瑩貴閲讀

都市言情 舌尖上的霍格沃茨 幽萌之羽-第八百九十二章 守望者與女皇陛下熱推

Jacqueline Warlike

舌尖上的霍格沃茨
小說推薦舌尖上的霍格沃茨舌尖上的霍格沃茨
“抱歉,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
差点没头的尼克愣了半秒,有些拘谨、温和地说道。
“亲爱的,但我想你应该是认错人了——或者你应该去参加宴会了?”
“这里有三百多名来自全国各地的幽灵,一百多名格兰芬多的学生,不出意外的话,等会儿还会有几名正式教授会闻讯赶来,这可是难得一见的盛况——”
艾琳娜饶有兴致的打量着门内的景象。
地下教室里挤满了几百个乳白色、半透明的身影,他们大多在中央舞场上游来荡去,和着塞壬悲伤婉转的歌声起舞。而格兰芬多的学生们则提着南瓜灯穿梭其中,好奇、小心地在会场左右走动,魔法加持过的橘黄色烛焰萦绕在他们周围驱散着寒意。
艾琳娜手指在嘴唇上轻点着,用一种可爱的语气轻声问道。
“如果,我是说如果——这位尊敬的先生,如果他们在蛋糕上发现了另一个名字,又或者说有人在这个时候,忽然在场地中央讲了一段乏味的麻瓜历史。当晚会结束后,他们回到各自的社交圈后,那些荒诞不羁的笑料,最终会扩散多远呢?”
“这是我的五百岁忌辰晚会,你不觉得,这个恶作剧有些过分了吗?”
差点没头的尼克神色逐渐变得冰冷,略带愠怒地冷声道。
“倘若您是为了学习那个特殊的变形魔法,大可不必用这种手段来胁迫我。等到这场宴会结束之后,我会直接把相应的内容告诉邓布利多先生,由他来亲自教导你——”
“魔法?长高?噢,不不不……您误会了。”
艾琳娜顽皮地哈了口气,看着呼吸在面前形成一团雾气。
“我才刚满十二岁啊,为什么要去担心这些遥远的事情呢……更何况如今霍格沃茨里的变形术大师可太多了,有了大致方向后,推导衍生魔法不过是时间问题。好不容易筹办如此盛大的演出,怎么可能是为了一个迟早会研发出来的技巧?”
“……那你想要什么?”尼克皱起眉头。
苏小和她的男人们 苏小
“唔,让我想想——”
艾琳娜若有所思地眨了眨眼睛,慢条斯理地说道。
“首先,您能否稍微蹲下、或者坐下来,一直仰着头说话很累。另外,如果您一定要问我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或者说我想要什么东西……”
她看了眼在她身边的椅子坐下的幽灵,微微一笑。
“我想要你——克伦威尔先生。”
“噢,梅林啊!我再说一次,我完全不知道你在说些什么,我不认识你口中的托马斯·克伦威尔,又或者什么艾萨克斯伯爵——梅林在上,这简直太可笑了!”
差点没头的尼克气极反笑,暴躁地挥了挥手,脑袋在脖子上摇摇晃晃。
“今天是我五百岁的忌辰晚会,在场所有人都知道我是谁,你大可以随便……”
“没错,尼古拉斯·德·敏西-波平顿爵士,逝于1492年10月31日——所有人都知道您保持着死前最后一刻的姿态,不过我有一个困惑许久的地方。”
艾琳娜目光在尼克身上来回打量着,颇为真诚地问道。
“轮状皱领、紧身上衣、马裤……这些打扮原来在亨利七世时期就有了吗?我还以为这是在亨利八世强化了贵族阶层后,并且在伊丽莎白一世才流行的风格。作为一名生活在都铎王朝早期的贵族,您在生前想必一定是让人瞩目的新风潮引领者?”
“幽灵可以自己改变衣着,我只是更欣赏……”差点没头的尼克语气生硬地说道。
“但是仅限于往前,而不是在自己逝世之后——失去了躯体之后,幽灵无法理解布料在身体上的细节,据我所知,没穿过的衣服应该是不行的,或者您变一个试试?”
