瑩貴閲讀

有口皆碑的小說 長夜餘火 起點-第二章 生物製劑推薦

Jacqueline Warlike

長夜餘火
小說推薦長夜餘火长夜余火
听到丁策的回复,白晨仿佛被人闷了一棍,身体微微后仰,脑袋嗡嗡作响。
隔了几秒,她缓过神来,急切问道:
“是什么病?”
丁策哭丧着一张脸道:
“医生说是老毛病,肺上的问题,还有什么气管的问题,一到冬天就容易熬不过去。”
这个瞬间,白晨只觉夜晚的寒风呼啦啦吹到脸上,带来针刺一般的疼痛。
她飞快侧头,望向蒋白棉,情绪外露地喊了一声:
“组长……”
感觉到白晨的求肯之意,蒋白棉轻轻颔首,对丁策道:
“能带我们去田镇长那里吗?我们有一些药,说不定管用。”
正常情况下,丁策肯定不会直接答应,可现在这个关头,他觉得再差也不会比什么都不做更差,死马当成活马医说不定还有点希望。
“好。”他用力点头。
蒋白棉没有啰嗦,走到吉普后方,提出了一个有红色十字符号的乳白色箱子。
这是“旧调小组”的急救箱。
——这次是正式任务,不是野外拉练,所以,他们不再像上次那样,只带了些常用药物和清洁片、驱蚊剂。
哐当!
蒋白棉关上后备箱,转身对丁策道:
“走吧。”
见这位漂亮女子表现得竟有几分专业,丁策一下多了些信心,连忙走在前面带路。
一行五人先是穿过了那个泥屋、砖房、帐篷混乱搭建,拥挤不堪的区域,在一道道或警惕或麻木或艳羡或好奇或意味不明的目光注视下,来到了升旗台附近。
见周围终于清静了下来,白晨两步赶到丁策身旁,关切问道
“田镇长是什么时候病倒的?”
愈发昏暗的天色里,丁策边快步往前,边回忆着说道:
“有十几天了吧。
“以前镇长冬天都会病那么一两场,但都没什么大事,谁知道这次,这次,竟然一下就变得这么严重。
“医生给他开了药,打了针,都没什么用,这几天已经是昏迷的时候多,醒着的时候少,医生说,医生说,可能都撑不过今天晚上……”
说着说着,这个身高一米七左右,在荒野流浪者里算得上高大的年轻男子带上了几分哭腔。
他抬起左臂,用手肘胡乱地擦了下眼睛,接着说道:
“其实,医生好几天前就说镇长可能不行了,可他还是撑到了现在,医生说,说,他的求生意志很强,很强……”
丁策吸了下鼻子,再也说不下去。
白晨紧紧抿着嘴唇,眼睛已是有点湿润。
说话间,他们来到了水围镇最深处,拐入了左边那栋楼。
光线不足的楼道里,蒋白棉故意找了个话题,让气氛不是那么沉重:
“你们这里有医生?”
这在荒野流浪者聚居点里,可是“奢侈品”。
见是蒋白棉发问,丁策详尽回答道:
“一直都有。
“镇长说,最早那会就有好几个医生在,后来,孩子们开始读书了,就会挑成绩最好的几个,跟着他们学医,这是我们的传统。”
说到这里,丁策有些难过:
“可我们没有药,镇长说,早些年还好,可以去城市废墟里找,虽然那些药年头都太久了,效果很差,但总比没有好。
“现在只能看哪次交易能弄到,只有大势力才能生产这些。
“嗯……医生们还从城市废墟里找了些书,根据它们,从荒野里收罗植物、动物的不同部位,然后搭配着熬药,有的效果还挺好的!”
这个时候,一行五人已是抵达了二楼最尽头那个房间。
房门口有两名镇卫队的成员在守护。
“他们有药!”丁策根本没做介绍,直接说道。
“白晨……“其中一名镇卫队成员认出了白晨,连忙开门道,“进去吧,进去吧。”
然后,他补了一句:
“镇长这几天昏迷的时候,偶尔会喊白丫头。”
篮球之谁与争锋
白晨的眼眶一下就红了,当先冲了进去。
蒋白棉用眼神示意了下商见曜控制好自己,不要脑子一抽,然后,跟着白晨,进了房间。
首先映入她眼帘的是房间顶部垂下的昏黄灯泡,它将这里照得还算明亮。
房间最里面,靠着窗户的地方,摆着一张看起来颇为陈旧的暗红色木床,田二河躺在上面,盖着厚厚的被子和那件军绿色的大衣,眼睛紧紧闭着。
他脸庞愈发干瘦,似乎只剩下皮包骨头,苍白的头发稀稀疏疏,很是凌乱。
此时此刻,田二河正不断发出仿佛包含着许多浓痰的呼吸声,显得颇为吃力。
这让他看起来随时都可能一口气接不上来。
田二河的旁边,则摆着一个散发出温暖的铁黑色炉子。
房间内,可能是因为田二河的病情出现了恶化,镇里说话有分量的那些人都已经聚集到了这里。
