瑩貴閲讀

寓意深刻都市言情 怪物被殺就會死笔趣-第十六章 燭晝·啥都能變形態 (7000)推薦

Jacqueline Warlike

怪物被殺就會死
小說推薦怪物被殺就會死怪物被杀就会死
当然,邵霜月和九溟说的,并不是先驱空间的大光球——那是先驱本质图腾的实体化,也是先驱空间的中枢,和终耀之门并没有任何关系。
不过他们看见的超巨型恒星,却也的确是事实。
【天光之界】,是邵霜月的第三个探索世界,也是她和九溟碰面,并决定组队的一个任务世界。
那个时候,邵霜月刚刚从秘仪世界【司辰之界】归来,那个世界在苏昼后来的推断中,很可能属于伟大存在‘平衡’下属的世界,以献祭,仪轨祭祀为主要力量体系,付出什么就得到什么,乃是那个世界的至理。
邵霜月在那个世界中,还是探索者新手,所以并没有从中获得什么好处——不过倒是有位流浪祭司在发现了少女脖子上的烛昼鳞片项链后登时惊为神物,用了种种手段想要获得,但因为这是苏昼给予的护身符,所以邵霜月死活不肯卖。
过于强硬的拒绝,以及少女过于娇弱的体质,导致这位流浪祭司雇佣了一大批盗匪意图抢劫邵霜月……
而结果就是她们全都被邵霜月用超级机甲扬了。
是的,邵霜月那个时候的确很弱。
但是她的机甲很强啊!
而将敌人身上的所有宝物乃至于敌人本身全部都献祭的结果,就是让邵霜月具备了相当程度的技巧和意志天赋,可以更加灵巧地操纵各类武器和机甲。
这也算是司辰之界的一个特征,那个世界的主体修行就是献祭,公正交换,得到自己想要的一切——敌人的尸骸,正是最好的祭品供物之一。
得到相关天赋后的邵霜月,下定决心在机甲驾驶员方面走到黑,而恰好,【天光之界】正是一个高等科技世界,而且还有许多灵能和科技混合的产物。
就在邵霜月与九溟会面,并联手在这个世界完成任务时,他们有幸见到了‘天光’之界之所以名为‘天光’的原因。
一颗明亮无比,位于整个河系中心的超巨型恒星。
【巨星·天光】
这颗超巨型恒星,乃是天光之界最大的灵能源,也是该世界几近于永恒的亚空间坐标,它还是该世界所有灵能文明,自睁开双眼时便可以看见的光之源头。
围绕天光之星的战争和阴谋,在数亿年间不断地发生,每一位天境尊主都意图引导天光的力量为己用,而河系之外的入侵者也全部都将这颗星辰视作自己最大的目标,纷争从未断绝。
邵霜月和九溟参与的那场战争,本质上也与天光之星有关,因为战争的起因就是两个文明互相争夺一条天光质量扭曲缔造的灵能超光速通道,这种位于亚空间的战略要道对于任何一个文明而言都是重中之重,谁能把握住主动,谁就占据绝对优势。
所以,在战争的中途,他们在自己那一方的帝国军舰上,远远看见过天光之星的模样。
那模样,和银河网道AI展现出的模型异常相似,甚至可以说一模一样。
“我似乎的确记得,天光世界本身也有其他世界的穿越者这种传闻……”
台下,邵霜月若有所思道:“据说,七十五万年,赫拉伽玛共和国的缔造者,一位自微末中崛起的平民将军,就是一位穿越者——她来自一个高等修行世界,以个人实力统合了那时残暴星际贵族统治下的星领平民,最终发动改革战争,将西南星域彻底统一。”
“而她也带来了整个天光之界的灵能体系改革,将灵能修行和机甲驾驶统合在了一起,达成了至高的成就‘机界升华’。”
九溟也点了点头,他皱眉回忆道:“咱们当初的阵营,恩克欧默思帝国中也有穿越者的传说——皇家科学协会第一任首席据说有着‘来自异界’的知识,他与帝国开国大帝联手铸就了帝国的开国盛世,至今还在传颂。”
“我原本以为他们映射的咱们这些先驱探索者,但是时间对不上号。”
“现在看来,那很可能就是天光,终耀之门带来的时空扭曲,造成的异常穿越现象吧。”
“说起来也很奇怪。”说到这里,邵霜月也不禁困惑了起来,她悄悄伸出手,指向银河系模型边缘的终耀之门虚影:“要知道,先驱空间,各个任务世界之间的距离,在虚空中可是几乎无尽啊——咱们地球宇宙和天光之界起码隔了半个多元宇宙吧?”