艾琳娜抽出魔杖,在半空中召唤出一套汉服,漫不经心地瞥了一眼尼克。
在今天抵达忌辰晚会之前,她可是做足了相应的功课。
幽灵大致可以分成两个组成部分——躯体和服饰。
前者绝大部分取决于他们在化作幽灵状态之前的状态,而后者则来自于他们的执念。
思维越是清晰的幽灵,就越容易自如地驾驭和调整自身的日常打扮,但这仅限于从记忆中加载相应的片段,而非新增元素的插入,至少艾琳娜得到的信息是这样。
而按照差点没头的尼克的“官方忌辰”,在1492年的时候,亨利八世才刚刚出生。
这就好比是聂小倩穿着旗袍出现在宁采臣面前,虽然严格意义上来说,对比度并没有那么的夸张,但在严谨的考据之下,依然会呈现出些许奇怪的不协调。
“当然,您可以说在亨利七世那个年代这些穿着就开始流行起来了……”
艾琳娜看了眼沉默不语的尼克,挥手打散幻象,继续说道。
“在都铎王朝时期,处死罪人的方式一共有三种:绞刑、火刑、斩首,分别依次对应平民、异端,贵族。我仔细查阅了老爹那边的文献,在1492年,英国依旧处于罗马教廷的执掌范围,就算您是作为贵族身份处刑,这个日期您不觉得太不恰当了吗?”
“国王想要处死一个人,难道还要刻意挑选日子么?”
差点没头的尼克深吸了一口气,声音有些嘶哑。
“万圣前夜、圣诞节、复活节……谁会在这些时候下达、执行处刑令?随处可见的节庆装饰和安排可不会让人忘记这些特殊日子,更不用说——”
艾琳娜从胸口掏出一枚黑色十字架轻轻抚摸着,狡黠地眨了眨眼睛。
“作为每年唯一一个巫师可以自由混迹在麻瓜世界的日子,在这时候处决巫师,可真是个勇敢的决定。更让人惊讶的是,从关押、到判决,一直到行刑,一共才用了不到一天的时间,效率高得惊人——如此草率地处死一名贵族,参与者们难道不怕掉脑袋么?”
“凡事总有特例……”差点没头的尼克痛苦地说道。
“或许吧,但我此时更想说的是另一句话——”
艾琳娜不置可否地耸了耸肩,竖起手指,意味深长地看向尼克。
“艾德蒙·罗卡曾说过:凡人走过,必有痕迹。”
“倘若您真的曾在1492年之前活跃过,那么一定可以在各个地方寻找到‘尼古拉斯爵士’存在的物理痕迹——那些不会遗忘、不会被编辑、不会因刺激而混淆、不会如同人证被误导的痕迹。它是事实存在的证据,物理性的证据不会作伪、不会完全消失。”
“通过一些奇妙的、不值一提的渠道,我发现您在魔法界的痕迹似乎并不那么可靠。”
艾琳娜的目光闪烁了一下,含糊地随口解释了几句。
作为古灵阁巫师银行的妖精女皇,她可以轻松调动、翻阅全古灵阁的资料——那些内部账目算是相对值得信赖的资料,同时也是此前巫师们无法涉足的、为数不多的净土。
几乎没有巫师可以在不接触银行系统的情况下,在魔法、非魔法社会中正常生活。
“当然,这只能推导出‘尼古拉斯爵士’身份存疑,但无法判断您是谁。”
艾琳娜说着,头顶上的小呆毛格外得意地左右晃动了起来。
“咳,其实说起来,这还多亏是您给出的提示呢,尼克先生。”
“我?”尼克眉头皱得更紧了,“我可不记得我什么时候说过这些胡话——”
“在去年开学宴会上,格兰芬多长桌。”艾琳娜说,眼睛忽闪忽闪地。
“分院结束后,当哈利、赫敏等一众新生们开始吃饭时,您曾说过‘我已经差不多有四百年没吃过东西了’——我相信格兰杰的记忆力,您说的是四而不是五。”
“四百九十九年,也是差不多四百多年……卡斯兰娜小姐。”
