瑩貴閲讀

熱門連載都市小說 超維術士 ptt-第2559節 誕生情緒鑒賞

Jacqueline Warlike

超維術士
小說推薦超維術士超维术士
“光是闻多克斯,就热血沸腾了吗?”安格尔低声嘀咕,“总觉得这次探索,可能会出大问题啊。”
黑伯爵:“……”什么叫做光闻多克斯,就热血沸腾?为什么总感觉这句话有点奇怪呢……
安格尔:“要不,这次探索先搁浅,下回再谈?”
安格尔话是这么说,但眼睛却紧盯着黑伯爵……的鼻孔。
黑伯爵怎会看不懂安格尔的伎俩,不就是觉得他说的情报太少么,才故意这么说。他真要搁浅,在沙虫集市就会做了,不会等来到比伦树庭才说。
黑伯爵冷哼一声道:“我虽然很讨厌桑德斯,但是有一点,我是赞赏的。便是说话不会拐弯,而不是像莱茵那样,想表达个意思都要我来猜。你最好别跟着莱茵学,要不是我的手不在这里,我肯定一巴掌给你甩过去。”
黑伯爵话说的狠,但实际上也只是说说,即使他的手不在这,想要打安格尔依旧不难。
安格尔也不在意黑伯爵的狠话,笑了笑道:“我只是觉得,既然大人也热血沸腾了,说明这次探险肯定有些难以言说的诡秘,而越是诡异的东西,越是防不胜防,一不小心团灭都有可能。为了整个团队的安全着想,如果大人还知道些什么,能够分享出来,至少能提高团队的生存率。”
黑伯爵:“你的回答都隐藏了一半,凭什么要我全部说?”
安格尔:“我隐藏的事情,只是导师不让我外传罢了。但我可以明确的说,我也只知道钥匙所对应的一个模糊位置,中途会有什么,目的地有什么,我完全不知情。”
“而且,大人不是可以用联系导师吗,剩下的让导师给大人说不就行了。”
黑伯爵深深的嗅了一口气,确定安格尔刚才说的话没有谎言,再加上他自己也猜出安格尔隐藏的估计就是魇界之事,想了想,黑伯爵最终还是说道:“能够触动我的血脉,说明那里可能有高阶的诡异。至于是诡异生物,还是某种诡异现象,得去了才知道。”
听到黑伯爵这么说,安格尔心中大概有了猜测,或许黑伯爵还不知道奥古斯汀的事?他的行事,还是按照莱茵说的模式在走。
安格尔故作沉思,片刻后道:“大人是如果定义诡异的?”
黑伯爵:“难以溯源、逻辑失衡、不可捉摸,就是诡异。”
“听上去倒是和神秘之物很像。”
黑伯爵:“诡异为什么就不能是神秘之物呢?说不定,那里的诡异就是神秘之物。”
“如果是神秘之物营造的诡异,那我可就真要考虑一下,要不要去了。”安格尔正色道,真是神秘之物,那就算有厄尔迷在,他都有可能翻车。想想上次03号制造的那颗神秘果实就知道了,连格鲁兹戴华德的分身分念都顶不住,他拿什么去硬碰硬?
黑伯爵嗅出了安格尔的退意,补充道:“可能性不大,真有神秘之物,如此遥远就能让我血脉沸腾,那神秘气息早就传出去了,还会等你来探索?”
