经进重症区救人去了。”
嗯?司华悦愣了下,如果闫主任随顾颐来,刚才跟老于通话的时候,他不会不跟她提。
顾颐办事总是神神秘秘,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她也没法详细地问,只得将疑惑压在心底。
病房外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响,一个身穿防护服的女护士被警察阻挡在门外。
“司队长,闫主任让你现在马上进去一趟,再不去就来不及了。”女护士冲病房里的司华悦喊。
司华悦刚准备抬脚出去,顾颐却起身拦住她,用眼神示意她不能去。
司华悦有些着急地挥开顾颐拦在她身前的手,“会死人的。”
“司华悦、仲安妮、李石敏三人涉嫌杀人,带走!”谁知,顾颐扭头对病房门说了句。
话音刚落,一队手持微.冲的特警冲了进来,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了司华悦三人。


Copyright © 2021 瑩貴閲讀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