“假如这两颗巨恒星真的是一体的话,它究竟是怎么办到同时存在于这些宇宙的?”
“因为终寰镇印吧。”
而九溟显然就没有打算在这方面多想,他不假思索道:“毕竟是什么宇宙的碎片,神奇一点很正常。”
“再怎么神奇也是我们宇宙的碎片啊!怎么会神奇到其他世界上去!”
“那就是奇迹啦。(敷衍)”
“这哪里奇迹啦?(半恼)”
两人又针对了这一点进行了一段时间的争论,最开始声音还比较小,但很快就越来越大。
直到最后,感觉到有点不对的双人组停下了言语。
邵霜月和九溟咽了口口水,转过头看向身侧。
果不其然,整个生态大厅中几乎所有外星大使,乃至于演讲台上的苏昼和银河网道AI交流界面,都在用微妙的目光注视着他们。
“嘿,嘿嘿……”
憨笑一声,邵霜月本打算萌混过关,但苏昼却点了点头,颇为不满道:“别停啊,继续说。”
“我听着呢。”
当然,借给邵霜月和九溟一个胆子,他们也不敢继续说下去了,两人找了个借口直接溜掉,仿佛落荒而逃。
但实话实说,全场所有人都没有觉得被打扰,因为两位探索者透露出的消息的确很有价值。
苏昼是真心实意想要继续听下去的,奈何他的言语习惯听上去实在是太过阴阳怪气,所以起到了反作用。
但即便如此,其实也足够了。
“我记得,天光之界是‘创造世界群’的一部分,虽然不知道它在多元宇宙中的具体分部,但肯定离地球相当远。”
摸了摸下巴,苏昼陷入沉思——这也是他之前一开始困惑的问题。
即便是终寰镇印,想要让一颗五分之一银河系质量的超级恒星,横跨八十多万个宇宙,并且横跨的是多元宇宙的每一个角落,这力量无论怎么想都有点太过离谱了。
之所以说是八十多万个宇宙,是因为没有到宇宙的级别,基本没有什么中小型世界可以承载这样恐怖的天体——就好比埃安世界,整个世界都还没对方本体大,这有啥办法。
哪怕是河系级的世界,也会因为终耀之门恐怖的质量而扭曲,变成以终耀之门为中心的奇特构造。
“而且,先驱空间的探索者,似乎也不仅仅只有霜月和九溟他们见过终耀之门。”
抬起头,苏昼看向大厅内的其他探索者,他微微点头,心中推测:“八十万个宇宙虽多,但放在多元宇宙中却仍然比宇宙中的一颗质子还要渺小。”
“我觉得这不是巧合,先驱空间,主动联通了这些和封印宇宙有因果的宇宙,选作探索者的任务世界。”
“至于终耀之门的特殊,很可能还是和伟大封印的结构有关,它镇封的,很可能并不仅仅是我们宇宙的裂隙,而是伟大封印的一个重要裂缝!”
这就是苏昼的结论,他正在深入思考这方面的一些问题。
“大体上没有问题。”对于这结论,雅拉也微微点头,但祂又甩了甩尾巴道,指点道:“但是苏昼,你还有个问题,需要和你身边的那位网道AI杠一下。”
“为什么身为昔日远古先驱文明的继承者,知晓终耀之门重要性的祂们,会放任虚无教团把守住这个宇宙通向终耀之门的通道?”
驭鬼人 刀锋威天下
“而且,祂又为什么会这么清楚,可以从‘其他宇宙’进入终耀之门?按理来说,这种设施难道不是只有从‘正门’才能顺利进入的吗?”