“这么说也对,不过有一类神秘之物,专门针对察觉到它存在的。大人可曾听说过萌芽?”萌芽不会主动释放神秘气息,但你只要念出了那段话,无论你在哪里,都会被拉进萌芽之中。
“我怎会不知道萌芽。前段时间,莱茵还邀请我去野蛮洞窟对付萌芽信徒,不过我懒得去。按照时间来看,应该就是这两天了,估计现在帕米吉高原会很热闹。”黑伯爵随口聊了一句题外话,又转回了正题:“你说的这类神秘之物,也的确有,但是,我的预感告诉我,那不是神秘之物。”
黑伯爵的话,让安格尔陷入了一阵沉默。
比起黑伯爵后面说的正题,安格尔更在意的是他前面那段话。
他现在有点明白,为何恰好树灵会分配任务给他,为何最近莱茵会很忙,为何婆婆说莱茵邀请了老友相聚……一切都合理了,就是因为萌芽信徒出现在帕米吉高原了。
而萌芽信徒的目的,毫无疑问,正是安格尔。
众人瞒着安格尔,特意将他外派,想必也是好心……但安格尔还是觉得有点多余,其实完全可以告诉他,因为知道真相的话,他也一定会主动避开的。
看过《库洛里记事》,听过弗罗斯特的描述,安格尔早就明白一个道理,跟这种一言不合就打开萌芽大门的人,最好是远离,远离,再远离。
“你想到了什么?”黑伯爵见安格尔不说话,眉头时而皱起时而松开,有些疑惑问道。
安格尔回过神:“没什么,我只是在想,大人的预感会不会出错。”
黑伯爵一听,能量又聚集起来了,巨大的哼嗤声,震得安格尔耳朵发聩。显然,是觉得安格尔的质疑,是在挑衅他的权威。
安格尔连忙解释道:“我刚才想说的其实是,多克斯的灵性感知很强,甚至可能会化为天赋。可他的预感都出错了,或许这其中有什么猫腻。”
“就他的灵感,能和我比?”
“和大人的本体比自然不行。”安格尔自然知道这句话很戳心,但他还是说了,反正有厄尔迷在,黑伯爵也杀不死他。而且,他都表示自己联系过莱茵阁下了,莱茵阁下知道他去探索遗迹之事,作为莱茵的故友,黑伯爵也不好对安格尔下手。
“就算我只是一个鼻子,也比他的预感强!”黑伯爵恨恨道。
安格尔这回没继续刺激黑伯爵了,只是心里还是认为,多克斯的灵性感知和黑伯爵鼻子的预感,就算两者无法相比,也应该差不了多少。
本书由公众号整理制作。关注VX【书友大本营】,看书领现金红包!
但多克斯完全没有预感,黑伯爵却表示他有预感,这倒是让安格尔有了一个想法,或许黑伯爵能有预感,是因为诺亚一族的关系?
毕竟,那个地方可能与奥古斯汀有关,而奥古斯汀极有可能是诺亚一族。
那这么说来,黑伯爵对内情是真的不知道。
这样的话,安格尔倒是稍微放心了些,如果黑伯爵知道内情的话,估摸本体都已经在路上了。到时候,黑伯爵还会不会看在莱茵面上不动他,那就未知了。
而现在的话,就算黑伯爵之后发现了内情,安格尔也有足够的时间去请外援。
婆婆可是在他身后坐着呢!
想到这,安格尔不在刻意忤逆,而是顺着黑伯爵的话道:“既然大人这么说,我自然相信。不过,为了以防万一,我还是要多做一个准备。”
混沌大至尊
现在知道可能是“诡异”,那么无论是不是神秘之物,安格尔都要多做些准备。至少,遇到危险他能第一时间逃走。
得知安格尔想法的黑伯爵,冷嘲一声:“遇到任何事情都先想到逃跑,真不知道桑德斯是怎么教出你的。”
安格尔已经拿出各种道具,准备先绘制一个便携的阵盘,在取出种种物品时,也不忘回黑伯爵:“我对导师的教导方法也了解的不深刻,毕竟我只成为他学生几年,而他又常年在外。”
安格尔好似顺着黑伯爵的话在说,但他刻意在“年份”上加重了语气,那目的性就很明确了。
安格尔可是近千年来,晋级速度最快的巫师,没有之一。而且,他还是研发院成员,精通附魔炼金。
这么一想,黑伯爵就有些噎住了。
他的后裔、他的徒弟,没有一个能比得上安格尔。甚至,他的徒弟里还有一个没晋级呢,拿着他的左耳在热那亚宅着,已经快两百年不动了。好在,这惫懒的徒弟进入了《萤都夜语》杂志社,这拓宽了他的耳目,也算是有点用处。
安格尔将所有道具摆好之后,转过头看向树屋的窗外,阳光正好。
在黑伯爵疑惑安格尔在做什么的时候,却是听到安格尔的感慨:
“也不知道多克斯和瓦伊他们玩的怎么样了,真羡慕他们还能玩的进去。说到瓦伊,他看上去还真年轻,少年感满满的,我就不行了,已经没多少人喊我少年了。上一次听到,好像还是一个叫卡西尼的混蛋,这么叫我。唉……”
黑伯爵:“……”别以为他不知道卡西尼是谁,他也见过,不就是时光小偷吗!
