瑩貴閲讀

jj3rc有口皆碑的玄幻小說 世子很兇 txt-第十九章 南山百越鑒賞-x6hxx

Jacqueline Warlike

世子很兇
小說推薦世子很兇
与北齐一样,‘南越’只是中原帝国的称呼,南越朝廷还是延续着‘百越’的古称,辖境东起福州西至交趾,绵延四千余里,不过地势狭长,只占据着沿海一线,实际领土并不算大。
南越陈氏的历史相当悠久,在春秋时期便向当时的中原霸主楚国称过臣,后来起起落落,最没落的时候只是南越的一个县侯。
甲子前,宋氏和姜氏争霸天下,陈氏钻空子平定百越各路诸侯,就此一统百越,还打到了湘潭一带。只可惜刚刚有了逐鹿天下的资本,就遇上正在带兵攻打襄阳的大将军许烈。
许烈回头一瞧:“呦呵,这哪儿冒出来一群野人”,然后就带着兵推到了柳州,陈氏逐鹿中原的梦想也就此折戟沉沙。
甲子前说是三国乱战,但和南越对阵的记载寥寥无几,基本上就是‘某年某月破某地,斩敌多少多少’,流水账般一笔带过,也就被各种乱七八糟的毒物算计记载得比较详细。
虽然和中原帝国对敌几乎没打过胜仗,但南越也不是中原百姓想象中那般不堪,兵力和肃、楚、魏王差不多,财力甚至比在大西北吃沙子的肃王还雄厚些,百战百败还是因为中原王朝太强了,能争霸天下的没一个是善茬。
如今天下乱局再起,大玥分为了东玥和西玥,一国二君势如水火;北方大齐卷土重来,对中原虎视眈眈。
原本用来镇压南越的魏王已经成了东玥皇帝,手底下的重兵全部拉了回去对抗西凉军,位于天下边角的南越朝廷,自然就察觉到了机会,开始大肆扩充军队。
在天下大乱之时乘势而起,把目光放到地大物博的中原之上,是每个掌权者都该有的眼界。但在这种时候大肆拉壮丁暴兵的,并非南越的君主。南越君主陈瑾,在几年前便染上了恶疾,疯疯癫癫至今未曾痊愈,政事都交给了二皇子陈炬。
廢柴姐妹逆襲 月之流羽
南越二皇子陈炬,既不是长子,也不是嫡子,按理说没有干涉政事的资格。不过嫡长子早夭,陈炬的生母又是曾经的南越第一美人、上任八魁之一的周贵妃。
周贵妃诞下皇子陈炬后不久便逝世,陈瑾相思成疾,对这个儿子偏爱到了极致,甚至把其寒门出身的外公都封了国公。在陈瑾染上恶疾后,陈炬能在外公的辅佐下控制住朝堂,也就不奇怪了。
南越再小,也是正儿八经的‘国’,京城邕州的繁华虽然比不上长安,但也比寻常州郡强得多。
时间到了九月,南越国都邕州,依旧还是夏天的气候。大街小巷人头攒动,天南海北的商客在此汇聚,其中有从南洋跨海而来的,而从西域出发,一路过肃州、河西走廊、长安、楚地……,数万里商道的最后一站,也是这里。
暮色时分,位于皇城外的朝凰街附近,安国公府,刚刚从外地赶路的驿使,快步跑进府邸,送上了背后的信筒。
等候在外的幕僚,拿着信件看了两眼,便快步来到书房,敲了敲门。
书房整洁素雅,看起来和中原王侯将相的府邸没什么区别,唯一的不同,就是窗口挂了三个鸟笼,里面养的并非富贵乡绅喜欢的杜鹃、金丝雀,而是三只黑色乌鸦,安静地站在鸟笼里面,看着进来的幕僚。
书房内的雕花卧榻上,身为安国公的周勤,闭目盘坐,头发花白年逾五十,皮肤却白皙如婴儿,气色极佳。
听见敲门声,周勤睁开双眼,恢复了正常的坐姿,端起小案上的茶杯,平静道:
“进来。”
房门打开,幕僚躬身走了进来,轻声道:
“周公,外面的探子送来了消息,大玥在岳阳的军队,忽然集结南下,已经过了湘潭。大玥在楚地以南没有对手,这支军队,很大可能是朝着我百越来的。”
楚地和南越部分接壤,南边没有四王的军队,两万西凉军往南方调集,根本就不可能瞒住,南越能及时收到消息,并不奇怪。
不过大玥在自己辖境能调兵,还没到柳州附近,南越知道也没啥意义。
周勤眉头稍微皱了下,抬手接过了信报,扫了两眼后:
“给大玥朝廷送封国书,我百越年年朝贡,也认长安城新君为天下之主,斥魏王为祸国逆贼。肃王世子如此调兵,让我朝坐立难安,让大玥朝廷给我们个说法。”
幕僚点了点头,略微寻思了下:“肃王许家打人从来不讲道理,如今成了摄政王,大玥皇帝才九岁,根本镇不住肃王。若真要对我百越用兵,送了国书估计也会被束之高阁……”
周勤抬了抬手:“先送过去再说。大玥如今东有四王叛乱、北有北齐入境,即便对我朝用兵,也来不了多少人,无需提心吊胆。”
幕僚想了想,觉得也是,大玥朝廷若是三面开战,背后还有个北齐左亲王,西凉军再强也不可能四面开花。估计也只是察觉南越在招兵买马,派点兵过来吓唬一下。
念及此处,幕僚没有再多言,躬身退了出去。
书房的门关上后,周勤脸上的平淡消去,轻蹙眉锋,坐在榻上思索了片刻。之后站起身来,走到书桌旁,写下了一张纸条,装在竹筒内,绑在了一只黑鸦的腿上。
“去飞水岭。”
“嘎——”
黑鸦从鸟笼里飞了出来,在院子里盘旋了一圈,便朝着北方的柳州一带疾驰而去……
老婆别想熘
——–
雁山一带,大玥与南越交接之处。
先婚厚愛,我的首席大人 九公主萬福
女医当道 葬花低语
黄昏时分,位于雁山之间的关口,车队和马队在镖局的护送下来回穿行,南越官兵手持兵刃,站在城门处,检验着进出之人的身份路引。
南越在甲子前差点被许烈平推过后,便向宋氏称了臣,虽然互相有所提防,但明面上并非敌国,通商密切,来往商客颇多。
因为最近南越内部抓壮丁充军役,很多百姓出关往大玥跑,关口的检验比往日严格了些,以前光有路引即可,现在还得偷偷塞银子,即便如此,出关的‘商队’还是比往年多得多。
许不令站在关口不远处,甚至瞧见十几号妇孺老幼押送着一车竹子出关,收了银子的看守自己都看不下去,还找了块布遮挡起来,装成货物的模样才放行。瞧见此景,许不令暗暗摇头,窥一斑而见全豹,光是瞧这边军素质,就能明白南越为啥被堵在山沟沟里出不来。
许不令身后,钟离玖玖和钟离楚楚站在一起,瞧见曾经出来时的关门,都是轻轻松了口气。旁边还有玉合、清夜和不少王府护卫。
在楼船上过完中秋节后,一行人便日夜疾驰赶往南越,刚刚抵达这里。
我是壹個炫舞騙子
因为是偷偷潜入南越处理寨子的事情,带太多人容易走漏行踪,许不令也不好顾及周全,只带出生于南越的玖玖和楚楚先行进入。剩下的人停留在关外等待,若是出岔子可以直接入关接应,柳州就在关门后几十里开外,距离并不远。
眼见到了目的地,许不令回过头来,轻声道:“夜莺,你带人先找个地方住下吧,我趁早入关,以免横生枝节。”
夜莺点了点头:“公子一路小心。”
宁清夜提着佩剑站在旁边,本来也想跟着入关,一起去楚楚的老家看看,不过进入异国不明底细,人太多确实容易引人耳目,此时只是嘱咐道:
“楚楚武艺低微干啥啥不行,又比较冲动,你多护着些。”
话是关心,但明显不怎么好听。
钟离楚楚翻了个白眼,对宁清夜说话的风格都习惯了,全当是关心她。
宁玉合站在清夜身侧,也有点不放心:“令儿,你要是应付不来,不要逞强,立刻让小麻雀回来报信。南越武林虽然没什么枭雄,但着实狡诈,不乏死婆娘这样手法阴险的高人。”
钟离玖玖轻轻切了一声,摆了摆手:“南越是姐姐我的地盘,不用你操心,都回去歇着吧。”
许不令轻笑了下,眼见天快黑了,要到了封闭关门的时间,也没有多说,和玉合清夜道别后,便带着钟离师徒走向了关门……
—–
一杯茶,一包烟,三千个字写一天……
末世囂寵
又是短小的一天,最近码字太慢了(¯□¯)


Copyright © 2021 瑩貴閲讀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