尼克的表情逐渐放松下来,好奇地看向艾琳娜,轻声指出她话语中的漏洞。
“没错,但这给了我非常重要的提示——”
艾琳娜飞快地点了点头,从胸口拿出一本厚重的大书,在膝盖上摊开。
“这让我意识到,为什么在亨利七世时期怎么都找不到您的踪迹,那是因为最开始的时间锚点选错了——以四百年作为追溯依据,那么时间应该是覆盖1492-1592期间。而一旦我将目光移动到亨利八世,伊丽莎白一世这段区间,某个人名可有太显眼了。”
她开始飞快地翻动书页,一边不紧不慢地轻声解释着。
终于,她停下了。
“托马斯·克伦威尔,”艾琳娜竖起那本书,压低声音说道,“亨利八世的首席国务大臣,在1540年被亨利八世判处斩首死刑,经历了近半个小时的钝斧折磨后死去——”
艾琳娜的表演并没有获得她所期待的回应。
“所以呢?这不过是巧合罢了。”
差点没头的尼克平静地说道,“在我们那个时代,这样倒霉的事情偶尔会发生,并不是所有的刽子手都非常熟练,除了这位倒霉的克伦威尔先生之外,类似的情况可不少。”
“噢,那么您与克伦威尔先生之间的巧合可能太多了一些……”
艾琳娜翻转书籍,推到了差点没头的尼克眼前,轻声念道。
“托马斯·克伦威尔在任期间,辅佐亨利八世完成了英国近现代社会的转型,而他最主要功绩分别是:主持和草拟了《至尊法案》等一系列法令,让英国脱离教廷,成为了具有独立主权的君主制国家;推动《英文圣经》在英国的合法流通,促进新教诞生,并且大范围解散修道院,用于填充国库;以及,在民间故事中最让人津津乐道的……”
艾琳娜看了一眼身边那位幽灵,眉毛轻轻挑动了一下。
“他成功帮助亨利八世扳倒了诺福克公爵,以及安妮·博林王后,并且以通奸、乱伦、叛国、制造假币、谋杀皇室未遂……噢,还有女巫,这些罪名,判处了安妮·博林死罪——以长剑斩首。而最为有趣的一点在于——她居然还真的是一名女巫。”
“如果我没有记错,”艾琳娜若有所思地沉吟着,“她的画像就挂在霍格沃茨城堡,应该就在礼堂外面,噢,三楼还是四楼转角处也有——这是当然的,毕竟她是王后。”
【收集免费好书】关注v.x【书友大本营】推荐你喜欢的小说,领现金红包!
一边说着,艾琳娜魔杖在空中挥舞了一下,从记忆中映出几个画面。
(图片点击展开—→)
“尼古拉斯爵士,您看看,是不是和书上的画像一模一样?”
“……这又说明了什么?”尼克轻叹了一口气。
“只有魔法,才能打败魔法——或许这并不完全准确,但面对权倾一时的女巫王后,最明智的做法,显然就是求助于另外一名巫师。另外,托马斯·克伦威尔这个名字,分院帽恰好还有那么一点点印象——同时具备三个学院特质的学生可不多见……”
艾琳娜说,一边从胸口又取出了一本书籍。
《霍格沃茨的幽灵》,这是她前不久从霍格沃茨图书馆中借到的。
“1492年,尼古拉斯爵士在皇家公园遇到了格莉芙女士,她确信他能帮助自己矫正歪牙,但是尼古拉斯的尝试却事与愿违,让她长出了獠牙。”
“克伦威尔在早年听命于安妮·博林,她相信他会帮自己巩固权利,并且推动着宗教改革朝着更激烈的方向发展——然而克伦威尔背叛了安妮,在她身上构陷出大量罪名。”
艾琳娜指着两本书籍上的文字,一前一后地对比着轻声念着。
“尼古拉斯在监狱中喊叫了整晚……克伦威尔在关押期间不停向亨利八世写信……牧师来到了牢房前安慰他……旧贵族们期望迫使克伦威尔屈服……砍了四十五下……行刑进行了很长时间……您觉得这些故事,足够精彩和巧合了吗?”