黑伯爵:“其他话我不予置评,但卡西尼是个混蛋,我赞同。”
安格尔笑眯眯道:“然而,就他才看出我是少年。”
黑伯爵:“……你是没完没了吧。”
安格尔装作一脸懵懂,黑伯爵狠狠一声,直接飞出了窗外,远远传来一句:“我果然很讨厌幻魔岛一脉的人。”
说给谁听的,自然明了。安格尔却是浑不在意的耸耸肩,黑伯爵走了正好,他也可以安静的做准备了。
斑驳的树影,从明媚转至红晕,最后彻底的暗了下来,树屋里只剩下摇晃的烛火。
烛火一直燃烧着,直到朝阳升起,才被吹熄。
安格尔吹熄了蜡烛,升了一个懒腰,然后继续检查了一下新炼制的阵盘。
确定无误后,安格尔脚下一踩,厄尔迷从阴影中缓缓钻出。
安格尔将阵盘丢给了厄尔迷,这是一个强行开启位面夹道的阵盘,还有一定的稳定空间效果,这让强行启动位面夹道的成功率提升了至少六成。并且,还缩短了位面夹道生成时间,让逃跑更有效率了。
只是,在探索时遇到危险,他自己启动或许会慢一步,还是交给厄尔迷比较好。
厄尔迷在审时度势上,从未出过差错。安格尔相信,厄尔迷一定会在最关键的时候用到的。
阵盘交给厄尔迷之后,厄尔迷却并没有立刻沉入阴影,它头顶慢慢长出一朵散发着幽幽蓝光的花朵,一道道波动从蓝灯花上向外释放。
安格尔感知了一下,才发现厄尔迷似乎在做询问。
询问的事也很简单,是在问安格尔要如何处理X0,当初在斯诺克基地里,安格尔遇到了X0,这个已经成为半机械的人,很有研究价值,所以安格尔让厄尔迷把他给拖进了影子里。
这种事,安格尔其实做的很多,遇到有趣的,他手镯又不好装的,就都丢给了厄尔迷。
但以前厄尔迷从未发问,这一次居然提问了。
安格尔仔细的感知了一下,才发现X0号在厄尔迷体内不断的念叨着:“程序出现错误,目前所在地未知,开始进行导索。”
然后X0转了一圈后,又道:“导索错误,再次进行导索定位。”
就这么一直重复一直重复,完全不停下。
大概厄尔迷也是听的厌烦了,才向安格尔询问如何处理X0。
在了解大致情况后,安格尔安抚了一下厄尔迷,丢给它一个禁音的魔纹皮卷,让它先给X0用上。
紧接着,安格尔又放了一个经过改造,能够长时间记录影像的探察傀儡,丢进了厄尔迷的影子里。
比起处理X0,安格尔更好奇的是厄尔迷的变化。
按理说,在扭曲之种下,厄尔迷只剩下本能,意识主导已经消弭。可现在,居然产生情绪了。
这让安格尔很好奇,厄尔迷最近发生了什么,扭曲之种是不是出现了问题。
所以,他才将探察傀儡丢进去,决定观察一下厄尔迷的变化。
做完这一切后,安格尔坐在桌前思量了片刻,然后进入了一下梦之旷野,用树群给莱茵留言,将厄尔迷的变化简单的描述了一下。
他也不知道这是好是坏,莱茵阁下或许可以给他指点。
安格尔只询问了厄尔迷的事,便下了线。至于说,萌芽信徒的事,安格尔并没有提,既然不想让他知道,那他就装作不知。反正,这对他也没坏处。
下线之后,安格尔走出了树屋。
没过多久,感应到安格尔气息的多克斯、瓦伊等人,也纷纷走了过来。
多克斯正准备给安格尔打招呼,便听到瓦伊身上的石板突然开口道:
“你已经做好了随时当逃兵的准备了?”
黑伯爵的鼻子居然说话了!
多克斯、卡艾尔,甚至瓦伊,都用惊愕的眼神看着石板。
在三人化为石像怔楞时,安格尔笑道:“如果将制作遇到危险时的底牌,说成逃兵,那在场大概都是逃兵吧。”


Copyright © 2021 瑩貴閲讀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