他们以三十来岁的男子为主,间杂一些精干的年轻人和几位五六十岁的老者,将房间塞得满满当当。
其中,女性只有三个,两老一中年。
“头儿,他们说有药。”丁策迫不及待地对一名三十五六岁的男子说道。
这男子是水围镇镇卫队的队长,也是田二河病重之后确立的下任镇长人选。
他面容普通,满脸愁苦,套着件灰扑扑的棉袄,皮肤很是粗糙。
“李正飞。”这男子上前两步,对蒋白棉伸了下手。
蒋白棉和他轻握了一下,简单介绍起自己和“旧调小组”的成员们。
“你们有什么药?”李正飞未做寒暄,直截了当地问道。
蒋白棉坦诚相告:
“我们没有治疗肺部和气管疾病的特效药,但带了些生物制剂,可以让田镇长撑过这个关口,清醒过来。只要他能再多撑两天,就有治疗的希望了。”
李正飞隐约能猜到蒋白棉后面那句话是什么意思,忙侧头望向了一名白发短而整齐的老妇人。
这里镇里最好的医生。
那老妇人点了点头,表示可以尝试。
她已经没有别的办法了。
“麻烦你们试一下。”李正飞当即做出了决断。
在这方面,他远比他的外表更加有魄力。
蒋白棉“嗯”了一声,提着那个急救箱走到了田二河的床边。
她坐了下去,打开箱子,拿出了针筒、针头和一个拇指大小的茶色玻璃瓶。
接着,她熟练地完成组装,将小瓶子内的液体吸入了针管内。
排出前端气体后,蒋白棉让白晨过来,帮忙拿起田二河一只手,卷起了衣袖。
她迅速找到相应血管,干净利落地将针头插了进去。
一点点推完了那管液体,蒋白棉边将针头消毒,收拾急救箱,边吩咐白晨,将田二河扶起,半躺半靠在床头位置。
这个过程中,白晨没有忘记将田二河的枕头塞到他的腰后。
说也奇怪,田二河那种让人听着揪心的呼吸声逐渐变得平缓了。
他很快咳嗽起来,在白晨的帮助下,侧过身体,往旁边的痰盂里吐出了许多浓痰。
又缓了一阵,田二河终于睁开了眼睛。
他视线一点点恢复了焦距,看清楚了面前是谁。
“白,丫头……”田二河虚弱地喊了一声。
白晨连忙回答道:
“是我。”
田二河缓慢露出笑容,整个人都似乎放松了下来:
“你总算,回来了。”
白晨一下就流出了眼泪,再也克制不住。
她想说点什么,却被悲伤堵住了嗓子。
田二河又恢复了下精神,依次扫过了蒋白棉、商见曜、龙悦红和李正飞。
他先是对客人们点了下头,接着拍了拍床缘:
“正飞,过来,坐这里。”
李正飞就像一个听话的孩子,从蒋白棉旁边绕过,走到了田二河身侧。
田二河脸上的皱纹一点点舒展了开来:
“我还记得,你是,你们那群孩子里,最顽皮,最胡闹的一个,谁知道,我现在,要把水围镇,水围镇,托付给你了。”
“镇长……”李正飞一个快中年的男人竟有了点哭鼻子的感觉。
田二河笑骂道:
“哭什么哭?
“我都七十大几了,早活够本了。我老婆,我孩子们,都在下面等我呢。”
他缓了口气,继续说道:
“之前给你说的,那件事情,现在看来,是有答复了。”
说话间,田二河已是看向了蒋白棉,满含期待地问道:
“怎么说?”
蒋白棉斟酌了下语言,先行做起自我介绍:
“我们来自‘盘古生物’。”
“盘古生物?”李正飞略有点失态地重复了一遍。
周围的男男女女老老壮壮们,表情都有了一定的变化,或震动,或惊讶,或畏惧,或恐慌,或忐忑。
蒋白棉环顾了一圈,笑着说道:
“在灰土上,我们公司是有些不好的名声,但请你们相信,我们所有的实验志愿者都是心甘情愿的。我们更喜欢用利益去诱惑,而不是强迫。
“你们可以回想一下,你们知道的大势力里面,有几个比我们公司更值得信赖?”
没钱看小说?送你现金or点币,限时1天领取!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免费领!
肥你莫属:帅哥,别过来
一阵沉默后,那些人的后面,不知谁低语了一句:
“有人说‘盘古生物’是旧世界毁灭的真凶……”
蒋白棉表情略微一滞,反应极快地回应道:
“那你们岂不是更应该顺从我们?
“一个能毁灭旧世界的势力,难道不值得投靠?”
又是一阵沉默中,田二河咳嗽了一声道:
全知全能 者
“你们是什么个章程?”
蒋白棉笑了起来:
“我们打算和你们签友好合作条款。”


Copyright © 2021 瑩貴閲讀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