蛇灵的质疑简单且清晰,苏昼登时恍然。
“好家伙,的确。”青年点了点头,他忍不住赞叹道:“不愧是你,雅拉。”
而蛇灵摆了摆尾巴,摇头道:“呵,找错漏这方面,你还需要多练练呢。”
没有犹豫,苏昼转过头,就直接向银河网道AI提出了这个问题。
【因为在久远的过去,虚无教团并不是如今这样的组织】
对于苏昼的问题,网道AI解释道:【那个时候,他们并不是极端思潮的一员,有资格去任何地方,在任何地方驻扎——我仅仅是网道AI,并非‘维和协议’】
【而即便是昔日的‘维和协议’,也无法对没有违背银河系公约的虚无教团出手,而等他们展现出不同于往昔的面目时,战争已经开始,他们也已经壮大到了难以遏制的地步】
维和协议,苏昼曾经在瑟诺斯提亚人的资料中听讲过这个词汇,那似乎是一支远古遗留的AI舰队,负责引导,调节银河系中各种宇宙生物集群,避免它们干扰到正常文明的武装巡逻组织。
这个舰队本质上就是银河系巡警,它们最后一次任务就是和瑟拉斯提亚人联手对抗薄暮星域中爆发的彼界邪神之祸,并在瑟拉斯提亚人几近于战败的情况下力挽狂澜,以不计牺牲,几近于全员损毁的代价,协助瑟拉斯提亚人的两位Ω级巅峰灵能者以银河之星封印了薄暮星域的裂隙。
至于第二个问题,这位银河网道AI沉默了一会。
【因为我们尝试过,绕过位于本宇宙的正门,从其他宇宙的侧门进入终耀之门内部】
过去了一段时间,似乎是调用了相当一部分资源,网道AI的声音变得有些嗡鸣,生硬:【检索X级绝密资料库……解答:于最近的一百四十五万年间,网道维护模块……尝试协调,实验,实施过许多次异宇宙穿梭实验】
【过程:实验失败率97.4923%,传输至其他宇宙的个体绝大部分都彻底丧失联络手段,只有一小部分成功,并传来了有关于异世界终耀之门的讯息】
【结果:实证研究证明,终耀之门若打开,便是对数十万个宇宙同时打开,并无正门侧门的区分】
【忧虑:终耀之门的开启,可能会造成极端不可预测后果,危险评估值为‘925643’,但相较于虚无教团获得终寰镇印的危险值评估结果‘12536123至无穷大’更低,故而采取β激进行动策略】
银河网道AI本质上,仍然是一个外星AI,一开始能如此顺畅的交流,只是使用了模拟程序,以人类的方式和人类交流。
不过,在被苏昼提问后,开始链接远方本体处资料库的网道AI就回归了原本的AI模式,如果不是苏昼能直接感知灵能流中的信息,恐怕完全听不懂对方在说些什么。
而答案的结果,令他颇为惊讶。
——感情那些先驱世界里面的穿越者,都是你搞的?
当然,可能并不仅仅只有银河网道AI,毕竟宇宙又不是只有银河系,全宇宙的网道AI联手进行实验才比较正常,但是失败的可能性的确非常大,依照网道AI所述,最终能成功传回些许信息的存在寥寥无几,不超过二十人。
至于开启终耀之门本身,就会造成极端危险这点,苏昼早就有心理准备。
本质上,这其实和打开薄暮星域的封印并无区别,相当于在伟大封印和宇宙上打开一个巨大的裂口。
如果在取得终寰镇印后,不能立刻再次封上这道口,恐怕结果比宇宙毁灭,伟大封印破碎也好不到哪里去。
但是倘若让虚无教团成功,那么宇宙毁灭,伟大封印破碎就是必然了——所以在预测中,后者的危险评估值最高为无穷大。
和网道AI的交流,暂时告一段落。
而和诸多文明大使的交流,也将要宣告结束。
“想必现在,各位大使如今心中都有许多消息想要转回本部,那么这次会议可以宣告结束了。”
直接了当地宣告这次另类的见面会结束,苏昼便在诸位大使还在沉思于这次高密度信息轰炸时,直接转身离开了生态穹顶。
数秒后,停驻在木星轨道港口处的裁决死星神龙,便再一次启动,灰黑色的鳞甲上有着青紫色的灵光接连闪耀,然后便朝着地月-木星传送大阵的方向飞去。
而随之而去的,还有‘终焉十面’黄昏化的茧。
离开地球两年,前往黄昏世界,得到了世界树的祝福,俘获了一位天尊级的歼灭使,肉体和灵魂都成长到了天仙境界的边界线。
如今的苏昼,需要沉淀一段时间,将这些过于丰厚的养分转化成更进一步的力量。
而就在苏昼将自己‘想回家摸鱼一段时间’的说辞美化的中途,想要通过传送大阵回到月球传送阵周边的青年,遇到了一个相当困难的问题。
那就是他太宽了,穿不过去。
“噗哈哈哈哈啊哈——”
洗剑录 浮云13
舰桥内,跟随苏昼一同回地球的邵霜月登时爆笑了起来,她看着那个通常功率开启,长宽只有五百余米出头的传送大阵,然后又回忆了一下苏昼死星形态,哪怕是神龙形态的宽度,登时乐不可支:“昼哥,看来你要飞回去了!”