“……真是,太多漏洞了啊——”
差点没头的尼克摇了摇头,目光投向艾琳娜,神色不复往日的轻浮随和。
“那么,最后还有一个没有解决的问题。就算我是‘克伦威尔’,那我为什么要隐姓埋名,甚至于费尽心思地去虚构出一个根本不存在的人物呢?这解释不通的。”
“很简单,为了彻底埋葬那段过去——”
艾琳娜微微一笑,合上两本书,轻声说道。
“从十四世纪开始,一直到十五世纪末,巫师与麻瓜进行了近两个世纪的秘密战争。而如果说这场战争结束的方式并不是休战,而是以巫师干涉非魔法界内政、全面驱逐教廷在世界范围的影响力,然后再单方面隐匿起来的话,那可就不一样了……”
“这意味着,巫师可以通过把持非魔法政权来达到目的——这是潘多拉魔盒。”
“那场持续了两个世纪的战争,最后获胜的是……魔法界。这就是某些古老的纯血家族长久以来的底气,只不过,作为最重要枢纽的您选择把未来交给麻瓜……”
在霍格沃茨之中,四个学院分别具备着它们各自独特的品格。
而作为每个学院的驻院幽灵,相当于是每个学院的缩影——在漫长的岁月中,毕业于霍格沃茨的幽灵何止上千个,但是仅仅只有四人有资格在城堡中成为学院象征。
真正的格兰芬多,对应着真正的勇气。
毋庸置疑,独自承担了所有骂名、终结战争、开启新时代的托马斯·克伦威尔,可以说是在魔法界过去千年之中,完美诠释了勇气和希望的那名巫师。
“那都是……很多年前的事情了。卡斯兰娜小姐,您是我见过最聪明的女巫。”
沉默良久,差点没头的尼克长叹了一口气。
“那你应该知道,让这场演出完美谢幕的重要性……我们无法掌控未来,倘若让巫师凌驾于人类之上,那可能永远也看不到如今外边的盛世了。战争结束了,这是当年所有顶尖巫师一致作出的决定:我们将化身守望者,合力埋葬掉魔法的野心。”
“那么,很遗憾……”
艾琳娜摇晃着手指,轻声说道。
“战争已经重新开始了,这是上一场战争的延续。霍格沃茨正在为魔法的轮廓镀上科学的光辉,以此证明,魔法可以被所有人企及——新时代,应该要开始了。”
“那是属于你们的未来……”差点没头的尼克平静地说道。
“没错。但是——”
艾琳娜颇为认真地点了点头,狡猾地眨着眼睛。
“如您所见,我上个月才刚刚过完我的十二岁生日,作为曾经一手推动了现代英国政治社会构架、工商业革新、法律体系、宗教改革的先行者……您难道真的不担心,在这最后一棒的接力过程中,我因为经验不足而辜负了这一路上走来牺牲了的人吗?”
“好好考虑一下吧,尼古拉斯爵士——”
艾琳娜仰起脸,露出一抹宛若天使般纯洁的微笑。
“在今晚宴会结束之前,不过最好快点,古灵阁关于‘托马斯·克伦威尔’遗产清查、遗嘱委托的新闻发布会、数十家主流媒体的稿件铺发,好多事情等着我去处理呢。”
“古、古灵阁?”差点没头的尼克微微一愣。
“噢,我好像忘记自我介绍了。”
艾琳娜站起身,一边朝着地下教室走去,轻描淡写地说道。
“您决定好了之后,还可以称呼我为——女皇陛下。执掌魔法金融的妖精女皇。”
异界兽吼 太梦
————
————
好耶!超级大章!


Copyright © 2021 瑩貴閲讀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