“笑什么笑,看我回去不好好特训你一番!”
而苏昼隔空瞪了自己这位不着调的妹妹一眼,然后吐了口气,平静地和正有些惶恐,正在和自己联络的传送法阵控制员道:“没必要强行增压,把时空通道开的更大——我自己能过去。”
“咦,咦?”
而传送时空通道旁,正在苦恼应该如何应对现在这种情况的工作人员登时愣住了:“这怎么过去?时空通道就算增压至最大,也至多扩展至……”
但很快,他就想到一个可能,露出惊恐的表情:“苏昼元帅,你的真身实在是太大了,塞不进去的!”
回到唐末当皇帝 北冥蟹
“谁说我要塞了?”
苏昼没好气地回答道:“我这是要让你们看看‘龙能大能小,能升能隐;大则兴云吐雾,小则隐介藏形’的神通!”
如今的苏昼真身,裁决死星形态,倘若是球形的话,直径足足有四万多米。
即便是转换成了神龙形态,身躯被拉长了很多,头颅的宽度也超过了四千五百米。
木星-地月时空通道的极限大小,乃是三千七百米,而且非常不稳定,所以工作人员才觉得无论怎么样都很难让苏昼通过。
但是问题来了——谁说神龙形态,就是苏昼最细长的形态?
于是,在闪耀的灵能光辉中,在邵霜月和九溟的惊呼中,在工作人员瞠目结舌的注视中,以及九条打酱油的以太巨龙莫名其妙的‘嘎呜?!’声中。
庞然巍峨的宇宙神龙,再一次变形!
而这一次,他化身的形态,乃是一杆长枪!
亦或是说,一根长到匪夷所思的‘线条’!
灰褐色金属针形线条的光滑表面,在木星黯淡光芒的照耀下,倒映着星体表面扭曲风暴的景色,它最前端的尖端只有一米不到的宽度,而整体宽度不超过五百米。
这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此刻苏昼的长度,超过了一万公里!
霎时间,一条超过四颗月球并列强度的金属长条,就这样出现在木星轨道之上。
然后,就这样,在所有人都震惊失语的刹那,加速,朝着时空的彼端飞驰而去!
一时间。
月球基地。
正在月背基地监督月球殖民城和新一代战舰进度的匠圣和工圣,以及其他国家的诸多工匠大师,都在剧烈的灵能反应下抬起了头。
“是苏昼回来了吧?!”
灯魂 烛龙草
“这个灵能波动……如此强大!他难不成又进阶?!”
“这不可能吧?再进阶,岂不是天尊之境了?”
早就知晓这一消息的他们颇为期待欣喜地,然后走出封闭的月面基地,来到月表,打算近距离地迎接苏昼的归来。
然后,所有人都齐齐愣在原地。
就这样,注视着一根正在急速延伸,朝着月球之外,宇宙空间中急速凸起的长枪!
“那,那是什么?”
“那是苏昼?!”
登时,即便是人均智商都远超常人许多倍的工匠大师们也混淆了,这些一个个能手搓宇宙飞船,心算破解超级计算机密码,甚至干脆自己就是某种量子计算机的强者甚至有些不敢接受自己眼前的景象。
但事实就是如此。
一个半小时后,苏昼完全穿过了时空门。
这个时候,他的长度早就超过了月球,反射着太阳的光辉,令长枪看上去金光璀璨。
而就在所有人都震撼失语之时,在一阵剧烈的闪光中,长枪融化,在灵质的翻腾中,再一次还原成了球形的裁决死星形态。
“可算是过来了。”
吐出一口气,苏昼颇为无奈地摇了摇头:“不过不管怎么说,起码比我真的从木星飞回地球要快。”
“霜月,九溟,醒醒,咱们回地球了!”
“啊……这……”
而亲眼目睹,亲身体会了烛昼匪夷所思,比橡皮泥还要强的变形能力的邵霜月,此刻正呈现出美少女特有的呆愣状态:“这,这就是烛昼……”
同时,九溟也呈现出不可思议的震撼表情:“这,这就是龙蛇……”
以太巨龙们:“嘎呜呜呜……”(我,我们想要回老巢呜呜呜呜……)
但很快,两人都同时摆脱了这一状态,双目中点燃了奋斗的火花!
“好强!这就是烛昼的力量吗?倘若我也有了这样的烛昼机甲可以驾驶的话……”
“果然,我未来的目标,就是这个!如此强大的龙蛇之躯(毕竟是长条),我一定可以拥有!”
至于以太巨龙?
它们倒是想要学会,可惜完全学不来.jpg
苏昼自然没有太过在意自家小妹,海参龙王还有九条储备粮的情绪。
此刻的他,正在月球轨道之上,凝视着地球。
然后,陷入了苦恼。
“穿过时空通道就这么麻烦,到时候真的回地球该多头疼啊?”
要知道,昔日的天池龙王,本体不过六千米长,但只需要撞击,便可以摧毁地球生态圈。
如今,天仙巅峰的苏昼,那四万米直径的本体只要一不小心,降落的时候不怎么稳当,那么至少也能坐垮一省的地表。
“不是,昼哥,你就不能把真身回收一下吗?”
不过,对此,邵霜月有不一样的想法:“你以前不都是随便转换真身为人形吗?”
“太大了,不一样的。”
小妹天真的问题,令苏昼摇了摇头:“回收真身,本质上,是将真身转换为介于灵态和物质态的中间态,然后与自己的灵魂本相相合——换而言之,就是我以我自己的躯体,储存了真身蕴含的能量,而实体的质量会转移到‘亚空间’中。”
“每一位修行者,在亚空间都有着对应的投影,散发光辉,而真身修行者的投影会更加庞大,散发的光芒也会更加强烈。”
“而到了我这个地步,即便是亚空间也无法隔绝我的真身光辉,我转换成人形,我的人形背后就会显化出种种‘异象’。”
神话传说中,众多仙神都有异象——或是足踏火焰,或是背有光轮,或是三头六臂,或是垂落祥光。
这些异象,本质上,都是祂们过于庞大的力量,在亚空间的投影再一次反馈至现实所导致的‘强灵能干扰’。
如今的苏昼,也抵达了这一境界。
他知道,倘若自己这么做了,那么自己的异象恐怕就是背后孕育出一轮烛昼死星虚影,释放的光芒足以让所有非统领人仙的修行者感觉到极端不适,甚至造成死亡。
是的,他可以收敛这种光辉,但是这本质上并非是控制自己的力量,而是控制亚空间对现实宇宙的本能投射——实在是太累了,而且没必要。
正因为如此,仙神时代的仙神,大多都扎堆聚集在一起,很少在人间出没。
“罢了。”
苏昼叹了口气,裁决死星之上,衍生出了一根机械臂。
这根机械臂随手从死星上扯下了一块金属装甲。
而这块金属装甲,便在宇宙真空中变形,最终凝聚成了苏昼的人类模样。
苏昼·人类化身叹了口气道:“看来只能这样了,反正一样是我,也没差吧。”
“话说回来,远古仙神中,有着不少可以拔毛分化千万化身的强者,现在想来,估计就和我如今的情况差不多一样。”
——不不不,这哪里一样了!
听见这句自言自语后,无论是邵霜月还是九溟,都在心中疯狂吐槽——他们可是在先驱空间见过那些兑换的,苏昼玩的这一套根本就不一样!
拔毛气化千万,和真的拔毛变千万根本是两回事好么!
而能听见他们心声的苏昼表示不一般见识。
万事俱备,苏昼准备就这样带着邵霜月和九溟,终焉十面的茧以及九头以太巨龙,回归地球老家。
不过,在此之前,他个人空间中,源自于智慧树的消息,提醒了苏昼接下来要办的事情。
【领现金红包】看书即可领现金!关注微信.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金/点币等你拿!
“主人,看看空间!”树树发出了颇为哀怨的声音。
“对哦。”
听见了智慧树的诉苦,苏昼转头看了一眼的个人空间,登时了然:“这里还有六十五亿火夕人呢,都在个人空间呆了两年了。”
“嗨,差点把他们忘记了!”


Copyright © 2021 瑩貴閲讀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